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恶童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突然造访

  前几天又发现尸体了恼朱味,这次是入室杀人究渐座。据说现场非常可怕究渐座。“

  ”又是勒死对吧?每具尸体的死因都是这样究渐座。“

  大清早的恼朱味,张绮就听同事们在讨论最近热门的连环杀人案究渐座。据说犯罪现场的门都被锁死了恼朱味,窗户又非常狭小恼朱味,可凶手却不翼而飞究渐座。

  张绮被强烈的困意驱动恼朱味,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究渐座。

  ”绮绮姐恼朱味,你好像最近都没怎么睡好究渐座。“一个同事关心地说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究渐座。“张绮不禁想起了梦中的恐惧恼朱味,寒意涌上心头究渐座。

  她摇了摇头恼朱味,将视线转向窗外恼朱味,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恼朱味,却发现窗户下面有人在直直地盯着她恼朱味,看得她毛骨悚然!

  十分钟后恼朱味,那人竟找上了门究渐座。

  ”我叫龙箐究渐座。这是李兴恼朱味,我的助手究渐座。我是一名侦探恼朱味,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究渐座。“陌生的女人说道恼朱味,她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像高中生的男孩究渐座。

  ”侦探?你们找我干吗?“张绮奇怪地问道究渐座。

  ”最近的连环杀人案恼朱味,下一个被害人可能就是你究渐座。为了阻止凶手恼朱味,我们必须提前行动究渐座。“龙箐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恼朱味,吐出的话却让张绮吓了一跳究渐座。

  ”怎么可能恼朱味,你开什么玩笑呢?“张绮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恼朱味,眼里满是恐惧究渐座。这一刻恼朱味,她突然想起最近一直做的噩梦究渐座。

  2.重返现场

  在回程的路上恼朱味,李兴好奇地看向龙箐:”你觉得张绮说的是真的吗?“

  龙箐没有回答恼朱味,她想起会客室里的场景恼朱味,张绮一直把身体蜷缩在椅子上恼朱味,精神状态十分糟糕究渐座。

  龙箐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恼朱味,里面存储了海量的照片究渐座。这些照片包含了图表费锐耕、报告恼朱味,更多的是针对不同犯罪现场的记录究渐座。

  在半个月前恼朱味,市中心发生了数起谋杀案恼朱味,被害人大多为拥有高学历的年轻女性究渐座。凶手用绳索勒死被害人后恼朱味,除了偷走财物外恼朱味,往往拿走死者身上的某件东西作为战利品究渐座。警方虽然竭尽所能恼朱味,但真凶总是不可思议地逃脱究渐座。

  龙箐和李兴从开始便跟踪这些案件恼朱味,从高风险系数的人群加以分析恼朱味,结合对凶手的画像恼朱味,一直追到最近的犯罪事件究渐座。该起罪案有着非常明显的反常倾向究渐座。

  被害人的年龄为34岁恼朱味,完全超出了凶手的猎物范畴恼朱味,而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究渐座。龙箐和李兴调查了发生犯罪时整栋公寓的入住情况恼朱味,发现并不是没有更适合凶手的猎物——张绮是最为符合的究渐座。

  25岁的她是整栋公寓收入最高的职业女性究渐座。由于未婚夫刚刚去世恼朱味,目前处于单身阶段恼朱味,基本上没有男性朋友恼朱味,显然这样的猎物更符合凶手的爱好究渐座。

  ”难道张绮有问题?“李兴提出疑问究渐座。

  ”不要一开始就假设前提恼朱味,这是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究渐座。我们还需要重新调查究渐座。“

  他们又回到公寓究渐座。李兴小心地用铁丝捅开房门恼朱味,映入眼帘的是废弃的黄色警戒线恼朱味,东西整整齐齐地摆在玄关究渐座。

  该系列案件最特殊的情况是恼朱味,法医在数名死者的脖颈上都找到了多层勒痕究渐座。这也就意味着恼朱味,凶手每次快要把死者勒死前恼朱味,都停下手恼朱味,然后再继续恼朱味,再继续……

  只是看看资料恼朱味,就能感受到凶手令人窒息的怨毒恨意究渐座。

  龙箐走到客厅恼朱味,看着桌上说道:”凶手进入被害人家里并没有立刻行凶恼朱味,而是进行了一番交谈究渐座。“

  在警方到达犯罪现场时恼朱味,桌子上放有一杯温水恼朱味,上面只找到被害人的指纹恼朱味,说明是被害人亲手倒给凶手喝的究渐座。

  ”而且尸体上有很多防御性伤口恼朱味,说明凶手并没有选择突袭究渐座。“

  龙箐蓦地掀翻了桌子恼朱味,又随手拿起椅子摔在地板上究渐座。

  李兴不由自主地捂住耳朵:”龙箐恼朱味,你这是做什么?“

  ”就算是被突袭恼朱味,被害人也完全可以弄出声响究渐座。为什么邻居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呢?“

  ”那是因为犯人强行制服了姐姐……“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不是李兴恼朱味,而是站在门口的男孩恼朱味,”这是我姐姐家里恼朱味,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究渐座。我们在这里恼朱味,是为了调查你姐姐被杀一案究渐座。“李兴机灵地回答道究渐座。

  ”真的吗?“小男孩半信半疑究渐座。

  小男孩说他叫豆豆恼朱味,是来取姐姐最爱的遗物的究渐座。他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恼朱味,才拿走了一本空相册究渐座。

  之后恼朱味,龙箐决定去张绮家拜访究渐座。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恼朱味,而是张绮的邀请究渐座。

  ”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的恼朱味,快请进究渐座。“张绮迎他们进门究渐座。

  龙箐把平板电脑摆在桌上恼朱味,问道:”对于四层的住户恼朱味,你了解多少?“

  ”四层啊恼朱味,我对她的事情知道的不多究渐座。我记得她很喜欢仙人掌恼朱味,有一次买了两大盆回来……“张绮蹙眉回忆往昔的点滴恼朱味,偶尔恼朱味,一丝惋惜的神色会在脸上闪过究渐座。看来恼朱味,张绮和被害者确实没有什么交集究渐座。

  ”对了恼朱味,我记得她在楼下办过一次葬礼恼朱味,那时她哭得很惨恼朱味,好像是她弟弟的葬礼……“

  ”等等恼朱味,她有几个弟弟?“李兴木然地看向门口究渐座。

  3.墓前诡异

  午夜的街巷里恼朱味,女人在拼命奔跑究渐座。

  ”咔咔咔……“从背后传来木屐的足音恼朱味,越来越近究渐座。她不敢回头恼朱味,害怕只要一回头就会被恐惧遏住脚步恼朱味,所以只能继续向毫无希望可言的前方逃亡究渐座。

  ”啊!“张绮再也无法忍受恼朱味,惨叫着从床上坐起究渐座。

  张绮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恼朱味,起床来到了客厅恼朱味,看见李兴已经醒了恼朱味,而龙箐还躺在沙发上睡觉究渐座。

  ”做噩梦了?“李兴看着张琦苍白的脸恼朱味,问道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又做噩梦了究渐座。在梦里恼朱味,总有木屐的声音在追我究渐座。“

  ”可是……姐姐你在哭吗?“

  张绮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泪痕恼朱味,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恼朱味,急忙躲进了厕所究渐座。李兴还站在原地恼朱味,愣愣地望着她的身影究渐座。刚才张绮的泪眼恼朱味,不是恐惧恼朱味,而是悲伤究渐座。

  ”她怎么了?“龙箐也醒了究渐座。

  ”可能今天是她未婚夫的忌日恼朱味,她心情不太好究渐座。一会儿我们陪她去墓园吧究渐座。“

Tags: 恶童 尸体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