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复仇蛇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雨越下越大恼朱味,雨点重重地拍打着玻璃窗恼朱味,发出“啪啪”的响声究渐座。

  陶希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恼朱味,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恼朱味,睡意全无究渐座。这六月的天恼朱味,后背却感觉到一股莫明的凉意恼朱味,禁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恼朱味,他有预感恼朱味,今晚一定会有事情发生究渐座。

  按亮壁灯恼朱味,陶希云仔细地检查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恼朱味,确认没有任何一处疏忽遗漏恼朱味,才又放心地坐回床上究渐座。此时的房间里恼朱味,他的床被蚊帐包裹得严严实实恼朱味,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恼朱味,陶希云望着窗子恼朱味,嘴上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究渐座。

  墙上的时钟指向23点25分究渐座。陶希云再也不敢入睡恼朱味,躺在床上恼朱味,睁眼盯着天花板恼朱味,思绪回到了十年前究渐座。

  农家小院究渐座。

  只有13岁的陶希云恼朱味,正在院子里和小伙伴玩捉迷藏恼朱味,突然听到母亲在后院的骂声:“你这条该死的蛇恼朱味,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连今天这只鸡恼朱味,这已是被你这畜牲咬死的第三只了究渐座。”陶希云和小伙伴听到母亲的骂声恼朱味,都向后院跑去恼朱味,他和小伙伴到了后院恼朱味,看到母亲那张生气得有些变形的脸恼朱味,还有地上尚有些气息的大母鸡恼朱味,只见鸡脖子上不断往外淌着鲜红的血恼朱味,鸡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挣扎着究渐座。母亲看到他们进来恼朱味,指着地上的鸡对他们说:“你们看看恼朱味,快拿家伙一起帮我找到那条该死的蛇恼朱味,我要把他碎尸万段究渐座。”“妈恼朱味,蛇呢?”陶希云边问边操起一把柴刀究渐座。“那小畜牲精着呢恼朱味,咬完鸡看我过来就躲起来了恼朱味,不过应该还在这个院里恼朱味,没跑远究渐座。”母亲回答道恼朱味,说完恼朱味,母亲也操起了一把锄头究渐座。

  陶希云和小伙伴一起与母亲开始找蛇究渐座。后院平时是用来养鸡鸭和堆放杂物的恼朱味,院子里有些乱恼朱味,他们拿锄头费锐耕、竹竿和柴刀这里敲敲恼朱味,那里赶赶恼朱味,始终不见蛇的踪影究渐座。“小云恼朱味,快来恼朱味,这畜牲躲在这里呢!”小伙伴朝陶希云大喊究渐座。陶希云和母亲一起跑过去恼朱味,原来蛇躲在一块大石板下面恼朱味,此蛇全身呈褐色恼朱味,足有小孩手腕般粗恼朱味,长约半米恼朱味,见到有人靠近恼朱味,张着嘴吐着信子恼朱味,作攻击状究渐座。

  陶希云仔细地观察了蛇藏身的地方恼朱味,发现石板后方根本无路可走恼朱味,它要逃跑就必须从他们面前出来究渐座。母亲怒目圆睁恼朱味,举起手中的锄头恼朱味,作好随时出击的准备究渐座。小伙伴用长竹竿恼朱味,试着伸进石板下面去捅大蛇恼朱味,大蛇见到竹竿伸进来恼朱味,狠狠地一口咬住了竹竿究渐座。小伙伴不管不顾地拿着竹竿使劲往里面乱捅恼朱味,大蛇终于受不了究渐座。“它想要逃了!”陶希云喊道究渐座。“只要这畜牲出来恼朱味,我肯定打死它!”母亲把锄头对准了出口究渐座。小伙伴还在往石板下方乱捅恼朱味,蛇开始往外逃恼朱味,刚逃出石板恼朱味,母亲就举起手中的大锄头向它的头上砸去恼朱味,可惜这小畜牲灵活着呢恼朱味,只见它一个摆身恼朱味,顺利躲过陶希云母亲的攻击恼朱味,转头向陶希云的方向逃去究渐座。

  它受伤了恼朱味,爬过的地方都留下丝丝血痕究渐座。陶希云将柴刀对着大蛇恼朱味,大蛇看见了他手里的柴刀恼朱味,张开大口向陶希云咬去恼朱味,说时迟那时快恼朱味,他用力地挥动柴刀砍向大蛇恼朱味,手起刀落恼朱味,一段寸余长的蛇尾掉落在地上恼朱味,母亲尖叫起来恼朱味,大蛇趁陶希云楞神之际恼朱味,忍着痛逃向院外去了恼朱味,等他反应过来追出去时恼朱味,除了一路血痕恼朱味,哪还有大蛇的影子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陶希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条断尾的大蛇缠住他的脖子恼朱味,不断地收紧身子恼朱味,他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恼朱味,在恍惚间恼朱味,大蛇开口说话了:“陶希云恼朱味,你断了我的尾巴恼朱味,我要你的命!我要缠你一辈子!”陶希云想开口求救恼朱味,却怎么喊都喊不出声音恼朱味,他惊恐恼朱味,害怕究渐座。就在他觉得自己将葬身蛇口的时候恼朱味,突然被人叫醒了恼朱味,头上冷汗直冒恼朱味,原来是父母亲听到他的叫喊声赶过来了恼朱味,他摸了摸脖子恼朱味,再看看父母亲恼朱味,确定自己还活着究渐座。

  这个噩梦一直持续了十年恼朱味,基本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同样的梦恼朱味,每次从梦里惊醒恼朱味,陶希云都觉得了恐惧和无助究渐座。从小听奶奶讲恼朱味,蛇是十分有灵性的动物恼朱味,爱憎分明恼朱味,有恩报恩恼朱味,有仇报仇恼朱味,所以一直他都对蛇怀着敬畏恼朱味,自己当年也并没有真心想伤害那条大蛇恼朱味,只是……这一切都发生了恼朱味,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了恼朱味,就算再恐惧又能怎样呢?

  陶希云曾经把这个梦告诉了父母恼朱味,父亲还为此找了专门一个道士作法替他化解与此蛇的恩怨恼朱味,但是他还是每天晚上做那个一辈子都不愿意做的梦恼朱味,十年来恼朱味,他一直在恐惧和不安中生活着究渐座。

  陶希云还是不放心房间安全恼朱味,起床拿起桌上的雄黄又将屋角洒了个遍究渐座。“蛇怕雄黄!只要我把房间里都洒满了恼朱味,它肯定就不敢来了恼朱味,”他自言自语地说究渐座。其实十年里恼朱味,他每天都是这样宽慰自己究渐座。

  重新关灯恼朱味,陶希云已经困得不行了恼朱味,但还是不敢睡恼朱味,他希望黑夜快点过去恼朱味,好让这担惊受怕的一夜快点结束究渐座。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恼朱味,已听不到雨打玻璃窗的声音究渐座。

  房间里静得掉根绣花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恼朱味,陶希云实在被折腾得太困了恼朱味,眼睛已不由自主地开始合上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房间里传来“沙沙”的声音究渐座。陶希云爬起来再次打开灯恼朱味,环顾四周恼朱味,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究渐座。“哎恼朱味,也许是幻觉吧!”他只好再次关灯究渐座。隔了约半盏茶的功夫恼朱味,“沙沙”声再次响起恼朱味,陶希云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灯恼朱味,整个房间顿时如同白昼恼朱味,陶希云随手摸出枕头下的尖刀恼朱味,就在今晚恼朱味,他决定和这条前来复仇的蛇决一死战恼朱味,了结缠了自己十年的噩梦恼朱味,最多与它同归于尽!

  拿着尖刀恼朱味,再一次巡视着房间里的每个地方恼朱味,柜角费锐耕、床下费锐耕、桌旁恼朱味,灯后恼朱味,只要他认为有可能出现蛇的地方都一一不放过究渐座。“你今晚只要敢来恼朱味,我必让你有来无回恼朱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究渐座。”陶希云愤怒地说道究渐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恼朱味,大蛇还是没有出现究渐座。陶希云倒了杯凉开水恼朱味,一饮而尽究渐座。“沙沙”恼朱味,背后又传来那种声音恼朱味,他转过头去恼朱味,“沙沙”声又没有了究渐座。“你别躲着吓人了恼朱味,有本事给我出来!出来啊!”陶希云噪子喊累了恼朱味,却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究渐座。

  “求求你了恼朱味,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恼朱味,你放过我吧!我可以找最好的道士为你超度究渐座。”陶希云突然放下尖刀恼朱味,跪在地上向着墙角的方向双手合十恼朱味,告饶究渐座。

  夜恼朱味,还是那么静究渐座。陶希云已接近崩溃恼朱味,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恼朱味,举着尖刀恼朱味,敌视着眼前的一切究渐座。

Tags: 老鼠 噩梦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