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避雨奇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助人为乐

  晚上十点多恼朱味,金瑜在外面做完兼职恼朱味,便朝公共车站走去恼朱味,不想一场大雨突然瓢泼而至究渐座。她忘了带雨伞恼朱味,只好跑进一栋废弃的大楼里避雨究渐座。

  金瑜找了面背风的墙恼朱味,靠着墙站着究渐座。可她才站了一会儿恼朱味,就感觉到那面墙“咝咝”地冒着寒气恼朱味,直往后背钻究渐座。她打了一个冷战恼朱味,从墙上挪开背究渐座。这时恼朱味,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双肩究渐座。她扭头一看恼朱味,发现抓住她的竟然是一双青白色的手究渐座。

  金瑜吓得大叫一声恼朱味,身体一转恼朱味,甩掉了那双手究渐座。她跌跌撞撞地跑了几步恼朱味,被地上的石头绊倒恼朱味,一屁股跌坐在地究渐座。她转头去看那面墙恼朱味,见那双手在空中不停地挥舞恼朱味,那面墙则像波浪一样不断地起伏着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墙皮“噼里啪啦”地爆裂开来恼朱味,一个长相恐怖的鬼慢慢地从墙里钻了出来究渐座。

  那个鬼的五官里插满了铁丝恼朱味,黏稠的血糊住了整张脸究渐座。白色的蛆虫在脸上爬来爬去恼朱味,既恶心又疹人究渐座。

  金瑜吓得嘴巴大张恼朱味,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后挪动着身体究渐座。

  那个鬼从墙里钻出来后恼朱味,就将插在它嘴里的铁丝一把拔了出来究渐座。被拔出来的铁丝带出来一大截肠子恼朱味,那个鬼抓住肠子使劲儿地往外拽恼朱味,迅速地将一堆内脏扯出来扔在了地上究渐座。

  见此情景恼朱味,金瑜忍不住“哇”地一声吐了起来究渐座。

  “唉恼朱味,找了这么久恼朱味,终于找到了一个年轻姑娘究渐座。嗨恼朱味,美女恼朱味,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你一定不知道究渐座。这件事说来话长恼朱味,你听我慢慢讲给你听哦究渐座。”那个鬼也不等金瑜回应恼朱味,就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我叫席来恼朱味,生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恼朱味,很是热心肠恼朱味,总是助人为乐究渐座。比如恼朱味,我常常帮同学打水费锐耕、买东西恼朱味,扶老奶奶过马路恼朱味,帮助迷路的小朋友找到家等等究渐座。我做过的好事真是数不胜数究渐座。

  有一天晚上恼朱味,我在外面吃完宵夜回学校恼朱味,经过这栋大楼时听见了哭声究渐座。我走进楼里一看恼朱味,发现一个女生蜷缩在墙角哭究渐座。

  我走过去拍了拍那个女生的肩膀恼朱味,问她需不需要帮忙究渐座。

  那个女生似乎被我吓了一跳恼朱味,抬头惊恐地看着我究渐座。可能见我样子和善不像坏人恼朱味,她这才抹了一把眼泪恼朱味,问我:“你真的愿意帮我?”

  “当然恼朱味,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恼朱味,我非常愿意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女生听了我的话恼朱味,站起来凑近我的耳朵恼朱味,神神秘秘地说:“那你愿意替我被它折磨吗?”

  我不知道女生的话是什么意思恼朱味,愣了一下究渐座。这时恼朱味,那个女生突然发疯般大叫起来恼朱味,在楼里四处乱窜恼朱味,好像想摆脱什么东西究渐座。她跑了几圈后停了下来恼朱味,开始拿脑袋不停地往墙上撞恼朱味,一下费锐耕、两下费锐耕、三下……女生的头撞破了恼朱味,鲜血柒红了那面墙恼朱味,可她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究渐座。

  我看女生再撞下去小命可就要丢了恼朱味,就跑过去拉住她劝她停下来究渐座。结果她一把甩开我的手恼朱味,张开双臂就朝墙上一根露出来的钢筋撞了过去究渐座。那根钢筋又央又利恼朱味,“扑噗”一下就穿透了女生的胸口究渐座。我以为那一下女生肯定死翘翘了恼朱味,没想到她又迅速地往后退恼朱味,身体离开那根钢筋几步远的地方恼朱味,又张开双臂冲过去朝那根钢筋上撞……如此反复几十次恼朱味,女生才挂在钢筋上恼朱味,头一歪断了气究渐座。

  那情景将我吓坏了恼朱味,我顾不得那么多恼朱味,转身就跑了究渐座。

  我本以为事情会这样结束恼朱味,可谁承想恼朱味,我回去后不久恼朱味,那个女生竟然变成鬼来找我了究渐座。它对我说:“你不是以助人为乐吗?那你下来帮帮我吧!”它说完就抓着我恼朱味,将细铁丝一根一根地往我的五官里插了进去……

  席来说到这儿恼朱味,突然停了下来究渐座。

  金瑜等了半天没听到下文恼朱味,壮着胆子对席来说:“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恼朱味,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找我干什么?”

  席来听了恼朱味,“咯咯”地怪笑几声恼朱味,然后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耐心恼朱味,耐心究渐座。你很快就会知道恼朱味,因为它回来了!”

  席来的话音刚落恼朱味,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楼道里响了起来:“席来恼朱味,席来……”

  求救

  接着恼朱味,一阵阴风在楼道里刮了出来究渐座。随即恼朱味,一个长发飘飘的女鬼在阴风中出现了究渐座。那个女鬼的五官极度扭曲恼朱味,似乎生前曾受过痛苦的折磨究渐座。它胸口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洞恼朱味,就像是蜂巢究渐座。

  “你费锐耕、你难道就是害死席来的那个女鬼?”金瑜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究渐座。

  “什么叫我害死席来的?请注意你的用词!”女鬼不高兴地说恼朱味,“席来不是以助人为乐吗?我为了让他的优点得以发扬光大恼朱味,所以才找他下来帮助我嘛究渐座。”

  “哼恼朱味,狡辩!”席来冷哼了一声说究渐座。

  “哎呀恼朱味,我也是情非得已嘛恼朱味,谁让我被鬼缠上了呢究渐座。”女鬼说到这儿恼朱味,抽抽泣泣地讲起了她的悲惨遭遇:

  我叫薛美恼朱味,生前也是在校大学生究渐座。那天傍晚恼朱味,我到这栋废弃大楼对面的湖心公园散步究渐座。我散了一会儿步恼朱味,有点儿累了恼朱味,便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休息究渐座。没多久恼朱味,便走来一对吵吵闹闹的小情侣究渐座。他们越吵越激烈恼朱味,最后恼朱味,那个男生竟然动手打起了那个女生究渐座。

  那个女生大声嚷嚷着说:“你打吧恼朱味,有种你打死我究渐座。你若不敢打死我恼朱味,你就是孬种恼朱味,你们全家都是孬种!”

  那个男生气疯了恼朱味,一把将那个女生按到地上恼朱味,骑在女生的身上恼朱味,对着女生的脸左右开弓究渐座。女生被打得鼻口喷血恼朱味,他边打边问:“还要不要打?还要不要打?”

  没想到女生的脾气也真倔强恼朱味,脸都被打肿了恼朱味,还是不服软恼朱味,口齿不清地说:“打恼朱味,你打……”

  再打下去恼朱味,男生说不定会将女生活活打死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鼓起勇气上前去拉那个男生的手恼朱味,劝他停下来究渐座。

  没想到那个女生趁此机会恼朱味,摸到一块石头恼朱味,狠狠地朝男生的头砸了过来究渐座。

  那个男生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恼朱味,女生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恼朱味,骑到男生的身上恼朱味,举着石头朝男生的头上费锐耕、脸上狠狠地砸恼朱味,边砸边说:“砸死你恼朱味,砸死你……”

  我哪见过这场面恼朱味,当时吓得整个人都傻了究渐座。很快恼朱味,那个男生就倒在血泊之中不动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那个女生拿着沾满鲜血的石头恼朱味,一脸阴沉地朝我走了过来究渐座。

  我吓得一激灵回过神来恼朱味,拔腿就跑究渐座。那个女生没有追上我恼朱味,我平安地回到了学校究渐座。可好景不长恼朱味,那个死去的男生竟然变成鬼找上了我究渐座。大概他怨我当时没有救他恼朱味,所以抓住我恼朱味,往死里折磨我究渐座。

  我满世界逃窜恼朱味,最后跑到这栋大楼里恼朱味,结果遇到了席来究渐座。我正想游说席来帮我恼朱味,结果那个男鬼就追上来了究渐座。它揪住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撞恼朱味,后来又拉着我一下一下地往尖利的钢筋上撞究渐座。我就这样被活生生地折磨死了究渐座。

  没想到我死后变成鬼恼朱味,那个男鬼还是揪着我不放究渐座。我只好将席来弄死恼朱味,让席来下来保护我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那个男鬼还是时不时地找上门来纠缠我们恼朱味,让我们不胜其烦究渐座。我便寻思找个女孩献给那个鬼恼朱味,它有了新的折磨目标恼朱味,也许就不会再来烦我们了究渐座。

  “我们等了这么久恼朱味,终于等来了你这个倒霉鬼!”薛美阴森森地说道恼朱味,随即便招呼席来朝金瑜扑了过去……

  林展

  席来和薛美像抬尸体一样抬着金瑜从大楼里走了出来究渐座。这时雨已经停了恼朱味,夜风呜咽着恼朱味,像是在为金瑜唱着葬歌究渐座。

  席来和薛美将金瑜抬到湖心公园恼朱味,扔到一块大石头前恼朱味,就急匆匆地离开了究渐座。

  金瑜一骨碌爬了起来恼朱味,拔腿就逃恼朱味,谁知却撞上了一堵软软的肉墙究渐座。她心惊胆战地抬头一看恼朱味,见那个“人”脑袋破裂恼朱味,脑浆直流恼朱味,脸上也是血肉模糊恼朱味,已经分辨不出五官了究渐座。

  这难道就是薛美说的那个被砸死的男鬼?

  金瑜吓得不停地后退究渐座。这时恼朱味,那个男鬼抓住金瑜恼朱味,将她举起来就要朝大石头上摔去究渐座。

  金瑜急得大喊:“不要恼朱味,你不要再使用暴力了究渐座。暴力已经使你的女朋友变成了杀人犯恼朱味,让你变成了恶鬼恼朱味,你和你女朋友的人生都被你的暴力毁了恼朱味,觉悟吧!”

  男鬼听了金瑜的话恼朱味,动作僵在了半空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男鬼竟然号啕大哭起来恼朱味,边哭边说:“都怪我恼朱味,都怪我恼朱味,是我不相信小漫恼朱味,才落得如此下场!”

  金瑜一看男鬼对自己的话有所触动恼朱味,赶紧接着说:“你能说说你和你女朋友之间的事情吗?”

  男鬼听了恼朱味,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恼朱味,然后絮絮叨叨地讲了起来:

  我叫林展恼朱味,我女朋友叫路漫恼朱味,生前我们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但不同年级的学生究渐座。小漫是个温柔费锐耕、聪明的女生恼朱味,而我则是个暴脾气究渐座。每次我们俩吵架恼朱味,小漫总有办法化解我的怒气恼朱味,让我变成绕指柔究渐座。

  我和小漫在外面租房子住恼朱味,过着恩爱无比的生活究渐座。可好景不长恼朱味,小漫不知为何性情大变究渐座。她白天很正常恼朱味,夜里却会跑到大街上四处游荡究渐座。每次小漫跑出去的时候恼朱味,我都想将她抓回屋里睡觉究渐座。奇怪的是恼朱味,我竟然没有一次能抓住她究渐座。

  我只好等小漫白天回来的时候问她夜里出去干了什么恼朱味,可小漫却一脸茫然地说她不记得自己夜里出去过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便等小漫再次夜游的时候恼朱味,拿手机将过程拍了下来究渐座。可第二天恼朱味,当我拿拍下的视频去给小漫看的时候恼朱味,那些视频却变成了一片雪花究渐座。

  这件事困扰我和小漫很久恼朱味,直到那天晚上恼朱味,我带着小漫到湖心公园里的桃树林里散步究渐座。走着走着恼朱味,小漫突然对我说恼朱味,她想起来这些天夜里出去的事恼朱味,也知道原因了——她被一个鬼上身了究渐座。

  我一开始不相信恼朱味,认为小漫得病了恼朱味,要带她去看医生究渐座。我们就这样吵了起来恼朱味,以致后来酿成了大祸究渐座。

  我死后变成鬼恼朱味,去找小漫恼朱味,向小漫认错究渐座。可小漫在杀了我之后恼朱味,回去不久也自杀了究渐座。死后的小漫不肯原谅我恼朱味,我伤心之下恼朱味,才将怨气发泄在了薛美的身上究渐座。

  林展说到这儿恼朱味,突然变得暴躁起来恼朱味,大吼着说:“为什么恼朱味,为什么小漫不肯原谅我?”

  金瑜怕林展疯狂起来折磨自己恼朱味,眼珠转了转说:“你先别生气恼朱味,这样恼朱味,不如你带我去见小漫恼朱味,我来帮你和小漫重归于好恼朱味,如何?”

  “你真的能做到吗?”听了金瑜的话恼朱味,林展果然平静下来恼朱味,半信半疑地问究渐座。

  “你放心恼朱味,我是女生恼朱味,最懂得女生的心思了恼朱味,你尽管带我去见小漫就是了究渐座。”金瑜硬着头皮说究渐座。

  路漫

  金瑜随着林展见到了路漫究渐座。

  路漫的脖子被拧断了恼朱味,脑袋歪在一边恼朱味,眼睛被剜去了眼珠子恼朱味,只剩下两个流着黑水的空洞究渐座。它的下巴也被残忍地掰掉了恼朱味,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连在脖子上恼朱味,血淋淋的十分疹人究渐座。

  “你费锐耕、你不是自杀的吗恼朱味,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金瑜吃惊地说道究渐座。

  “我不是自杀的恼朱味,我是被那个鬼害死的!”路漫恶狠狠地瞪了金瑜一眼恼朱味,讲起了她遇鬼的经过:

  那天晚上恼朱味,花好月圆恼朱味,清风送爽究渐座。我约阿展去看电影恼朱味,可阿展刚好有事不能去究渐座。我无聊之下恼朱味,便自己去了电影院究渐座。

  当我来到电影院门口时恼朱味,一个坐在地上费锐耕、脏兮兮的乞丐突然抓住我的脚踝向我要钱究渐座。我原本是想拿一块钱打发那个乞丐的恼朱味,谁知找遍了钱包恼朱味,才发现根本没有零钱恼朱味,钱包里就只剩下两张百元大钞究渐座。

  我还是个学生恼朱味,收入不高恼朱味,怎么舍得拿一百块钱给他呢?

  于是恼朱味,我抬脚就要走恼朱味,谁知那个乞丐却死死抓着我的脚踝不放究渐座。

  我急得抬起另一只脚朝他的身上踢去恼朱味,竞踢得它从台阶上滚了下去究渐座。台阶下的马路上刚好有一个下水道的盖子不见了恼朱味,结果那个乞丐就掉进了那口井里究渐座。

  我吓坏了恼朱味,电影也顾不上看就溜之大吉了究渐座。

  我回去后恼朱味,对谁都不敢提那件事恼朱味,包括林展究渐座。我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恼朱味,就怕东窗事发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过了一段时间恼朱味,那个乞丐找上了我究渐座。它的脑袋摔破了恼朱味,身体被下水道的老鼠啃得支离破碎究渐座。我这才知道恼朱味,它已经死了恼朱味,是一个鬼究渐座。它什么也没说恼朱味,就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身体里究渐座。白天它就在我的体内蛰伏费锐耕、休养生息恼朱味,晚上才会苏醒过来恼朱味,顶着我的身体出去四处游荡究渐座。它迷惑了我恼朱味,使我忘记了被鬼上身这件事究渐座。

  直到那天晚上恼朱味,我和阿展在湖心公园的桃树林里散步恼朱味,那个乞丐受不了桃树林里的阳气恼朱味,从我的身体里跑出去了究渐座。清醒过来的我这才知道了一切恼朱味,立即跟阿展说出了我夜晚游荡的真相恼朱味,可没想到阿展竞然不相信我究渐座。

  我当时气晕了恼朱味,就嚷嚷着说:“既然你不相信我恼朱味,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究渐座。我去找那个乞丐出来恼朱味,让它再上我的身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便从桃树林里跑了出去恼朱味,在公园里到处找那个乞丐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我在湖边遇上了那个乞丐恼朱味,那个乞丐重新上了我的身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林展追了上来恼朱味,大骂我是个丢人现眼的神经病究渐座。被鬼附身的我和林展对骂了起来恼朱味,最后恼朱味,脾气暴躁的林展对我动了手究渐座。

  刚开始恼朱味,那个鬼就任由着林展打我恼朱味,后来觉得差不多了恼朱味,这才控制我的身体将林展给砸死了究渐座。

  “原来你当时是被鬼上身了恼朱味,并不是因为薛美当时抓住林展恼朱味,才给了你反击林展的机会究渐座。”我恍然大悟恼朱味,继续说恼朱味,“既然如此恼朱味,林展恼朱味,你有什么理由去折磨人家薛美呀?你应该去折磨那个乞丐恼朱味,那个乞丐才是罪魁祸首!”

  “我知道啊恼朱味,可是那个乞丐会点儿邪术恼朱味,我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究渐座。”林展苦恼地说究渐座。

  “你自己不是它的对手恼朱味,你和小漫联手力量就翻倍了恼朱味,肯定能打败那个乞丐究渐座。”金瑜说究渐座。

  “对呀究渐座。小漫恼朱味,你就原谅我吧恼朱味,我错了究渐座。我发誓恼朱味,从此以后我会绝对相信你的!”林展说完恼朱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恼朱味,抱着路漫的大腿央求道究渐座。

  “小漫恼朱味,你就原谅他吧恼朱味,易求无价宝恼朱味,难觅有情郎啊!”金瑜说究渐座。

  “好了好了恼朱味,都过去这么久了恼朱味,我的气也消了恼朱味,就原谅你吧究渐座。”路漫说究渐座。

  林展听了恼朱味,高兴得一跳而起恼朱味,抱住路漫就是一顿狂亲究渐座。

  金瑜一看形势大好恼朱味,赶紧脚底抹油恼朱味,溜了究渐座。

  金瑜以为自己终于平安无事了恼朱味,一路哼着歌儿往学校走究渐座。可她才走到公园门口恼朱味,就被一个乞丐拦住了究渐座。

  “姑娘恼朱味,你还记得我吗?每次你到电影院看电影恼朱味,都会给我一块钱零钱的究渐座。”那个乞丐拉着金瑜说究渐座。

  经那个乞丐这么一说恼朱味,金瑜想起来了恼朱味,还真有这回事儿究渐座。她吃惊地说:“原来路漫害死的乞丐是你呀!”

  “没错恼朱味,她没爱心恼朱味,不仅不给我钱恼朱味,还害死了我恼朱味,所以我就将她给整死了究渐座。你是个有爱心的姑娘恼朱味,现在你能给我一点儿值钱的东西恼朱味,让我变得越来越强壮吗?”乞丐问究渐座。

  “什么东西?”金瑜问究渐座。

  “你的命!”乞丐阴笑着说恼朱味,张开双手就掐向了金瑜的脖子……

Tags: 兼职 铁丝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1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