[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故事主播还是鬼主播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白瑞是一个非常怕鬼的人恼朱味,他从来不允许别人在他周围讨论一丁点关于鬼的事情究渐座。可直到一天深夜他误点进一个直播间后恼朱味,一切都无可救药地改变了究渐座。

  夜晚上十一点恼朱味,白瑞靠在床头用手机在蜻蜓究渐座。FM上寻找书籍恼朱味,以供自己睡前听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一条新消息的提示划出屏幕上方恼朱味,白瑞下意识点下去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一阵惊悚恐怖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中陡然响起!

  “啊……!!!”白瑞大叫着将手机就这么从床头被扔向了床尾……Σ(°△°|||)︴

  白瑞立马将房间的电灯打开恼朱味,小心翼翼地爬过去拿起手机一看究渐座。顿时放心下来究渐座。原来是他自己不小心点进了一个鬼事故的直播间究渐座。手机里传出主播阴沉可怖的描述声和惊悚的配乐声恼朱味,白瑞听了只觉一阵毛骨悚然恐怖万分究渐座。他是一个特别怕鬼的人恼朱味,所以对这种恐怖故事的直播什么的一直是抱着主动敬而远之的态度究渐座。可不知道为什么恼朱味,这一次他竟然没有立刻就退出直播间恼朱味,而是强压下了心底的害怕与恐惧究渐座。揣着分分中要爆表的心跳频率一直坚持到了主播讲完故事开始和听友们唠嗑……

  “故事讲完了恼朱味,来看看大家都说了什么究渐座。”瞬间一个更加有魅惑力的低音代替了阴沉的配音究渐座。这是白瑞喜欢的声音究渐座。从一开始恼朱味,他就知道自己被这个声音吸引住了恼朱味,所就算害吓到全身直冒冷汗恼朱味,白瑞都不舍得退出这个直播间究渐座。

  “听友‘雨夜看花’说:主播讲地超好恼朱味,待会儿都不敢睡了都究渐座。”读了一遍听众的发言恼朱味,主播顿时欣然大笑起来究渐座。“哈哈哈不用怕恼朱味,相信晚上会有很多人陪你的!”

  ‘雨夜看花’又说:“不会的恼朱味,我自己一个房间究渐座。”

  “听友‘魑魅魍魉’说:主播的意思是恼朱味,等一下会有很多鬼陪你睡的恼朱味,你镜子里有鬼恼朱味,你床下有鬼恼朱味,你厕所里有鬼究渐座。魑魅魍魉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究渐座。哈哈哈”

  ‘雨夜看花’发了个恐惧的表情究渐座。“真的吗恼朱味,你们好坏恼朱味,我等一下真的不敢睡了55555……”

  “哈哈哈……听友‘子不语怪力乱神’说:主播能不能把背景音乐换成轻松一点的究渐座。你是新人吗?之前都没见过你究渐座。”主播疑惑地问到究渐座。

  “是不小心进来的究渐座。”白瑞笑了笑恼朱味,快速地打了这个字发出去究渐座。

  “那既然来了恼朱味,就别走了究渐座。”主播调皮地说究渐座。

  “主播声音太好听恼朱味,舍不得走了……”白瑞回到究渐座。

  “哈哈哈哈哈哈……”主播羞涩地笑了一阵究渐座。“喜欢我的直播可以加微信群恼朱味,群号是恼朱味,是什么来着?哦475057704750577047505770没加群的都可以加一下究渐座。进来聊聊天啥的究渐座。多好啊恼朱味,是吧究渐座。”

  “主播的名字是叫林冰?”白瑞看直播间里主播上的林冰两字问道究渐座。

  “嗯恼朱味,简单易懂的俩字儿:林冰究渐座。”林冰回答着继续念其他听友们的发言:“听友‘大爱叶二毛’:主播你准备给我送啥礼物?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大爱叶二毛:“我要炸鸡啊究渐座。”

  林冰:“炸鸡!行啊究渐座。估计送到都臭了吧究渐座。”

  大爱叶二毛顿时发了好几个哭脸:“那算了吧恼朱味,还是不问了恼朱味,不知道比较惊喜究渐座。”

  “哈哈哈!一定会让你满意的究渐座。听友‘妈咪妈咪哄’问:礼物是什么鬼?哦!就是每周打赏第一名会有神秘礼物寄出究渐座。所以想要神秘礼物的小朋友们恼朱味,可要多多打赏哦!”

  “自己指定想要什么也可以?”白瑞问究渐座。

  “那就要看看你具体要什么了恼朱味,毕竟……嘿嘿你们懂的究渐座。”林冰怪笑到究渐座。不过他一看一个小时快要到了究渐座。“哎呀该下播了恼朱味,大家记得每周一恼朱味,周三恼朱味,周五晚上11点30分准时来听我的直播哦究渐座。到时候群里我会发链接恼朱味,所以怕错过的听友可以加群究渐座。”

  “这么快就结束啦?”白瑞突然有些失落究渐座。他还想再听到林冰的声音究渐座。

  “我都已经播了一个小时啦恼朱味,时间不早了究渐座。大家早点睡吧恼朱味,晚安究渐座。”林冰说着便关闭了直播间究渐座。白瑞莫名地叹了一口气究渐座。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恼朱味,就短短的几十分钟时间恼朱味,竟然沉迷于一个的声音到如此地步究渐座。而且对方还是男人!?男人?!什么鬼??

  不过这世上真的有鬼吗?我的床下会有鬼吗?镜子里呢?厕所呢?白瑞把自己紧紧地裹到了被子里啊啊啊啊啊……不能想了恼朱味,白瑞重重的晃了晃脑袋恼朱味,他要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消灭……可是恼朱味,突然好想上厕所啊!白瑞看着厕所的方向恼朱味,怎么办恼朱味,好怕有鬼啊究渐座。再忍一下好了究渐座。对了恼朱味,桃木剑!!白瑞用被子裹紧自己恼朱味,艰难地挪到了电视旁究渐座。拿出了柜子里的一把桃木剑!还好没把它扔了……白瑞从被子中出来恼朱味,紧紧抓着桃木剑恼朱味,去上厕所像是上战场究渐座。终于他紧张兮兮地尿完恼朱味,三两下洗了手恼朱味,便快速飞回床上了究渐座。

  白瑞去加了林冰的直播群恼朱味,对方很快就同意了究渐座。直播群里很吵恼朱味,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聊着一些自己听到或者经历过的灵异事件究渐座。白瑞对这个不感冒究渐座。他直接找到了林冰的号恼朱味,申请加好友究渐座。

  白瑞的手一下一下地敲着手机的边缘恼朱味,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地等待对方的同意究渐座。过了好一会儿恼朱味,还没有消息究渐座。白瑞准备睡觉恼朱味,可他现在躺床上心里仍然毛毛地恼朱味,闭上眼睛那种感觉就更明显了究渐座。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刚刚直播中的林冰播讲了那么多个鬼故事恼朱味,会不会有一篇是作者的亲身经历的??比如镜子里的鬼?晚上真的不能照镜子吗?照了会怎么样??林冰脑子里跟开火车是的不断冒出各种恐怖的想法恼朱味,到最后白瑞只能使劲地摇晃脑袋究渐座。不能再自己吓自己了究渐座。毕竟他房间就有一面大大的穿衣镜恼朱味,还是正对着床的究渐座。

  这时白瑞听到一声清晰的“咔嚓”声究渐座。顿时心里不由一紧究渐座。难道真的有鬼在自己的房间里?其实这个声音白瑞偶尔也会听到究渐座。一般是在晚上夜深人静十分恼朱味,这应该是墙体内钢筋热胀冷缩发出的声音究渐座。尽管知道这个恼朱味,但在这种情况下恼朱味,白瑞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恼朱味,浑身发毛究渐座。最终他还是将房间的灯打开来睡觉恼朱味,这才安心多了究渐座。

  深夜两点多恼朱味,白瑞迷迷糊糊地终于要睡着了究渐座。微信消息地提示音突然响起究渐座。吓得白瑞睡意顿消究渐座。

  “谁他妈地这么晚给老子发消息!!”白瑞有些抓狂地拿起手机究渐座。他真不该忘记关静音!!不过点开微信一看究渐座。竟然是林冰同意了他的好友请求究渐座。他这么还没睡??白瑞迟疑了一下恼朱味,还是发了一条消息过去究渐座。

  白瑞:还没睡?

  林冰:睡了两小时恼朱味,要起来录音了!!

  白瑞:这么早??

  林冰无奈:对啊恼朱味,最近的工作太繁重了究渐座。

  白瑞:再繁重也不能不休息吧?这么早起身体怎么吃的消?

  林冰:没办法啊恼朱味,工作总要做究渐座。你不也没睡?

  白瑞顿时发了一连串笑哭的表情过去:我是之前听了你的直播后恼朱味,吓得睡不着究渐座。我很怕鬼的究渐座。

  林冰:你傻啊?怕鬼还听鬼故事究渐座。

  没办法恼朱味,谁叫主播你的声音太有魔力了恼朱味,让我一点进来就不想退出去了究渐座。

  林冰一连串得意的小表情:那只能说明我的声音太好听了究渐座。

  白瑞:真的好听!

  林冰:谢谢夸奖!谢谢夸奖!不过真这么害怕还是别听我直播了恼朱味,不然你又吓得睡不着了究渐座。

  白瑞:可能做不到了恼朱味,谁叫我对你的声音一见钟情了呢?

  ……林冰已经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恼朱味,林冰都没在回消息恼朱味,看来是自己直截了当的话吓到他了究渐座。就在白瑞以为林冰不会回的时候恼朱味,林冰又发了一条消息:“你要是喜欢听我的声音恼朱味,那你就找一段喜欢的文字恼朱味,我帮你录音究渐座。这样你想听的时候就可以听究渐座。

  看到这段话恼朱味,白瑞高兴不由笑了哈哈究渐座。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直播的声音究渐座。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恼朱味,文字还是要录的究渐座。哈哈哈

  林冰:呃……好吧!

  白瑞:主播家在哪里?没准哪天我去那个城市的时候恼朱味,咱们可以出来喝喝酒什么的究渐座。我请客究渐座。

  林冰:我家很偏僻的恼朱味,你确定要知道?

  白瑞:我不嫌弃!

  林冰:河南郑州上街区南口路4号究渐座。好了恼朱味,我得开始录音恼朱味,不聊了究渐座。你早点睡吧恼朱味,这世上没鬼不要怕究渐座。

  白瑞:嗯恼朱味,工作要做恼朱味,但也要注意休息恼朱味,知道吗?

  林冰:……呃……知道了恼朱味,谢谢究渐座。

  白瑞这次很快就睡着了恼朱味,只是睡得很不好恼朱味,关噩一个接着一个地做究渐座。早上白瑞是被惊醒的恼朱味,浑身冒着冷汗究渐座。他心有余悸地点开微信看了看究渐座。确定一下是不是连和林冰的聊天都只是一场梦究渐座。不过还好恼朱味,聊天记录原原本本存在着究渐座。

  或许是昨晚睡不好的原因恼朱味,白瑞这一整天上班老是神情恍惚恼朱味,工作还老出错究渐座。还好自己是老板恼朱味,不然就他这状态可能会被骂的很惨究渐座。

  ”你昨晚干嘛去了?黑眼圈那么重究渐座。“林帆是白瑞的公司合伙人恼朱味,两人是大学室友究渐座。毕业后一起创业恼朱味,关系很好究渐座。平时没事都是一起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吃的中饭究渐座。

  ”昨晚一不小心进了一个鬼事故的直播间恼朱味,被吓得睡不着究渐座。三点多才睡的究渐座。“失眠了一天晚上就受不了恼朱味,那接下来得了??白瑞不由得为自己叹了一口气究渐座。可是他现在就已经开始想念林冰的声音了究渐座。就连他在讲故事时各种bug恼朱味,走调恼朱味,破音究渐座。白瑞都觉得特别的萌萌哒究渐座。

  ”好吧……真搞不懂恼朱味,你这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竟然也怕鬼怕成这样究渐座。连合同上多了一个零都没发现究渐座。“林帆毫不留情地嘲笑白瑞恼朱味,想想今天早上和客户签合同的事恼朱味,还好他开会前刻意翻了翻合同恼朱味,不该他们公司这次可要亏惨了究渐座。

  白瑞知道自己理亏恼朱味,也没反驳什么究渐座。刻意地转移话题究渐座。”你上次不是说要出差一趟?拿下一个大客户究渐座。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两天就走了恼朱味,这次这个河南的客户虽然有些难搞究渐座。但他们的产品在同行业来说也是明星产品的恼朱味,如果能拿下代理恼朱味,对公司的市场扩大会有很大的助力究渐座。“林帆说了这么多恼朱味,但白瑞似似乎一对一件事情感兴趣究渐座。”河北哪里??“

  ”河南郑州啊究渐座。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究渐座。这么快就忘了??“林帆无奈道地敲了敲白瑞的脑袋恼朱味,白瑞捂着头躲开究渐座。”抱歉恼朱味,最近记性不是很好究渐座。“

  ”看你这状态恼朱味,我都不能安心走了究渐座。“林帆轻笑地看着白瑞恼朱味,也不知道是不是说真的究渐座。但白瑞这次却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把客户资料给我恼朱味,这次我去究渐座。“

  林帆沉默一阵恼朱味,讶异道:”你不是最不喜欢出差吗?“

  白瑞一本正经地说谎:”刚好有一个朋友在郑州恼朱味,很久没见了恼朱味,顺便去找一下他究渐座。“

  ”什么朋友恼朱味,还让你千里迢迢赶去恼朱味,男的还是女的?“陈帆呐呐道究渐座。

  ”干嘛这副要死不死的表情?我说女的恼朱味,你是不是还要吃味??“白瑞调侃到究渐座。

  ”吃你妈的大头鬼!!“陈帆骂道究渐座。”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你自己去搞的定恼朱味,就你现在这个状态??“

  ”放心吧!!你赶紧把资料发给我恼朱味,我明天就去究渐座。“白瑞催促道恼朱味,陈帆满脸质疑地看着白瑞究渐座。白瑞心头也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急切感到震惊不已恼朱味,明明昨天晚上才刚认识的恼朱味,连面都没见上一面的人恼朱味,自己竟然会这么想去找林冰?可震惊之余白瑞又有些隐隐地激动与期待究渐座。

  白瑞没有自己一个人出差恼朱味,他还带上了秘书小陈究渐座。毕竟这次去郑州主要还是去工作究渐座。私事还是等办好正事还进行究渐座。只是让白瑞没想到的是恼朱味,这次来郑州恼朱味,不论是工作还是去找林冰恼朱味,都总能和”鬼“这个恐怖的字眼扯上关系究渐座。

  这次的客户是一家行业的龙头企业恼朱味,公司在郑州市中心的一栋特别高大上的大楼里究渐座。白瑞站在家公司的大楼前恼朱味,忍不住放眼上下扫视一番究渐座。他和陈帆的公司才刚走上正轨恼朱味,需要艰苦奋斗的路还很长啊!在心里稍稍一感叹恼朱味,白帆正要将视线从大楼的楼顶收回来恼朱味,却突然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顶端恼朱味,那个人直接站在了楼顶的边缘朝下看究渐座。吓得白瑞赶紧用手指着问身边的秘书小陈究渐座。”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要跳楼?“

  白瑞抬头看了看究渐座。那里哪有什么人影??

  ”没人啊?白总你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那么明显的一个人站在楼顶恼朱味,你会看不见?“白瑞极力指着楼顶上的人影说究渐座。小陈又抬头一看恼朱味,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对白瑞说:”没人啊!陈总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恼朱味,我们得上去了究渐座。“

  怎么可能??白瑞瞪着双眼看那个人影恼朱味,人影站在大楼的边缘恼朱味,双手垂在身体的两侧恼朱味,头低低的一动不动究渐座。

  ”那里真的没人恼朱味,白总究渐座。如果有人要跳楼恼朱味,大家早就围过来了恼朱味,你看这人来人往的恼朱味,怎么会除了你大家都没发现究渐座。“小陈看了看时间劝道究渐座。可白瑞不相信自己看错了恼朱味,他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异样的人们究渐座。再次把抬头恼朱味,可这次这人影却在白瑞的眼睛看去的一瞬间突然消失了究渐座。什么鬼??怎么又没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可是眼花一瞬间还说得过去恼朱味,他明明盯着那个人影看了有一分钟之久了!怎么可能是看错了?想到这里恼朱味,白瑞的脑海里瞬间跳出了一个想法恼朱味,吓得他赶紧摇了摇头究渐座。赶紧朝楼里走去究渐座。可身体却忍不住地冒冷汗究渐座。

  可诡异的事情并不是只有这一件究渐座。白瑞和小陈搭乘的电梯在第三楼层停下的时候恼朱味,从外面进来了一个模样和打扮都异常怪异的小女孩究渐座。这个小女孩浑身上下不管是皮肤还是衣服都是白色的恼朱味,她不仅脸色发白恼朱味,连嘴唇都是惨白惨白究渐座。白色头发杂乱地笼着恼朱味,把半张脸都给挡住恼朱味,身上是一件白色带着血红色的蕾丝裙和白色的鞋子究渐座。白瑞的目光有些紧张地盯着这个小女孩恼朱味,小女孩抬头唯独对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究渐座。白瑞这才发现恼朱味,除了自己电梯里的其他人包括站在他身边的小陈都像没注意到这个小女孩似的恼朱味,没一个人露出惊讶的表情恼朱味,甚至是没有一个人看她究渐座。怎么会这样?难道是现在这种打扮很流行?大家都已经自以为常了??可能真的是自己大惊小怪了究渐座。白瑞逼迫自己不看小女孩究渐座。可眼睛不看恼朱味,整个人的注意力却紧张地放在她身上究渐座。进了电梯之后恼朱味,女孩走到了白瑞的身后究渐座。白瑞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究渐座。可谁知恼朱味,刚刚走出电梯究渐座。他就感觉自己肩上一重恼朱味,一个东西趴到了白瑞的背上究渐座。白瑞猛然扭头一看恼朱味,顿时吓得他动都不敢动究渐座。那个小女孩的头正搭在他的肩膀上恼朱味,对着他呵呵费锐耕、呵呵地笑地白瑞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究渐座。

  ”小陈!小陈!“白瑞压着声音叫小陈究渐座。”快把我背上的孩子抱走究渐座。快点!快啊!“小陈看了一眼白瑞恼朱味,有些莫名其妙究渐座。”白总恼朱味,你背上没有东西啊?“

  白瑞瞬间如遭雷劈究渐座。

  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压在自己背上恼朱味,小陈竟然说没什么东西??更何况她还发出呵呵恼朱味,呵呵的怪笑究渐座。白瑞又扫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恼朱味,怎么会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个小女孩吗?而且这次自己不可能有再看错恼朱味,感觉错了吧?难道……真的是撞见鬼了!!脑海里一下子蹦出个想法来究渐座。就在白瑞心跳加速恼朱味,浑身发冷惊惧到要昏厥的一瞬间恼朱味,突然被小陈给叫醒了究渐座。”白总?你怎么不走了?前面就到了!陈总?陈总?“

  ”怎么回事??“白瑞有些恍惚地看着自己的秘书究渐座。同时感觉到自己肩上一个东西也没有究渐座。”陈总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小陈担忧地问白瑞究渐座。

  ”你刚刚真的没看见我背上的小女孩?“白瑞再次问道究渐座。

  ”什么小女孩呀?陈总?这大白天的你不会是见鬼了吧?“

  ”对啊!这大白天怎么会见鬼呢?“白瑞喃喃道究渐座。小陈听不清楚白瑞的话究渐座。”你说什么?陈总?“

  白瑞使劲摇了摇头究渐座。”算了没事!先工作究渐座。“

  白瑞从客户公司出来的时候大概下午四点多恼朱味,尽管工作上和客户谈的还算顺利恼朱味,可直到真的远离了那栋楼恼朱味,白瑞才真正松了一口气究渐座。那栋楼太诡异恼朱味,刚刚他从楼里出来的时候恼朱味,有忍不住去看楼顶究渐座。结果又看见一个人影恼朱味,一动不动地站在楼顶的边缘究渐座。

  ”把空调关了!“车里恼朱味,白瑞对小陈说究渐座。

  ”现在把空调关了恼朱味,车里会变地又闷又热究渐座。“小陈迟疑道究渐座。”我叫你关就关!哪来那么多话?“白瑞突然严厉道究渐座。他现在身上还冒冷汗!

  ”是……“

  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后恼朱味,白瑞靠着车座睡着了究渐座。他本来打算明天再去找林冰究渐座。可不知为什么恼朱味,上车后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让小陈送他去了林冰给的那个地址究渐座。

  ”你先回酒店究渐座。“白瑞正打算下车恼朱味,却被小陈叫住了究渐座。小陈看着白瑞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究渐座。”白总究渐座。你……“白瑞有些不耐烦究渐座。”我什么我?有事说事!“

  小陈这才从衣服里掏出一张东西递给白瑞究渐座。白瑞慢悠悠地打开一看恼朱味,竟然是一张黄色的符咒恼朱味,上面画着血红色的诡异字符究渐座。顿时不悦地质问道:”你拿这个给我干嘛?“白瑞最不喜欢一种东西恼朱味,每次一看到这种和灵异扯上关系的东西恼朱味,白瑞就浑身不舒服恼朱味,更何况他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

  ”就……昨天我奶奶给我补了一挂恼朱味,她说我今天出远门容易撞鬼事究渐座。硬要塞给我的究渐座。“

  ”那你还塞给我?“白瑞瞪着眼睛说道究渐座。

  ”我看下午白总在客户公司的样子太像撞邪了恼朱味,而且现在天快黑了究渐座。所以想给您避避邪!“

  白瑞皱着眉头想了想恼朱味,十分不情愿地收下了究渐座。可就在他将符咒塞进裤子口袋里的时候恼朱味,他偶然从后视镜里瞄到恼朱味,小陈朝着前方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恼朱味,看上去特别诡异究渐座。只是这个微笑一下就没了究渐座。白瑞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恼朱味,于是便问小陈:”你笑什么?“

  ”我没笑啊!白总你看错了吧?“小陈转头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白瑞究渐座。

  白瑞皱了皱眉头究渐座。”可能吧究渐座。算了究渐座。“便是下了车究渐座。

  下了车之后恼朱味,白瑞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建筑街道究渐座。他发现这条街一半房子很多恼朱味,一半在搞拆迁几乎是废墟究渐座。所以他便朝有房子的那头又去究渐座。可接下来任他怎么找都只能找到南口路10号以上的房子究渐座。这是怎么回事?没了耐心的白瑞拉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老的人都问路究渐座。

  ”老人家恼朱味,您知道南口路4号在哪么?“

  老人家想了一会儿后恼朱味,指着对面拆迁的那条街说:”这条路门牌号在10号以前的房子都被拆没了究渐座。“

  闻言恼朱味,白瑞看着那边的一片废墟不由地长大嘴巴恼朱味,不敢相信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林冰给了他一个假地址?可老人接下来的话却让白瑞一瞬间入坠冰窟究渐座。

  ”明明两天前还有房子在的恼朱味,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恼朱味,一夜之间恼朱味,连人带房子全烧没了究渐座。太诡异了究渐座。“

  ”什……什么时候的事?“

  ”就20号那天晚上啊究渐座。“白瑞赶紧拿起手机一看今天是23号究渐座。那自己和林冰聊天就是前天晚上恼朱味,那就是21号晚上……大火之后了究渐座。如果地址是真的究渐座。那那天晚上直播的是谁?和自己聊天的人又是谁?想到这里恼朱味,白瑞忽然想起前天晚上恼朱味,自己就梦到鬼故事的主播林冰真的变成恶鬼了恼朱味,还阴魂不散地缠着他究渐座。难道梦境是真的?林冰早就死于这场大火恼朱味,而自己听到的直播真的是林冰的鬼魂在直播?

  这猜测让白瑞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究渐座。可他还是不能轻易相信恼朱味,也许是老人家年纪大记错了呢?白瑞朝那一片废墟走去恼朱味,想寻找一些蛛丝马迹究渐座。

  此时已是傍晚恼朱味,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究渐座。部分楼房的墙体还在恼朱味,只是门恼朱味,窗什么地都没了究渐座。白瑞透过门窗的地方看进去究渐座。只是一片空荡荡的空间恼朱味,没有一丝动静恼朱味,那种空间给他一种很是压抑的感觉究渐座。白瑞突然感到很害怕究渐座。他转身朝外面走去究渐座。可走了大概5分钟之久恼朱味,发现周围还是一片静得可怕的废墟究渐座。白瑞稳了稳心神恼朱味,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小陈究渐座。却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一点信号!怎么会这样恼朱味,白瑞只好接着朝印象中的方向走去恼朱味,可无论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究渐座。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碰到人们常说的”鬼打墙“了究渐座。这一想法让白瑞恐惧到了极点恼朱味,他彻底地慌了恼朱味,开始朝着自以为的出口跑去恼朱味,可不论他跑多少次恼朱味,跑的多快停下来的时候都会绝望的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究渐座。而这时天已经真的暗下来了……可就在这时恼朱味,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恼朱味,他竟然听见恼朱味,旁边那栋没有人的废楼里传出了一阵脚步声究渐座。而且这声音越来清晰恼朱味,明显是朝这边来的究渐座。白瑞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恼朱味,直到一个人影出现在视线中恼朱味,白瑞的心理素质终于抵抗不住恐惧感究渐座。双眼一黑晕了过去究渐座。只是晕过去之前心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想法:

  有这么帅气的鬼?

  白瑞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恼朱味,反正等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恼朱味,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究渐座。看到白瑞醒了恼朱味,病房里的三个人纷纷围了过来究渐座。

  白瑞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陈帆恼朱味,一瞬间的茫然过后恼朱味,白瑞紧张地对陈帆诉说:”我看见鬼了恼朱味,我真的看见鬼了究渐座。“

  ”没事了!现在没事了!“陈帆温声安慰白瑞恼朱味,可白瑞的目光瞟到了另一个人的脸上的一瞬间恼朱味,变得异常地不可思议究渐座。”你……鬼……你?怎么在这里?“

  ”我会在这里还不是以为某人当着我面晕倒了究渐座。“男人郁闷道:”我这么帅居然被人当成鬼恼朱味,真是不爽!“

  ”你恼朱味,你恼朱味,你……“

  听到男人的声音究渐座。白瑞顿时更加惊讶了究渐座。指着他就你你你地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究渐座。

  ”……“男人顿时更加郁闷了究渐座。

  ”你叫什么名字?“白瑞终于问出来了究渐座。

  ”林冰!“林冰有些莫名其妙恼朱味,但还是回答了究渐座。

  ”你就是那个鬼故事的主播?你没被大火烧死?那为什么故意骗我你住在那里?“白瑞顿时质问道究渐座。

  ”谁知道你会真来找我??“林冰顿时有些无语?难道他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疯狂粉丝?

  ”好了恼朱味,别神经兮兮了恼朱味,这世上哪有鬼啊!“陈帆拍了拍白瑞的肩膀安慰道究渐座。

  ”好吧!“白瑞有些泄气的同时也没那么害怕了究渐座。可下一秒他又想到了什么恼朱味,看着一旁的小陈说道:”可在客户公司的时候我是真的看到楼顶有人恼朱味,还有那个孩子恼朱味,为什么我可以看到恼朱味,你看不到?“

  ”额嘿嘿……“面对白瑞的质问恼朱味,小陈忍不住地笑了究渐座。白瑞看着他的笑恼朱味,立刻就知道了其中肯定有问题究渐座。”其实我也看见了究渐座。那个孩子其实是公司董事长的女儿恼朱味,平时最喜欢扮鬼吓人究渐座。公司里的人都见怪不怪了恼朱味,大家都有工作恼朱味,自然就不会去在意她究渐座。而那个楼顶的人影是客户公司的清洁工恼朱味,他平常扫了楼顶的地恼朱味,都会习惯性地现在楼顶眺望远方……“

  ”既然如此你干嘛装作没看见??“

  ”谁叫您上个月只因为我说了一些关于鬼的事情就扣了我一个月的奖金?我心里不甘心恼朱味,就想吓唬吓唬您呗!“

  ”你……们……“白瑞简直要被气的吐血恼朱味,一天之内居然被两个人耍恼朱味,还被吓个半死究渐座。

  看着白瑞此刻抓狂的样子究渐座。林冰恼朱味,小陈恼朱味,陈帆三人均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

  后来恼朱味,小陈和林冰出了病房究渐座。

  林冰一副看透一切表情问小陈:”你真的看见了那家公司楼顶的人影了?“

  小陈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女孩的事事真的恼朱味,但人影我就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究渐座。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那是一只因上吊自杀而不能投胎的鬼究渐座。“林冰的声音中透着阵阵的诡异究渐座。像是从地狱里透出的声音究渐座。

  ”什么??!!!“小陈惊恐地看着林冰究渐座。

  而此刻两人身后恼朱味,刚好出来上厕所的白瑞脸上顿时变得一阵苍白……

  从这以后恼朱味,白瑞不在迷恋林冰的声音恼朱味,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觉得好听了恼朱味,每次听到林冰的声音白瑞都直起鸡皮疙瘩究渐座。可林冰却是反过来对白瑞感兴趣了恼朱味,不管白瑞怎么躲他恼朱味,他总要出现在白瑞眼前晃悠来恼朱味,晃悠去究渐座。白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究渐座。才回造成现在这种被林冰阴魂不散缠着的局面究渐座。

Tags: 鬼故事 主播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2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