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谁是真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女尸

  大山里的夜恼朱味,天一黑就伸手不见五指究渐座。刘顺第一次来到这里恼朱味,奔跑中脚下踩空了恼朱味,不知撞到了什么恼朱味,昏了过去究渐座。

  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刘顺悠悠醒来恼朱味,睁眼一看:这是哪儿啊?咋黑乎乎的?不会是掉进地狱了吧?他挣扎着想坐起来恼朱味,却动不了恼朱味,原来手脚都给绑上了究渐座。脸上湿漉漉费锐耕、黏糊糊的恼朱味,是血吗?他心里害怕恼朱味,喊了一声:“有人吗?这是哪儿?”

  这一叫外面便有了声响恼朱味,黑暗中射进一道光恼朱味,晃得刘顺睁不开眼恼朱味,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看清了恼朱味,他被人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究渐座。这不是昨晚要借宿的那个农家吗?随后恼朱味,他吓得直哆嗦恼朱味,在他身边竟有具女尸恼朱味,他的头就枕在女尸的胸口恼朱味,怪不得脸上湿漉漉费锐耕、黏糊糊的恼朱味,那是女尸身上的血!

  这时恼朱味,一个大汉走进来抓住刘顺的衣领恼朱味,说:“快说恼朱味,你是谁?为什么杀了人就跑?”这个大汉刘顺认识恼朱味,是昨晚借宿时碰到的那个凶恶的汉子恼朱味,他吓得连说:“我叫刘顺恼朱味,我没杀人啊!”接着把昨天夜里如何从这里跑开恼朱味,如何摔倒晕了的经过说了一遍究渐座。大汉根本不听恼朱味,甩了他一耳光恼朱味,骂骂咧咧地说:“编!接着编!”刘顺被打得眼冒金星恼朱味,吓得他不敢说话了究渐座。

  大汉冲门外几个汉子说恼朱味,刘顺就是杀人犯费锐耕、盗窃犯费锐耕、强奸犯!刘顺偷了他家东西恼朱味,掳走了他老婆恼朱味,强奸后怕犯案恼朱味,把人杀死丢进村外的枯井究渐座。边说边拳打脚踢恼朱味,打得刘顺躲无可躲恼朱味,只能哭喊着说:“我没杀人!我说的都是真话!”

  哪知道恼朱味,他越这样说大汉打得越重恼朱味,直到门外又进来两个汉子拉住他:“大哥恼朱味,别打了恼朱味,再打就出人命了!”汉子这才扔下刘顺说:“你等着恼朱味,公安马上就到恼朱味,铁证如山恼朱味,不怕你不承认!”刘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究渐座。

  由于这里太偏远恼朱味,路不好走恼朱味,两小时后恼朱味,一辆警车才开了进来究渐座。带队的是县刑侦队长宋浩恼朱味,跟着来的有几个刑警和法医丁岚究渐座。宋浩先让人设下警戒线恼朱味,把无关人员撵了出去恼朱味,这才和丁岚走向小房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那个打人的大汉见到公安来了恼朱味,说他叫吴为恼朱味,是村里的农民恼朱味,接着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他家遭了大难恼朱味,不光丢了东西恼朱味,老婆也被人杀了!听得宋浩直皱眉头恼朱味,只好丢下他走进了小黑屋究渐座。

  2.勘查

  却说刘顺听到警笛声恼朱味,好像遇到了救星恼朱味,见到穿警服的进来就大喊冤枉究渐座。他知道要是再关上几天恼朱味,没准儿自己真会被吴为活活打死究渐座。

  宋浩看了看满身是血的刘顺恼朱味,转身叫吴为进来恼朱味,问:“你说是他杀的人恼朱味,他在这里杀的?”

  吴为见宋浩满脸冰霜恼朱味,有些惊慌地说:“一活一死两人都是我和几个哥们儿从枯井里弄出来的恼朱味,我老婆就是那个外乡人杀的恼朱味,不然恼朱味,他怎么也在枯井里?”宋浩说:“人是谁杀的得经过调查才能确定恼朱味,现在谁也定不了究渐座。”又问吴为恼朱味,刘顺身上的伤是不是从井里弄出来就有恼朱味,吴为说是恼朱味,刘顺大喊:“不是!是他打的!”

  宋浩脸上更冷了:“你知道你犯了两个过错吗?第一不该破坏案发现场;第二不该私设公堂费锐耕、殴打疑犯究渐座。”吴为不服:“还调查验证啥呀?我老婆就是他杀的!”宋浩见和吴为说不清恼朱味,挥手让他出去恼朱味,让丁岚勘验尸体究渐座。

  女尸30来岁恼朱味,看得出来生前是个美人恼朱味,只是此时面部扭曲恼朱味,一身的血恼朱味,煞是吓人究渐座。丁岚久经沙场恼朱味,对这种情况处变不惊究渐座。按照程序恼朱味,先对女尸进行各个角度拍照后恼朱味,开始了详细检查究渐座。

  宋浩叫人解去刘顺身上的绳子恼朱味,换上手铐恼朱味,给他简单地清理了一下伤口恼朱味,然后才带着他去枯井做现场勘查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刘顺转了好一会儿恼朱味,也没能找到枯井恼朱味,最后恼朱味,还是吴为领着众人找到了究渐座。

  枯井里已經没什么了恼朱味,除了几个鲜明的大脚印恼朱味,现场已被吴为他们踩踏得不成样子究渐座。但宋浩还是发现了两样东西恼朱味,悄悄用镊子夹起来放进了塑料袋里究渐座。

  从枯井处回来恼朱味,丁岚也检验完了女尸恼朱味,过来报告说:“女尸是被杀猪刀刺中心脏致死恼朱味,刀口与吴为交上来的刀身相符恼朱味,刀柄上指纹是刘顺的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她想不明白恼朱味,吴为妻子确实是被杀猪刀捅刺恼朱味,但那么大的力量绝不会是一个人做的恼朱味,倒像是几个人握着一把刀同时发力导致的恼朱味,身材瘦小的刘顺怎会有如此大的力气呢?

  刘顺不服恼朱味,大喊冤枉恼朱味,说他当时在昏迷中恼朱味,吴为对他做了些什么恼朱味,他一点儿也不知道究渐座。对此恼朱味,宋浩没说什么恼朱味,让队员把刘顺带走恼朱味,然后陷入了沉思究渐座。刘顺到底是干什么的恼朱味,为什么一个人跑进大山呢?

  经过调查恼朱味,刘顺5岁时死了父母恼朱味,成了孤儿究渐座。20岁离开家乡恼朱味,四处打工赚钱糊口究渐座。

  案发前一天恼朱味,刘顺听说山里有个老中医年纪大了恼朱味,想招个弟子学艺究渐座。就从县城赶到这里恼朱味,走到这个小村庄时天黑了恼朱味,刘顺怕山里有猛兽恼朱味,不敢赶夜路恼朱味,想找户人家借宿究渐座。走到一个独门独院时恼朱味,听到院里有人声恼朱味,就上前敲门究渐座。谁知恼朱味,没人应声究渐座。刘顺扒着门缝向院里看了看恼朱味,见院中站着个凶恶的大汉恼朱味,听见他敲门恼朱味,恶狠狠地走了过来究渐座。

  刘顺是个老实人恼朱味,看见那大汉就心里害怕恼朱味,小声说他要借宿究渐座。大汉目露凶光恼朱味,说不借恼朱味,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恼朱味,吓得刘顺赶紧跑开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天更晚了恼朱味,刘顺被大汉莫明其妙骂了一通恼朱味,心里窝火又不敢找大汉理论恼朱味,只好在院外的大树下恼朱味,找了个地方靠着睡着了究渐座。

  刘顺睡得正香恼朱味,突然被“扑通”一声惊醒了究渐座。他睁眼一看恼朱味,见一男一女从院子里翻墙出来恼朱味,男的还背着一大包东西究渐座。两人翻墙出来后恼朱味,男的拉起女的就跑恼朱味,不一会儿就跑没影了究渐座。刘顺心想:这是不是贼啊!他正要声张恼朱味,猛地想起那大汉恼朱味,心想别等会儿他出来把我当贼抓了恼朱味,就漫无目的地跑起来恼朱味,谁知恼朱味,一不小心掉进了枯井里究渐座。

  宋浩勘验完现场恼朱味,没有马上返回县里恼朱味,而是让队员们把女尸放进勘查车尾部恼朱味,又把刘顺弄到警车上关起来究渐座。并让队员们对外放风:凶手就是刘顺恼朱味,他借宿不成恼朱味,心生歹意恼朱味,夜入吴宅偷盗恼朱味,见吴为妻子美貌恼朱味,以刀逼迫随行恼朱味,在枯井处先奸后杀究渐座。投尸枯井时恼朱味,他不小心踩空了恼朱味,自己也滑进井里跌昏恼朱味,几天后恼朱味,取完证就要被押回县里究渐座。

  3.疑凶

  几天过去了恼朱味,宋浩没什么动作恼朱味,其实他已摸清了此案的脉络恼朱味,只差一件事没对上了究渐座。这天恼朱味,宋浩让县局送来条警犬恼朱味,让人牵着在吴为家的房后转了转恼朱味,果然有了发现恼朱味,他在地里挖出一个包裹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正是要找的东西究渐座。宋浩立即下令:逮捕杀人嫌疑犯吴为!

Tags: 真凶 女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2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