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马惊魂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马影

  细密的雨点打在本就湿乎乎的皮肤上恼朱味,给人一种黏稠的厌恶感究渐座。吴昊与赵杰在土路旁边的小土坡后面蹲着恼朱味,只露出眼睛来看着他们刚刚在道路中间放好的一捆草料究渐座。

  “真的会吃吗?那可不是活的究渐座。”吴昊疑惑地转头问道究渐座。

  “死人摆供恼朱味,死马献草究渐座。错不了的究渐座。那草上被我涂了一点儿东西恼朱味,保证能把它引来究渐座。”赵杰目不转睛恼朱味,小声回道究渐座。

  吴昊半信半疑究渐座。他断臂的伤口虽然已被赵杰处理过恼朱味,但是剧烈的痛感却让他想死究渐座。

  两个小时前恼朱味,吴昊同赵杰上网回来恼朱味,疲惫的他们一躺下就有了睡意究渐座。可没过多久恼朱味,赵杰感觉身体各处都传来了瘙痒的感觉究渐座。他以为是虫子恼朱味,就随意地拍了身体几下恼朱味,可最后一下却拍在一只手上究渐座。

  “别闹恼朱味,都几点了恼朱味,快去睡吧究渐座。”赵杰以为是吴昊在闹着玩恼朱味,便翻身朝里不再理会究渐座。很快恼朱味,面对墙壁躺着的他睁开了眼睛恼朱味,因为他发觉刚才摸到的好像不是活人的手——那手冰凉而粗糙恼朱味,像已死的老人的手!赵杰小心翼翼地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己的手机恼朱味,慢慢地打开手电筒恼朱味,然后猛地起身一照!

  一个黑乎乎的巨大人形影子在灯光下扭曲蠕动着恼朱味,而且它居然没有五官!赵杰想赶紧喊吴昊一声恼朱味,让他来帮忙究渐座。可他往吴昊的位置一看恼朱味,却发现一匹巨大的马影将前蹄搭在床头上恼朱味,不断地用马鼻子嗅闻吴昊的头究渐座。这马影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在吴昊脸上形成一团黑雾究渐座。终于恼朱味,吴昊忍不住了恼朱味,“啊”地一声尖叫究渐座。那马影仰天一声嘶鸣恼朱味,随即张开巨大的马嘴就向着吴昊咬去究渐座。吴昊抬手一挡恼朱味,他的整条胳膊一下子被撕了下来究渐座。

  “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恼朱味,找死!”赵杰大喊一声恼朱味,跟随表哥学过一点儿法术的他飞快地从腰间掏出一张符纸恼朱味,一掐印决恼朱味,舌尖精血喷吐上去恼朱味,喝道恼朱味,“夹缝幽火恼朱味,听我驱使恼朱味,恶影焚尽!”

  一条白色的火链从符纸中奔腾而出恼朱味,在空中疯狂地盘旋恼朱味,继而如蛇般狠狠地对着鬼影缠绕而上究渐座。可那鬼影十分敏感恼朱味,如虫子般诡异地蠕动着恼朱味,从锁链中挤了出来恼朱味,继而开始剧烈地收缩究渐座。而随着它的收缩恼朱味,那马影竟也开始缩小恼朱味,最终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与常人相仿的模糊躯体究渐座。

  这鬼马居然是鬼的影子恼朱味,这怎么可能!

  那鬼一成形便直奔阳台恼朱味,沿途留下浓重的死气恼朱味,最终冲进夜色中消失不见究渐座。赵杰赶紧掏出黑色的纱布给吴昊裹上——这是用黑狗血浸泡过的纱布恼朱味,专治被恶鬼袭击的重伤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吴昊的伤口果然不再流血恼朱味,只是疼痛并没有减弱究渐座。赵杰又施展法术安抚从睡梦中惊醒的室友恼朱味,才扶着吴昊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寝室究渐座。

  变故

  他们一直等到那捆草料在雨中被彻底淋湿恼朱味,那人影也没有出现究渐座。

  “应该快了究渐座。这所学校以前是战场恼朱味,我估计是这匹马连同它的主人在雨夜中战死恼朱味,幸存的同伴用马革包裹它主人的尸体究渐座。马是人的伙伴恼朱味,于是两者便合二为一究渐座。不过因为马的部分灵魂保留了下来恼朱味,所以它们是吃草而不是吃肉究渐座。”赵杰安慰道究渐座。

  可吴昊想了想觉得不对恼朱味,既然它是吃草的恼朱味,那为什么还要啃他?赵杰好像猜透了吴昊的想法恼朱味,赶忙回道:“这种鬼可不单纯是马恼朱味,还有一部分是那战士的魂魄究渐座。我们这么晚才回来恼朱味,它是把我们当成敌军了恼朱味,所以才跟到了寝室究渐座。”

  吴昊恍然大悟恼朱味,还想要继续询问恼朱味,赵杰却突然做出噤声的动作究渐座。吴昊向土路那边望了望恼朱味,发现土路的尽头恼朱味,有一个模糊扭曲的影子正慢慢走来究渐座。他俩赶紧压低身形恼朱味,赵杰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斩马刀恼朱味,割破手指将鲜血涂在刀口上究渐座。影子走到那捆草料前恼朱味,朝四周看了看恼朱味,地上的影子现出异形便开始膨胀变大并直立起来恼朱味,而后居然真的低头吃起了草料究渐座。

  就是现在!

  赵杰从土堆后一跃而起恼朱味,举起斩马刀就朝着马脖子狠狠地砍去究渐座。

  “咔嚓”恼朱味,马头被他一下子砍了下来恼朱味,凄厉的惨叫却是从一旁分离出来的影子口中传出究渐座。赵杰的嘴角露出一抹凶狠的笑意恼朱味,将斩马刀插进马头挑了起来恼朱味,马头仰天一声嘶鸣便化成了一团黑雾究渐座。赵杰闻到一股浓重的尸气恼朱味,突然感觉这件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恼朱味,于是急忙回头望了一眼恼朱味,却发现吴昊背后站着一个鬼影究渐座。

  “有诈恼朱味,它是故意的!”赵杰急忙大喊恼朱味,可是已经迟了:失去了一条胳膊的吴昊行动不便恼朱味,在他回头的时候恼朱味,那鬼影已经扑了上来……

  赵杰拼命地想要冲上去恼朱味,马的残躯却将他践踏在脚下究渐座。而就在吴昊百死无生的时候恼朱味,一个人影猛地从旁边冲了出来恼朱味,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铃铛使劲地摇晃究渐座。一阵奇异的声音从铃铛上扩散出来恼朱味,那鬼影听到铃声便抱头哀号恼朱味,身形急速膨胀究渐座。那人影抬着手伸出四根手指恼朱味,便有四道符文凌空立在他的指尖:“天相费锐耕、地相费锐耕、人相费锐耕、鬼相恼朱味,四相之力恼朱味,鬼躯封禁!”符文脱手而出恼朱味,射到鬼影的四肢上恼朱味,它的身体居然像干涸的河床一般龟裂恼朱味,哀嚎声顿时响彻不休究渐座。

  人影见那鬼居然还没死透恼朱味,连忙咬破食指恼朱味,就着黑色的腥血在铃铛上划了几道奇异的符咒究渐座。符咒一成恼朱味,铃铛瞬间变得如铜钟般巨大究渐座。他抱着巨铃对准它的头颅狠狠地扣下恼朱味,一阵强烈的黑风从铃铛底下吹了出来恼朱味,布满血腥的尸气一下子扩散开恼朱味,最终在雨里湮灭究渐座。而压住赵杰的无头马见黑影散尽恼朱味,黑雾一转恼朱味,马头便又回到了脖子上究渐座。它抬起蹄子便冲向那人影恼朱味,可到了近前时却像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究渐座。

  鬼契

  那摇铃铛的人影扶起地上的吴昊恼朱味,向着赵杰走来恼朱味,赵杰这才看清那原来是他表哥究渐座。

  “你怎么来了?”赵杰疑惑地问道究渐座。

  “我早就来了究渐座。”表哥哼了一声恼朱味,不屑地回道恼朱味,“你到底在干什么恼朱味,还真以为这是马啊?它是给你布了一个陷阱恼朱味,以节省发动契约的力量究渐座。你可真是……”

  “契约?”赵杰更加困惑了恼朱味,也知道自己所谓的马革裹尸完全猜错了究渐座。

  表哥叹了一口气恼朱味,许久后回道:“是牧马人恼朱味,半人!血笔为字费锐耕、肉躯为押费锐耕、终身为奴!你们两个人已经签约了恼朱味,那匹马只是它与鬼交易后变出来的东西恼朱味,你们这次遇到大麻烦了究渐座。”

Tags: 室友 网吧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7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