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半夜住宿遇女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本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农村人恼朱味,他们两个的名字很特别恼朱味,其实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恼朱味,张三和李四究渐座。

  这两个农村人靠下乡收药材为生恼朱味,每天早出晚归恼朱味,极其勤奋究渐座。

  话说这天恼朱味,两个人的生意非常好恼朱味,一直忙到深夜恼朱味,才开始回家去恼朱味,可是他们今天走出去的有些远恼朱味,愣是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能走到家究渐座。

  天越来越黑了恼朱味,在不知不觉当中忽然下起了雾恼朱味,本来就很黑的晚上恼朱味,现在竟然显得有些诡异了究渐座。

  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恼朱味,心里自然有些发毛恼朱味,所以便加快了脚步恼朱味,都想赶快到家去究渐座。

  后来又走了一段路恼朱味,二人忽然发现前面有灯光闪烁恼朱味,走近一看才知道恼朱味,原来是一户人家恼朱味,于是张三就和李四商量恼朱味,这天太黑了恼朱味,而且还有白雾恼朱味,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挺渗人的恼朱味,要不先在这户人家里借宿一晚上恼朱味,等到明天天亮了在赶路究渐座。

  李四感觉张三说的在理恼朱味,当下便点头答应究渐座。于是二人就大步向前恼朱味,走过去敲响了那户人家的大门究渐座。

  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恼朱味,年龄大概有七十岁左右恼朱味,他手里拿着一根蜡烛恼朱味,借着蜡烛的灯光恼朱味,可以清楚的看到恼朱味,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非常朴素的布衣恼朱味,一头的白发恼朱味,脸上的皱纹就和树皮一样究渐座。

  见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恼朱味,张三立刻点头哈腰恼朱味,笑脸说道:“大爷您好!”

  面对两个突然敲门的陌生人恼朱味,这老头一脸的敌意恼朱味,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李四和张三两个人恼朱味,然后问道:“你们两个是……?”

  张三说:“哦大爷您好恼朱味,是这样的恼朱味,我们两个是做药材生意的恼朱味,今天回家的有点晚了恼朱味,怕走夜路不安全恼朱味,所以想在你家住上一晚上恼朱味,等到明天在赶路究渐座。”

  也许是因为恼朱味,张三和李四两个人恼朱味,对这个老头来说恼朱味,事从未谋面的两个陌生人恼朱味,又是在这深更半夜的恼朱味,所以这老头对这二人有些戒备之心究渐座。老头听张三说完恼朱味,直接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恼朱味,我家里没有空了住不下啦!趁现在还不是太晚恼朱味,你们两个赶紧回家去吧究渐座。”

  老头说完之后就要关门恼朱味,张三见状恼朱味,急忙推门恼朱味,说:“哎不不大爷恼朱味,没有空了也没关系恼朱味,只要留我俩呆一晚上也好恼朱味,哪怕让我们俩在院子里躺一晚上就行恼朱味,主要就是外面不安全恼朱味,有一面墙都是好的啊究渐座。”

  张三说完恼朱味,老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恼朱味,张三见状恼朱味,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些钱递给老头恼朱味,说:“大爷你看恼朱味,我们两个不白住恼朱味,有钱你看看恼朱味,够不够恼朱味,不够的话我们这还有究渐座。”

  李四也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些钱递给老头恼朱味,说:“对对大爷你看恼朱味,我们有钱不白住恼朱味,我们两个不进屋里恼朱味,让我们两个在院子里躺一晚上就行究渐座。”

  老头看见了钱恼朱味,顿时就有了改变主意的意思恼朱味,不过他所表现的恼朱味,还是有些犹豫不决恼朱味,思考了片刻之后恼朱味,才说:“其实我们家里还是有一间空房子的恼朱味,就是不知道你们两个敢不敢住究渐座。”

  张三听老头说有房间恼朱味,立刻就眉开眼笑了起来恼朱味,说:“有房间就好啊恼朱味,总比躺在院子里强恼朱味,我们当然敢住了有什么不敢的啊究渐座。”

  老头说:“就在几天前恼朱味,我女儿刚刚在那屋里上吊死了恼朱味,昨天刚下葬恼朱味,你们难道不害怕吗?”

  老头这么一说恼朱味,这李四和张三两个人恼朱味,心里还真有点瘆得慌恼朱味,不过随即一想恼朱味,也没什么好怕的恼朱味,毕竟鬼怪之事只是听说过恼朱味,并没有真正的见过恼朱味,更何况这老头也在这住恼朱味,都是在一个院子里恼朱味,要是真的有鬼恼朱味,难道她还能连她老爹也吓唬不成究渐座。

  想到这里恼朱味,二人便放下心来恼朱味,当下对老头说道:“我们怕什么恼朱味,怕个鬼啊恼朱味,难道这世上还能真的有鬼不成啊恼朱味,没事的我们可以住的究渐座。”

  老头说:“那好吧二位请进吧!”

  在老头的引领下恼朱味,张三和李四进了院子里究渐座。刚走进院子里恼朱味,突然就从里屋传来了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外面是谁在敲门呀?”突来的声音苍老而又刺耳恼朱味,把张三和李四吓了一大跳究渐座。

  老头解释说:“那是我老伴恼朱味,我女儿昨天刚下葬恼朱味,她就突然大病了一场恼朱味,现在连床都下不了究渐座。”老头说完叹了一口气究渐座。

  张三和李四看老头挺可怜的恼朱味,就多给了他一些钱恼朱味,老头连声道谢恼朱味,说今天是遇到好人了究渐座。后来老头就带着张三和李四恼朱味,进了他女儿生前住的那间屋子究渐座。

  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很是简陋恼朱味,只有一张桌子恼朱味,四个板凳恼朱味,外加一张床究渐座。不过桌子上还有很多女人用的东西恼朱味,老头说:“这些都是我女儿生前用的东西恼朱味,还没有收拾走呢究渐座。”

  李四和张三两个人噢了一声恼朱味,都没有在说话究渐座。接着老头又指着梁头上悬着的一根绳子恼朱味,说道:“我女儿就是在这里吊死的恼朱味,当时她的舌头伸的很长很长恼朱味,眼睛瞪得也很大很大恼朱味,我和她妈妈发现她的时候恼朱味,她都硬了究渐座。”老头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究渐座。

  李四和张三两个人感觉有些不自在恼朱味,就劝了几句老头究渐座。老头擦擦眼泪说:“不好意思啊二位恼朱味,我有些失态了恼朱味,我去拿床被子二位就先休息吧究渐座。”

  说完之后就去拿来了一床被子恼朱味,说道:“你们就睡我女儿生前睡得这张床吧恼朱味,这张床不算小恼朱味,她生前喜欢睡大床恼朱味,所以我就给她打做了一张大床究渐座。”

  李四和张三道过谢之后恼朱味,老头就出去了究渐座。老头出去了之后恼朱味,张三问李四:“李四恼朱味,这屋里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恼朱味,你害不害怕究渐座。”

  李四说:“说真的挺渗人的恼朱味,如果他不给咱们说的话还好恼朱味,谁知道他竟然给咱们说了还恼朱味,你说是不是故意吓唬咱们呢究渐座。”

  张三说:“不知道恼朱味,我想应该没啥事吧究渐座。”

  李四说:“应该没啥事恼朱味,世上哪有鬼恼朱味,要是真有鬼的话恼朱味,那么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鬼了究渐座。”

  张三说:“为什么?”

  李四说:“你想想啊恼朱味,这个世界上一天下来得死多少人啊恼朱味,要是死了就变成鬼的话恼朱味,那还得了啊究渐座。”

  张三点点头恼朱味,说:“说的有道理究渐座。”

  李四捂着嘴巴恼朱味,打了一个哈哈恼朱味,然后开始脱衣服恼朱味,一边脱衣服恼朱味,一边说:“行了时候不早了恼朱味,赶紧休息吧恼朱味,明天还得回家呢究渐座。”

  张三也没有在说什么恼朱味,等到二人脱去了衣服以后恼朱味,便一起挤在了那张不算多小的床上究渐座。刚躺倒床上恼朱味,张三就问李四:“李四恼朱味,你有没有问道一股香味?”

  李四嗅了嗅鼻子恼朱味,说:“什么香味?我怎么没闻着究渐座。”

  张三捂着嘴巴恼朱味,坏笑一声恼朱味,说:“女人的香味究渐座。”

  李四切了一声恼朱味,说:“你个老p眼恼朱味,老不正经的恼朱味,连死人的玩笑你都敢开恼朱味,当心那老头的女儿晚上来找你究渐座。”

  张三哈哈大笑恼朱味,说:“你都不怕我怕个球恼朱味,反正咱俩躺在一起呢恼朱味,她要是真来找我了恼朱味,咱俩一块哇哇大叫究渐座。”

  李四说:“得了别凯了恼朱味,我困了睡了究渐座。”说完之后恼朱味,闭上了眼睛恼朱味,开始睡觉究渐座。

  张三见李四睡了恼朱味,也就不说话了恼朱味,拍着嘴巴恼朱味,打了一个哈哈恼朱味,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恼朱味,熄了床头灯恼朱味,闭上了眼睛恼朱味,开始睡觉了究渐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恼朱味,两个人的呼吸声恼朱味,越来越沉重恼朱味,也许是因为太累了的原因恼朱味,没多大一会儿恼朱味,呼噜声便响了起来恼朱味,不过这呼噜声传自一个人恼朱味,李四睡觉比较安静恼朱味,特别是张三恼朱味,那呼噜声堪比雷声轰隆恼朱味,不过李四身体由于太过疲惫恼朱味,所以张三的呼噜声并未干扰到他的睡眠究渐座。

  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恼朱味,只感觉天昏地暗一样恼朱味,意识迷迷糊糊恼朱味,突然张三感觉到一阵尿意袭来恼朱味,但是由于睡得太舒服恼朱味,他宁愿憋着恼朱味,也不愿起身恼朱味,可是这尿意却越来越强烈恼朱味,感觉快要撑炸了小腹一样恼朱味,后来是在憋不住了恼朱味,张三也就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恼朱味,极其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究渐座。

  恐怕惊醒睡梦中的李四恼朱味,他也就没有点灯恼朱味,直接抹黑下了床恼朱味,穿上了鞋子恼朱味,准备去开屋门撒尿究渐座。可是当他走到屋中间的时候恼朱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恼朱味,就像是一个人用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肩膀恼朱味,然后又迅速的把手指头给缩回去了一样恼朱味,不过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张三恼朱味,并没有在意这个感觉恼朱味,他直径走到门前恼朱味,打开了门恼朱味,然后走了出去究渐座。

  农村人没有那么多讲究恼朱味,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恼朱味,他来到了院子里恼朱味,直接走到西北墙角就撒起尿来究渐座。

  完事之后恼朱味,抖了抖老二恼朱味,哆嗦了一下身子恼朱味,然后打了一个哈哈恼朱味,转身便向屋里走去究渐座。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恼朱味,之前漆黑无比恼朱味,还有雾气的夜空恼朱味,不知在何时恼朱味,突然出现了月亮恼朱味,月光也很亮恼朱味,虽然是晚上恼朱味,但是借助月光恼朱味,可以依稀的看到院子里的事物究渐座。

  刚来到屋门前的时候恼朱味,张三突然就站在了门口恼朱味,睡意也全都没有了恼朱味,因为他突然间想到恼朱味,就在几天前恼朱味,那老头的女儿恼朱味,就是在这间屋子里上吊死的究渐座。想到这里的时候恼朱味,不知道为什么恼朱味,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害怕恼朱味,转身看看自己的周围恼朱味,四周静悄悄的恼朱味,什么也没有恼朱味,也许是由于太过安静了恼朱味,竟然让张三更加害怕起来究渐座。

  张三又扭头朝屋里看去恼朱味,借着从门口射进屋里的月光恼朱味,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恼朱味,吊在梁头上的那根绳子究渐座。那根绳子是那老头女儿上吊用的恼朱味,此时它正在张三的眼睛里恼朱味,左右慢慢的摇晃着究渐座。

  看见左右慢慢摇晃的绳子恼朱味,张三感觉有些奇怪恼朱味,这现在虽然是晚上恼朱味,但是并没有风恼朱味,就算是有风恼朱味,它也没有吹到屋里恼朱味,那根绳子怎么会自己动?又突然想到恼朱味,刚才自己起床撒尿的时候恼朱味,刚走到屋中间恼朱味,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碰了一下究渐座。

  张三刚想到这里恼朱味,突然就在他的脑海里恼朱味,闪过了一副非常恐怖的画面:那根绳子之所以会自己动恼朱味,因为上面正挂着一个女人恼朱味,她的脸色苍白恼朱味,瞪着大大的眼睛恼朱味,伸着长长的舌头究渐座。她的身体在微微摇晃恼朱味,所以绳子也跟着动了起来究渐座。刚才自己起床撒尿恼朱味,刚走到屋中间的时候恼朱味,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恼朱味,那正是被吊着的那女人的脚尖究渐座。

  脑海里这幅恐怖的画面刚刚闪过恼朱味,张三就被吓得“哎呀”一声尖叫恼朱味,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恼朱味,满头的大汗恼朱味,呼呼的喘息着粗气究渐座。

  当他再去看梁头上那根绳子的时候恼朱味,发现什么也没有恼朱味,只有一根孤零零的绳子恼朱味,在那悬吊着恼朱味,轻轻的摇晃着究渐座。

  张三啪啪两下恼朱味,扇自己两个巴掌恼朱味,让自己清醒一下恼朱味,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恼朱味,心说:胡思乱想什么恼朱味,真是自己吓唬自己究渐座。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恼朱味,然后走进了屋里恼朱味,关上了门究渐座。

  原以为自己的叫喊声恼朱味,会把熟睡中的李四给惊醒恼朱味,但是却没有想到恼朱味,李四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恼朱味,完完全全没有被干扰到究渐座。张三摇头苦笑恼朱味,心说这家伙恼朱味,别看睡觉挺安静恼朱味,也不打呼噜恼朱味,真没想到睡起来却是这么的死究渐座。

  正所谓是无尿一身轻恼朱味,本来就在熟睡中的张三恼朱味,被尿给弄醒恼朱味,现在尿完了尿恼朱味,感觉浑身爽歪歪恼朱味,睡意又一阵阵的袭来究渐座。

  伸了一个懒腰恼朱味,张三便脱掉了鞋子恼朱味,重新躺回了床上究渐座。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恼朱味,就在他刚想闭眼的时候恼朱味,突然就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这是我的床恼朱味,快还给我……”说话声就和空灵一样恼朱味,语速缓慢而又清晰究渐座。

  张三吓了一跳恼朱味,猛得睁开了眼睛恼朱味,一下子做了起来:“谁?”

  没有人回答!

  屋里没有点灯恼朱味,漆黑一片恼朱味,伸手不见五指究渐座。

  过了片刻之后!还是没有人回答!

  此时的张三恼朱味,又是一头的大汗!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恼朱味,推了推睡在旁边的李四恼朱味,想问问他有没有听见恼朱味,但是他却发现恼朱味,李四还是睡的那么死恼朱味,怎么推就是不醒究渐座。

  最后干脆不退了恼朱味,使劲的甩了甩脑袋恼朱味,让自己清醒一点恼朱味,然后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恼朱味,仔细的听着整个屋里的动静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恼朱味,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出现恼朱味,张三又是摇头苦笑恼朱味,心说是自己太累了恼朱味,产生了幻觉恼朱味,听错了恼朱味,又或者是自己睡着了恼朱味,做了一个梦恼朱味,毕竟这间屋子里前几天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恼朱味,自己睡在这间死过人的屋子里恼朱味,做噩梦那是正常的恼朱味,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了究渐座。

  自己在心里给了自己安慰之后恼朱味,感觉好了很多恼朱味,又一下子躺在了床上恼朱味,准备继续呼呼大睡究渐座。

  然而恐怖并没有停止恼朱味,还在继续发生恼朱味,就像刚才一样恼朱味,他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恼朱味,又从漆黑中传了过来:“你听见了没有恼朱味,把我的床还给我恼朱味,不然我就掐死你究渐座。”

  张三又猛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恼朱味,大声问:“谁?”

  没有人回答!

  这次他确定了恼朱味,没有听错恼朱味,不是幻觉恼朱味,更不是做梦恼朱味,而是真的有人说话恼朱味,在这间屋子里恼朱味,不止他和李四两个人恼朱味,还有第三个究渐座。

  张三吓坏了恼朱味,急忙推李四恼朱味,但是他使进全身的力气恼朱味,又是捏又是掐的恼朱味,就是推不醒李四恼朱味,最后他又放弃了究渐座。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是我的床恼朱味,还给我恼朱味,还给我……”张三听着这声音恼朱味,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恼朱味,就好像说话的那个女人恼朱味,正一边说着话恼朱味,一边朝床这边走过来究渐座。

  张三再也忍不住恼朱味,“妈呀”一声尖叫恼朱味,顺手抓起枕头下面的火柴恼朱味,开始点床头灯究渐座。

  但是由于太过惊恐恼朱味,双手颤抖恼朱味,擦了好几根火柴恼朱味,愣是没有把床头灯点着究渐座。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着:“还给我恼朱味,还给我恼朱味,把我的床还给我!”一直继续着恼朱味,一直继续着究渐座。

  越来越近恼朱味,感觉就在自己面前一样恼朱味,看来漆黑中的那个女人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了究渐座。

  张三快要吓哭了恼朱味,说来也巧恼朱味,刚才废了好大的劲恼朱味,怎么也点不着的床头灯恼朱味,突然就被最后一根火柴点着了恼朱味,整个屋子里瞬间就被灯光袭满究渐座。

  奇怪的是恼朱味,灯刚被点着恼朱味,那个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恼朱味,整个屋子里什么也没有恼朱味,非常的安静究渐座。

  梁头上的那根绳子恼朱味,还在慢慢的摇晃着究渐座。

  张三楞住了恼朱味,原以为点着灯之后恼朱味,他会看到一个伸着长舌头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恼朱味,但是却没有究渐座。

  他挠了挠脑袋恼朱味,下了床恼朱味,穿上了鞋子恼朱味,悄悄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恼朱味,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恼朱味,然后他又悄悄的走到了门口恼朱味,打开了门恼朱味,探出脑袋恼朱味,左右看了看恼朱味,什么也没有究渐座。缩回了脑袋恼朱味,关上了门恼朱味,满是疑惑的挠了挠脑袋恼朱味,转身准备回床上恼朱味,可是就在他刚把身子传过来恼朱味,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恼朱味,披头散发恼朱味,脸色苍白恼朱味,鸡蛋一样大的眼睛正留着血恼朱味,张着碗口一样大的嘴巴恼朱味,伸出长长的舌头恼朱味,嘴巴里的血液顺着舌头恼朱味,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究渐座。

  张三看到这恐怖的一张脸恼朱味,只惊恐的瞪大的眼睛恼朱味,还没来得及尖叫恼朱味,那女人就突然伸出双臂恼朱味,一把掐住了张三的脖子究渐座。

  刚才没来得及尖叫的张三恼朱味,现在却是来得及了恼朱味,不过由于脖子被死死的掐住恼朱味,已经叫不出声了究渐座。现在的他恼朱味,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恼朱味,和那女人一样恼朱味,张着大嘴巴恼朱味,伸着舌头恼朱味,呜呜呜的叫不出声来恼朱味,双手使劲的掰着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究渐座。

  那女人又开口了恼朱味,她恶狠狠的说:“你们睡了我的床恼朱味,就要下来陪我恼朱味,我要睡你们恼朱味,哈哈!”她说话的时候恼朱味,长长的舌头动恼朱味,嘴巴却不动恼朱味,说完之后恼朱味,用那长长的舌头恼朱味,舔了舔张三的脸究渐座。

  张三把活命的希望恼朱味,放在了正在熟睡中的李四身上恼朱味,他斜着眼睛恼朱味,朝李四那边看了看恼朱味,发现李四这家伙还在睡着恼朱味,身体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恼朱味,压根就没有动过恼朱味,仿佛早已经死了一般究渐座。

  张三的脸上恼朱味,漏出了绝望的神色恼朱味,慢慢的恼朱味,他的眼睛开始往上翻恼朱味,最后黑眼珠不见了恼朱味,整个眼洞里恼朱味,只剩下了白眼珠恼朱味,身体也软了恼朱味,就像一块肉一样恼朱味,估计要不是女人的手恼朱味,在他的脖子上掐着恼朱味,他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究渐座。

  女人知道恼朱味,这个人已经死了恼朱味,她也就送开了双手恼朱味,果不其然恼朱味,她的手刚松开恼朱味,张三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究渐座。然而就在此时恼朱味,耳边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响恼朱味,女人闻声恼朱味,转头看去恼朱味,只见刚才还在床上熟睡的那个人恼朱味,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恼朱味,他一头撞开了窗户恼朱味,跳窗户逃跑了究渐座。

  女鬼见状恼朱味,顿时大怒恼朱味,迎头对天恼朱味,狂吼一声恼朱味,一步飞起恼朱味,跳过窗户恼朱味,便追了上去究渐座。

  跳窗户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一直都在熟睡中的李四恼朱味,原来他一直都在装睡恼朱味,就在张三去撒尿的时候恼朱味,他就已经醒了过来恼朱味,见张三去撒尿恼朱味,突然自己也有一阵尿意袭来恼朱味,于是他也准备起身去撒尿恼朱味,可是就在他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恼朱味,忽然间在漆黑中看到恼朱味,在房屋的正中间恼朱味,正挂着一个人究渐座。屋里虽然很黑恼朱味,只能看到一个黑影恼朱味,但是李四也看清楚了恼朱味,那是一个女人恼朱味,她所吊挂的位置恼朱味,正是老头女儿上吊的位置究渐座。此时她就左右轻轻的摇晃着恼朱味,张三走到她脚下的时候恼朱味,她的脚尖忽然碰了一下张三的肩膀恼朱味,不过张三好像并没有感觉到恼朱味,而是直径走到了门口恼朱味,打开了门恼朱味,走了出去究渐座。

  李四看到这里恼朱味,张大了嘴巴恼朱味,吓得差点叫出声恼朱味,一下子捂住了嘴巴恼朱味,尿意也没有了恼朱味,又躺回了床上恼朱味,把脸埋在被子里恼朱味,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恼朱味,继续呼呼大睡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之后恼朱味,李四听到了脚步声恼朱味,知道是张三撒尿回来了恼朱味,可是紧接着恼朱味,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恼朱味,那是张三叫的恼朱味,李四不知道张三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恼朱味,他也不想知道恼朱味,继续装作呼呼大睡恼朱味,其实心里早就后悔几百遍了恼朱味,早知道不住这间房间了究渐座。

  接下来他又听到张三关上了门恼朱味,然后走到了床边恼朱味,上了床恼朱味,躺了下来究渐座。心说这什么事也没有恼朱味,那张三刚才为什么尖叫了一声?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张三并没有尖叫?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恼朱味,李四突然就听到恼朱味,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是我的床恼朱味,快还给我……”紧接着又传来了张三的惊呼声:“谁?”

  李四知道闹鬼了恼朱味,在心里叫苦恼朱味,然后又感觉到张三在推他恼朱味,可他就是装作睡觉恼朱味,愣是不敢睁开眼睛究渐座。

  接下来那女人说话的声音恼朱味,又传来了好几次恼朱味,张三又开始推他恼朱味,不但推他恼朱味,还捏他掐他恼朱味,疼的他咬牙切齿恼朱味,可他还是忍着痛恼朱味,装睡不醒究渐座。最后张三不推他了恼朱味,他听到张三尖叫了一声恼朱味,又感觉到张三慌里慌张的打开了床头灯恼朱味,下了床恼朱味,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恼朱味,然后打开了门恼朱味,又关上了门究渐座。突然又听到嗯嗯嗯嗯的声音恼朱味,就像是一个人想要呼喊恼朱味,脖子被人卡主恼朱味,愣是发不出来声音一样究渐座。

  李四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恼朱味,想看看怎么回事恼朱味,刚把眼睛睁开恼朱味,就看到了有生一来最恐怖的事情究渐座。

  他看到正有一个女鬼恼朱味,在门口死死的掐着张三的脖子究渐座。李四看到这里恼朱味,顿时就是一身冷汗恼朱味,吓得又赶紧闭上了眼睛恼朱味,在心里寻思千万遍恼朱味,心说能不能逃掉不知道恼朱味,但是不逃肯定是一个死究渐座。想到这里恼朱味,他睁开了眼睛恼朱味,四处巡视一遍恼朱味,发现了一个窗户恼朱味,顿时大喜恼朱味,猛得纵身一跳恼朱味,撞开了窗户恼朱味,在地上滚了一下恼朱味,然后爬起来就跑恼朱味,嘴里还哇哇大叫着究渐座。

  原以为女鬼没有发现自己恼朱味,可是当他回头一看恼朱味,那女鬼正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恼朱味,李四吓得“妈呀”一声尖叫恼朱味,又加快了脚步究渐座。

  奔出了一多里路之后恼朱味,李四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恼朱味,满头的大汗恼朱味,几乎快要断氧恼朱味,突然腿脚一软恼朱味,一下子摊到在地恼朱味,已是绝望至极恼朱味,心说:妈呀!这下我完蛋啦恼朱味,爸爸妈妈恼朱味,儿子不孝恼朱味,不能为您二老送终了恼朱味,要您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恼朱味,最后孤独一生恼朱味,儿子不孝恼朱味,儿子不孝呀究渐座。恼的用拳头砸地究渐座。

  最后那女鬼追上了李四恼朱味,掐住了他的脖子恼朱味,把他给掐死了究渐座。

Tags: 女鬼 药材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