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如果生命可以倒退十五分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九十年代初一个满天星斗的夜晚恼朱味,在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村子里恼朱味,一记稚嫩响亮的啼哭声后恼朱味,一个眉清目秀的可爱女婴降临在了人间究渐座。

  “他二嫂恼朱味,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啊恼朱味,瞧你生的这个闺女多俊啊!”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农妇用她那布满裂口的粗糙双手恼朱味,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托举到身边床上躺着的恼朱味,一个气息微弱的女人脸旁究渐座。

  床上那个面色蜡黄的女人微微睁了睁眼恼朱味,将脸斜侧过去恼朱味,望向了一边的那个婴儿究渐座。随后恼朱味,她的脸上艰难地露出了一丝笑意恼朱味,但是很快恼朱味,两行清泪就随之而下究渐座。一旁的那个中年农妇见状恼朱味,也情不自禁地落下了泪水究渐座。她慌忙扭过脸去恼朱味,用干裂的手背拭了拭脸上的泪水恼朱味,开口道:“他二嫂恼朱味,这日子再难也得过下去啊!你看恼朱味,这孩子不哭不闹的恼朱味,多乖巧啊恼朱味,这就是上天给你的福分啊!你放心恼朱味,有咱大家伙们给你帮衬着呢恼朱味,这日子总会有盼头的!”床上的那个女人听罢恼朱味,努力地点了点头恼朱味,原本哀伤的目光也逐渐变得坚强起来究渐座。

  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叫青梅恼朱味,她是个苦命的人究渐座。她自幼家境贫寒恼朱味,成长中受尽了苦难恼朱味,成年后好不容易才同邻村相恋已久的小伙子文松成了家究渐座。本以为通过自己和丈夫两双勤劳双手的共同努力恼朱味,定会过上自己想要的那种好日子究渐座。然而天总是不遂人愿恼朱味,文松在不久前的一次开山中恼朱味,不幸被炸开的巨石碰巧砸中了胸口恼朱味,吐血而亡恼朱味,抛下了青梅和她腹中那即将出生的孩子究渐座。

  可怜的青梅在夜夜悲伤的哭泣中恼朱味,产下了一个瘦小的女婴究渐座。“是啊恼朱味,这日子再难也得过下去啊究渐座。我还有孩子恼朱味,就是为了这个孩子恼朱味,我也必须要坚强起来!”青梅望着自己女儿那张熟睡的可爱小脸恼朱味,暗暗在心中下了决心究渐座。

  此后恼朱味,青梅让孩子随她姓恼朱味,取名为青歌究渐座。青梅出了月子后恼朱味,便开始四处找活做补贴家用究渐座。虽然这娘俩的生活比较艰苦恼朱味,但是好在还有四周村邻的相助恼朱味,日子倒也磕磕巴巴地一路过了下去究渐座。终于恼朱味,在青梅含辛茹苦地养育下恼朱味,青歌渐渐地长大了恼朱味,长成了一个高挑恼朱味,清秀的大姑娘究渐座。

  这些年青梅娘俩的日子虽然过得艰辛恼朱味,但是青梅并没有因此而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恼朱味,打小就将青歌送到学校里去念书究渐座。青歌也非常争气恼朱味,从上小学到初中恼朱味,高中恼朱味,她的成绩就一直名列前茅恼朱味,最后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究渐座。

  青歌离开家去大学报到的那天恼朱味,村邻们纷纷前来送别恼朱味,大包小包的土特产多的让青歌根本拎不动究渐座。青歌含着眼泪告别了那些质朴可亲的乡邻们恼朱味,坐上了通往大学恼朱味,通往那向往许久新生活的汽车究渐座。车开出老远恼朱味,青歌回头望去恼朱味,看见乡邻们依然还站在那里努力地朝她挥舞着双臂……

  就这样恼朱味,青歌来到了心目中一直敬仰的大学恼朱味,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究渐座。没几天功夫恼朱味,活泼开朗恼朱味,善良懂事恼朱味,乐于助人的青歌就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恼朱味,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恼朱味,大家都非常喜欢她究渐座。

  时间像风一般飞驰而过恼朱味,转眼间青歌已经大三了究渐座。这时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传来恼朱味,学校把唯一一个保送留学的名额给了青歌恼朱味,当然这跟她平日里的刻苦学习是分不开的究渐座。青歌在接到校方通知的那一刹那恼朱味,忍不住留下了激动的泪水究渐座。自己多年来的辛勤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恼朱味,她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恼朱味,要与她一起分享究渐座。

  接到青歌打来的电话后恼朱味,青梅的脸上也同样挂满了泪水恼朱味,那是欣慰恼朱味,喜悦的泪水究渐座。看到自己的女儿现在这么有出息恼朱味,作为妈妈能不为她感到自豪和高兴吗?看着自己那双布满老茧的粗糙双手恼朱味,青梅觉得这些年自己吃的苦恼朱味,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究渐座。她的眼睛里闪现出一簇明亮的光芒恼朱味,她觉得自己和女儿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

  很快恼朱味,青歌就来到了J国恼朱味,在一家法政大学读研究生究渐座。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恼朱味,青歌一直都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勤工俭学究渐座。收入增加后恼朱味,同时也为了能够更好地安心学习恼朱味,青歌在学校旁边租下了一间小小的公寓恼朱味,从嘈杂的学生宿舍里搬了出去究渐座。她打电话告诉妈妈恼朱味,她现在生活得很好恼朱味,等到过年时把妈妈也接来一起在J国欢度春节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青歌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偶然遇到了一个中国女留学生恼朱味,通过攀谈恼朱味,她惊喜地发现原来那个女孩竟然跟她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恼朱味,而且两家的距离不超过十公里究渐座。在异国他乡能碰到一个老乡恼朱味,真的很令人开心恼朱味,就这样很快恼朱味,青歌和那个叫周心的女孩成了好朋友究渐座。而周心在不久后恼朱味,就搬到青歌租住的公寓里和她一起同住究渐座。

  随着交往时间的增加恼朱味,周心身上的缺点开始逐渐暴露出来究渐座。本来说好的两人住在一起恼朱味,每月公寓的租金是二人各自担负一半的恼朱味,但周心在交了一个月的钱后恼朱味,就再也没给过青歌房租钱究渐座。这还不说恼朱味,周心自己从不买任何食物恼朱味,每天回来后都是吃青歌做好的饭菜恼朱味,并且从来不掏一分钱出来究渐座。但是青歌根本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恼朱味,只是一味地认为两人既然是老乡恼朱味,身处异国恼朱味,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是啊恼朱味,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恼朱味,即使有人在背后给了她一枪恼朱味,她也仍然相信那是枪自己走了火而已……

  这一段时间恼朱味,周心在和一个叫王风的男孩子交往恼朱味,所以她回公寓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究渐座。为此恼朱味,青歌不止一次地劝说过周心恼朱味,不要在同男人交往的过程中如此随便恼朱味,但是周心根本听不下去恼朱味,很快她就和王风同居了究渐座。

  没想到几个月后的一天恼朱味,周心突然又搬回了青歌的公寓恼朱味,原来她和王风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究渐座。青歌没有说什么恼朱味,又重新接纳了她究渐座。但是令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一个恐怖的事情即将来临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刚在餐厅做完兼职的青歌正要回家恼朱味,突然接到了周心打来的电话究渐座。电话里恼朱味,周心声音惶恐地告诉青歌恼朱味,王风居然找到了她打工的地方恼朱味,现正在门外徘徊恼朱味,她好害怕啊!周心让青歌在前方车站等她一会恼朱味,她要和青歌结伴回家究渐座。

  青歌无奈恼朱味,谁让周心是她的好姐妹呢究渐座。瑟瑟寒风中恼朱味,她焦急地站在车站那里恼朱味,苦苦等待着周心的到来究渐座。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恼朱味,最后青歌实在是等急了恼朱味,她掏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究渐座。在电话里恼朱味,她告诉妈妈恼朱味,自己最近通过打工已经攒下了不少钱恼朱味,等妈妈来时一定能一起好好过个年!就在这时恼朱味,她看见周心下了车恼朱味,于是就匆匆挂掉了电话究渐座。青梅在电话那边只听到女儿和周心的几句谈话声后恼朱味,就什么也听不到了恼朱味,听筒里只留下了机械一般地“嘟恼朱味,嘟”声……

  很快恼朱味,两个女孩就回到了公寓究渐座。青歌刚打开门恼朱味,只见王风不知从什么地方猛地窜了进来恼朱味,伸手就要将周心拽出门去究渐座。青歌让周心赶紧进屋恼朱味,而她自己却坚毅地站在屋内狭窄的走道里和王风理论究渐座。几番争论后恼朱味,恼羞成怒地王风突然从怀里掏出早已藏好的匕首恼朱味,朝青歌挥了过去究渐座。

  青歌大惊失色恼朱味,慌忙往里屋跑去究渐座。她使劲地敲着门板恼朱味,让周心把门打开究渐座。但是门恼朱味,却打不开了恼朱味,因为被人从里面紧紧地锁上了……

  此时的王风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恼朱味,凶狠地将匕首一下恼朱味,一下地刺进了青歌的颈部……

  刀光森森恼朱味,血水四溅恼朱味,无助又绝望的青歌只能用眼睛死死地瞪着面前那扇锁死的房门究渐座。她不知道屋内的那个人此刻正在想些什么恼朱味,那个人的心是得有多么的自私冷漠恼朱味,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恼朱味,青歌的脑子里闪现出妈妈慈祥的脸庞恼朱味,她在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妈妈恼朱味,对不起!我想我大概不能陪你一起过年了……”恼朱味,紧接着她再也支撑不住恼朱味,缓缓地摔倒在地上恼朱味,身体被鲜血浸透地殷红……

  清醒过来的王风看着地上倒在血泊中的青歌恼朱味,“哐当”一声扔掉了满是鲜血的匕首恼朱味,拔腿就跑了出去……

  深夜恼朱味,睡梦中的青梅突然感到心脏一阵剧痛恼朱味,她睁开眼睛竟然看见自己的女儿正浑身鲜血淋漓地站在她的面前究渐座。她慌忙坐起身来想要抓住女儿的手恼朱味,却发现原来只是一个梦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一旁的电话忽然“叮铃铃”地响了起来恼朱味,青梅的心顿时一惊恼朱味,她似乎已经预感到这个电话将要带给她些什么恼朱味,手指颤颤着按下了接听键……

  这是驻J国大使馆打来的电话恼朱味,他们在电话中告诉青梅恼朱味,她的女儿青歌在J国被人杀害了恼朱味,时间就是在她与女儿通完最后一个电话的十五分钟后恼朱味,凶手是……话筒从青梅的手里重重地摔了下去恼朱味,此刻她已经听不清任何声音了恼朱味,“青歌恼朱味,我的女儿恼朱味,我的女儿啊……”一声悲呼后恼朱味,青梅昏厥了过去究渐座。

  窗外的风发出“呼恼朱味,呼”的声音恼朱味,仿佛是在为那远在异国含冤而死的一缕游魂哀叹着……

  在当地政府和村民的资助下恼朱味,青梅来到了J国究渐座。在处理青歌后事的过程中恼朱味,青梅始终没有看见过周心恼朱味,也没有听到来自她的一声歉意究渐座。是周心内心有愧恼朱味,还是此人心中另怀鬼胎恼朱味,青梅都不得而知究渐座。她一遍一遍地拨打着周心的电话恼朱味,但是始终没能接通究渐座。周心只是通过手机短信告诉青梅恼朱味,她现正在警局接受调查恼朱味,不方便接听电话究渐座。

  青梅的心寒了恼朱味,她在青歌火化的那天发信息告诉周心恼朱味,青歌死了恼朱味,真正地死了恼朱味,她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还没来得及好好拥抱的世界究渐座。但是许久恼朱味,周心都没有回复她片言只字……

  后来恼朱味,心如死灰的青梅带着青歌的骨灰回到了老家究渐座。家中一片破败恼朱味,就如青梅此刻荒凉的心一般究渐座。无数个深夜里恼朱味,辗转反侧的青梅总是在想恼朱味,如果那天自己能陪着孩子多打一会电话恼朱味,如果自己当时就在孩子身边恼朱味,如果……但是恼朱味,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如果呢?十五分钟恼朱味,那是死神即将来临的十五分钟啊恼朱味,每次想到这些恼朱味,青梅都痛不欲生恼朱味,眼泪湿透了枕巾究渐座。

  寂寂夜恼朱味,声声血恼朱味,滴滴泪恼朱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听见恼朱味,那孤独的冤魂在四处徘徊着所发出的恼朱味,连绵不休痛苦无助的呻吟声……

  除夕夜到了恼朱味,大街上到处鞭炮齐鸣恼朱味,响声震耳究渐座。周心也回到了老家恼朱味,和父母团聚在了一起究渐座。她新烫了头发恼朱味,换上了新衣服恼朱味,手机里也换上了新头像究渐座。她想着恼朱味,过去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恼朱味,她该要有一个新的开始了究渐座。

  村后山的寺庙里恼朱味,浑厚的钟声响了起来恼朱味,新的一年来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有些东西恼朱味,也随之而来了……

  夜里恼朱味,吃完饺子刚躺下不久的周心正在床上冥想着自己今后的新生活该如何展开时恼朱味,突然听到门“吱呀”一声轻轻地打开了恼朱味,接着就是“咔哒”一声落锁的声音究渐座。

  周心大惊恼朱味,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恼朱味,眼睛朝门的方向望了过去……

  “啊恼朱味,你恼朱味,你别过来……”周心很快就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恼朱味,然后浑身哆嗦着拉上被子盖住自己蜷缩在床上恼朱味,只露出一双惊恐的眼睛望向外面究渐座。

  只见此时在她床的正前方恼朱味,一个全身糊满鲜血的女子正静静地站在那里究渐座。而那个女子的脖颈处恼朱味,布满了深深的刀伤恼朱味,殷红的肌肉全部外翻着恼朱味,依稀可见那乳黄色的气管虽然断成了两截恼朱味,但仍在那“呼恼朱味,呼”地进着气……

  此时的周心目眦倨裂恼朱味,因为她已经认出来眼前这个满身鲜血的女子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早已死去多日的青歌究渐座。

  “对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青歌!那天我不是故意要锁死房门的恼朱味,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才恼朱味,才……”周心胆战心惊地辩解着恼朱味,“求求你恼朱味,原谅我吧恼朱味,我真的不是存心的恼朱味,我错了恼朱味,你就原谅我吧!”她痛哭流涕着恼朱味,仿佛自己才是受害者究渐座。

  青歌低低地笑了起来恼朱味,“我原谅你了恼朱味,我早都已经原谅你了!呵呵恼朱味,只是我在那边好冷啊恼朱味,不如你来给我做伴吧恼朱味,就像以前一样!我们不是老乡恼朱味,不是好姐妹吗恼朱味,是好姐妹就应该互相帮忙啊恼朱味,你说对不对恼朱味,哈哈!来啊恼朱味,你快过来啊恼朱味,跟我走吧恼朱味,哈哈哈……”

  只见青歌猛然朝床上的周心伸出了一双枯白的双臂恼朱味,“啊……”周心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后恼朱味,就再无声息……

  周心的家人听到她的叫声后慌忙赶来恼朱味,但是门却始终打不开究渐座。待他们用斧子将门板砍开进去后恼朱味,才发现周心躺在床上恼朱味,瞪着死鱼一般的双眼恼朱味,早已气绝身亡究渐座。

  周心是被活活吓死的恼朱味,至于她究竟是被鬼怪吓死的恼朱味,还是被她自己那颗黑透多时的心弄死的恼朱味,那就不得而知了……

Tags: 生命 大学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7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