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苗疆续命符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有强迫症恼朱味,喜欢日行一善究渐座。

  你肯定以为我是活雷锋恼朱味,大好人究渐座。那你就错了究渐座。

  我乃不折不扣的恶人一个究渐座。

  为什么?

  不急恼朱味,且听我道来究渐座。

  活雷锋恼朱味,大善人真心实意的救人于危难恼朱味,而我只是出于自我满足恼朱味,把这当做一种爱好究渐座。

  而且恼朱味,正义是要支付代价的恼朱味,比如你碰巧撞见歹徒正在侵害弱者恼朱味,而警察并不能及时赶到的话恼朱味,如果你选择从歹徒手中保护被侵害的弱者恼朱味,可能就要付出自己的性命究渐座。即使你很强恼朱味,歹徒无奈你何恼朱味,你正乐呵呵的带着受害者准备离去恼朱味,这时歹徒恼羞成怒恼朱味,一刀抹向他自己的脖子恼朱味,最终造成失血性休克抢救无效恼朱味,你就要为他的死负责究渐座。再比如恼朱味,你扶起一个摔倒受伤的人恼朱味,他还有可能反咬你一口恼朱味,诬陷你伤害了他恼朱味,后果我不想多说恼朱味,具体细节请参考农夫与蛇费锐耕、东郭先生和狼费锐耕、吕洞宾与狗究渐座。

  所以恼朱味,很多人即使有能力救他人于危难恼朱味,很多时候还是选择冷眼旁观究渐座。为什么?付不起正义的代价究渐座。人家可能上有老下有小恼朱味,一两个人生的话恼朱味,牺牲不起究渐座。

  圣人费锐耕、善人难能可贵恼朱味,因为他们可以为了他人牺牲自己的一切究渐座。他们支付了昂贵的代价之后恼朱味,坐上了正义的列车究渐座。而这辆列车上总会有些个逃票者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我就是这些逃票者中的一个究渐座。

  我精通魔术费锐耕、杂技恼朱味,对自己的身手颇有自信恼朱味,用面具和伪装服隐藏了自己的身份究渐座。

  每当有情况恼朱味,我就用换装术在0.5秒之内“变身”恼朱味,以身穿黑色紧身衣恼朱味,头戴白色面具的形态奔赴现场恼朱味,在解决事情之后借助烟雾弹迅速离开究渐座。

  由于无法识破我的身份恼朱味,而且我身手颇好恼朱味,所以一直没人能强求我支付代价究渐座。

  恶徒们都恨我恨得牙痒痒恼朱味,而弱者们把我称为“白面影子侠”恼朱味,视我为英雄究渐座。

  对此恼朱味,我笑得肚子都痛了究渐座。多么愚蠢恼朱味,这只是一个连自己的脸都不敢露出来的胆小鬼罢了究渐座。哪值得顶礼膜拜究渐座。

  虽然好事天天做恼朱味,我依然是恶人一个究渐座。

  说到这里恼朱味,你会问我是如何在布满摄像头的现代街道之中“变身”而不会留下证据究渐座。这要从我的特殊能力说起究渐座。

  两年前恼朱味,我还是一个普通的三流魔术演员究渐座。那天夜里恼朱味,我徒步赶赴鸿儒市郊外的村子去为当地的传统节日“拖后腿节”表演助兴节目究渐座。

  路上恼朱味,我被一具浑身长满灰色绒毛的活骷髅袭击了究渐座。

  那东西突然从什么也没有的地面像出水的鳄鱼般跃起恼朱味,不是穿破土恼朱味,而是在类似灵体的状态下从土里出来恼朱味,而地面完好无损究渐座。

  手足无措的我恼朱味,被骷髅整个压倒在地恼朱味,眼看它张开颚骨恼朱味,露出锋利的犬齿恼朱味,就要对着我的颈动脉咬下究渐座。

  正在此时恼朱味,远处响起男人的咆哮声究渐座。

  骷髅扔下我朝声音的源头飞奔而去恼朱味,我因此捡回一条性命究渐座。

  我的肩膀和手臂等地方多处被骷髅抓伤恼朱味,回去之后就发起了高烧恼朱味,挣扎在生死线上达半个月之久究渐座。

  等我恢复健康之后恼朱味,我发现我获得了凭自己的意志穿过物体的能力究渐座。

  桌子费锐耕、墙壁和地板恼朱味,只要我愿意恼朱味,就能像幽灵一样以身体的全部或部分穿过去恼朱味,也能像潜水一样在地面内部潜行恼朱味,(最大深度有十米左右恼朱味,隔一段时间要上地面换气)究渐座。并且恼朱味,我在潜入地面之后周围能有数十米的可视范围恼朱味,亦即是恼朱味,我周围数十米的土费锐耕、石头在我的视线下是透明的究渐座。所以我潜入地面之后依然能观察包括地面以上的情况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我调查了相关信息恼朱味,那具诡异的骷髅应该就是鸿儒市民间传说中的吸血骷髅究渐座。据说被它咬伤的人无一例外会在三天之内死去恼朱味,然后变成和它一样的吸血骷髅究渐座。而我被抓伤超过半个月恼朱味,依然活着究渐座。而且恼朱味,我获得了和吸血骷髅一样的自由穿墙费锐耕、潜地的能力究渐座。

  从那个时候起恼朱味,我就开始扮演白面影子侠究渐座。

  只要找个没有人和摄像头的死角潜入地面之后“变身”恼朱味,再像游泳一样“游”到现场恼朱味,在事情结束之后再在烟雾弹的掩护下潜入地面“游”走究渐座。

  不过有些紧急情况无法潜入地面变身的恼朱味,就要暗中丢出烟雾弹恼朱味,在烟雾中变身恼朱味,这非常考验动作的迅速性究渐座。不过对于习惯魔术表演的我没什么难度就是了究渐座。

  因为我经常妨碍他们作恶恼朱味,本市的恶徒们多次要求警察把我抓起来恼朱味,而警察总是冷笑着对他们说:“白面影子侠神出鬼没且身份不明恼朱味,我们怎么抓得了恼朱味,难道叫我生一个给你?”

  我想因为我根本没有直接触犯法律恼朱味,警察根本是爱理不理吧究渐座。

  任那些人把嘴嘟得像喇叭花恼朱味,发出胜似一百头猛虎的咆哮恼朱味,扭动腰肢丑陋的舞动着恼朱味,依然无奈我何究渐座。

  我就在暗处观察他们的丑态恼朱味,深刻的认识到我果然是个恶人究渐座。

  一天晚上恼朱味,我在进行完体能训练之后想看一会儿电视恼朱味,却躺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的睡去了究渐座。

  恍惚之间恼朱味,我发现自己正走在一条破败的石桥上恼朱味,桥下是散发着恶臭的河流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一个银铃般的嗓音从旁边传来:“来来来恼朱味,瞧一瞧喽究渐座。都是稀世珍宝恼朱味,白菜价……”

  我不由得把目光朝向话音的源头究渐座。只见在破旧的桥栏前坐着一个身穿苗族传统服饰的少女恼朱味,年龄大概十五六岁左右恼朱味,容貌十分清秀可人恼朱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滴溜溜的打量着我究渐座。

  少女的面前铺着一块破旧的白布恼朱味,上面放着几件物品究渐座。看来是一个简单的地摊究渐座。

  “都有些什么宝贝恼朱味,我看看究渐座。”

  我露出爽朗的笑容恼朱味,蹲下身子看向白布上陈列的物品究渐座。

  “这位身材健美的大哥哥恼朱味,一看就是爽快人究渐座。”

  少女嫣然一笑恼朱味,露出洁白的牙齿恼朱味,开始介绍起自己的商品究渐座。

  只见她拿起一个诡异的陶器塑像恼朱味,指着它张大的嘴巴:“这是会口吐粮食的陶土人恼朱味,一天能吐出两斗大米哦究渐座。不过大部分都是陈化粮就是了究渐座。原价两亿恼朱味,现在只卖20块究渐座。”

  少女拿起一根小木棒恼朱味,插进陶器塑像屁股上的洞究渐座。

  “好痛啊啊啊啊——”

  塑像发出一声煽情的尖叫恼朱味,从口中源源不断的吐出散发霉味的大米恼朱味,洒满一地究渐座。

  拔出木棒恼朱味,塑像口中的米流当即停止究渐座。

  如果这是一个梦恼朱味,可真有意思究渐座。

  “很遗憾恼朱味,我对陈化粮没任何兴趣究渐座。”

  我这样回答究渐座。

  她又拿起白布上一个造型诡异的酒壶:“这是能无限倒出茅台酒的壶究渐座。不过有个缺点恼朱味,酒里会混有五成尿……”

  “我不喝尿恼朱味,你可以找变态一点的人恼朱味,那种人应该会买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少女指着一个看似非常古老的兽型玉佩:“这是苗疆续命符恼朱味,带着它能在死亡的时候复活一次……因为断码清货恼朱味,只售五毛钱究渐座。”

  “……”

  听起来好假究渐座。不过那别致的外形我真有一点喜欢究渐座。

  “有副作用吗?”

  “复活的时候离你身边最近的那个人会死恼朱味,这是拿他的命换你的命究渐座。”

  少女说着令人颤栗的事情恼朱味,但脸上笑容依然不改究渐座。

  姑且不论是不是真的恼朱味,但我想买来试试究渐座。

  话说居然把梦里的东西当真恼朱味,我真是孩子气……

  付了钱恼朱味,从少女白嫩纤细的手里接过兽型玉佩恼朱味,突然天旋地转究渐座。

  我挣扎着醒来恼朱味,发现自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恼朱味,头撞到了地面究渐座。

  “真痛……”

  站起来拍落身上的灰尘恼朱味,却发现口袋里有硬硬的东西究渐座。

  掏出来一看恼朱味,正是那个兽型玉佩究渐座。

  莫非不是梦究渐座。

  这之后恼朱味,我一直把这个玉佩带在身上究渐座。不是对它的作用有所期待恼朱味,只是作为护身符一类的东西罢了究渐座。

  几天之后恼朱味,我真的迎来了生死的瞬间究渐座。

  那是我在变身为白面影子侠恼朱味,飞身把一个在马路中央快要被车撞到的“老人”抱到路边的时候究渐座。

  肋下一阵剧痛恼朱味,伸手一摸恼朱味,湿漉漉的都是鲜血究渐座。

  往下一看恼朱味,一把匕首刺入我的左肋恼朱味,深达刀柄究渐座。

  “老人”脱去伪装用的假发恼朱味,咬着牙大笑起来恼朱味,扭动肥胖的腰肢恶狠狠的舞动着究渐座。

  这根本不是什么老人恼朱味,而是本市一名恶霸究渐座。

  去年他持刀抢劫恼朱味,被我以白面影子侠的身份制服之后间接交给警察恼朱味,是憎恨白面影子侠的众多恶徒其中一个究渐座。

  大意了究渐座。

  对自己的身手过于自信恼朱味,最近疏于防备了究渐座。

  正在此时恼朱味,我挂在胸前的兽型玉佩突然燃烧起来恼朱味,穿破紧身衣飞到空中究渐座。

  玉佩化为光球恼朱味,定在空中究渐座。此时好像周围时间停止了一样恼朱味,行人费锐耕、汽车和空中的飞鸟等等恼朱味,通通变得静止不动究渐座。

  光球体积膨胀起来恼朱味,在膨胀到直径一米多的时候突然破裂究渐座。

  在破裂的光球中出现了一只浑身缠绕着火焰的野兽究渐座。

  “续不续命?”

  野兽张开布满烈焰的大口恼朱味,口吐人言究渐座。

  “续命的话恼朱味,谁会死?”

  我姑且问一下究渐座。

  “这个垃圾究渐座。他现在离你最近究渐座。”

  野兽用通红的下巴指着在舞动中定格的恶霸究渐座。

  “选择吧恼朱味,他死还是你死究渐座。”

  这样的话恼朱味,我选择牺牲自己究渐座。

  才怪究渐座。

  我不是什么英雄恼朱味,是地地道道的恶人究渐座。

  当然要继续活着恼朱味,继续在正义的列车上逃票恼朱味,继续在暗处戏弄众人究渐座。

  “我想要续命究渐座。”

  在我说完的瞬间恼朱味,野兽咆哮着向四周吐出烈焰恼朱味,整个空间燃烧起来恼朱味,化为一片白究渐座。

  接着时间开始流动恼朱味,不恼朱味,是时间倒了回去究渐座。

  像录像倒带一样倒到我变身冲出马路之前恼朱味,时间又开始正向流动究渐座。

  我感到强烈的不适恼朱味,好像全身被人抓住恼朱味,动弹不得究渐座。

  下一秒恼朱味,飞驰而来的大货车恼朱味,把将自己当诱饵恼朱味,扮成老人站在马路中央的恶霸撞成了一阵翻腾的肉浪究渐座。

  路人争相用手机拍照恼朱味,有人开始报警究渐座。马路上顿时热闹非凡究渐座。

  接着我的身体就恢复了自由恼朱味,耳边响起那只火焰野兽的声音:“续命完成究渐座。请好好珍惜第二次生命究渐座。”

  我一摸胸前恼朱味,玉佩已经消失不见究渐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恼朱味,我变得更加小心谨慎恼朱味,再也没人能抓住我的空档究渐座。

  渐渐的恼朱味,市内出现了不止一个模仿白面影子侠的行善者恼朱味,更加加大了查明我真实身份的难度究渐座。就算警察抓到他们也会立刻释放恼朱味,因为很明显是冒牌货究渐座。

  在未来的日子里恼朱味,我相信我能一直这样嘲弄众人究渐座。

Tags: 苗疆 玉佩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4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