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过路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故事发生在2008年究渐座。

  那年我二十三岁恼朱味,刚刚从大学毕业出来恼朱味,却不幸遇上了美国次贷危机究渐座。大批大批的企业纷纷倒闭恼朱味,使得我们这些毫无工作经验的菜鸟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工作究渐座。

  正当我对人生开始感到绝望的时候恼朱味,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恼朱味,我遇上了我的高中同学程七究渐座。他听说我的遭遇之后说:“既然你一时之间找不到工作恼朱味,不如跟我到殡仪馆上班吧究渐座。”

  “去殡仪馆上班?”我顿时犹豫起来究渐座。在我所在的城市里恼朱味,人们普遍迷信恼朱味,对那些从事白事工作的人往往避而远之究渐座。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恼朱味,因为做了喃呒师傅恼朱味,逢年过节都不允许走亲戚究渐座。

  “怎么样?”程七看着我说道恼朱味,“你去还是不去?”

  “我……”我本想拒绝的恼朱味,但是一想到房东那副丑恶的嘴脸恼朱味,我最后还是屈服了恼朱味,“好吧!我去就是了究渐座。”

  于是我便成为了殡仪馆的一名正式员工究渐座。我的工作恼朱味,就是和程七一起恼朱味,开着殡仪馆的专用车恼朱味,也就是所谓的灵车拉尸体究渐座。这是一个看上去很简单恼朱味,但是却有点恐怖的差事究渐座。因为一块坐车的恼朱味,是一个死人恼朱味,而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个死人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来究渐座。

  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究渐座。某个殡仪馆拉尸体恼朱味,死者家属因为贫穷恼朱味,租不起车恼朱味,工作人员便让母子俩坐在后座上究渐座。灵车刚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恼朱味,那个只有八岁的小男孩突然对他妈妈说道:“妈妈!妈妈!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什么?”死者的妻子不解的问道究渐座。

  “听到爸爸在敲门啊!”

  “爸爸在敲门?”死者的妻子疑惑的问道恼朱味,“什么爸爸在敲门?”

  “就是笃!笃!笃!恼朱味,这不是敲门声又是什么?”小男孩一脸认真的说道究渐座。

  “这怎么会呢?”工作人员说道恼朱味,“先不说你的爸爸已经去世了恼朱味,就算他没有死恼朱味,这里也没有门可以让他敲!”

  “我是说真的究渐座。”小男孩坚持说道恼朱味,“不信的话恼朱味,你们可以听听!”

  小男孩用手指了指灵车后面恼朱味,工作人员仔细一听恼朱味,旋即脸色大变究渐座。

  那个所谓的敲门声恼朱味,是从火化棺里发出的究渐座。这意味着什么恼朱味,工作人员比谁都清楚究渐座。

  他立即命令司机把灵车开得快一点恼朱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殡仪馆究渐座。在殡仪馆资历最深的老同事调查询问之下恼朱味,工作人员这才知道火化棺响起敲门声的原因究渐座。原来那死者是因为和妻子吵架恼朱味,一时冲动跳楼自杀死的究渐座。死者因为不甘心恼朱味,所以才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究渐座。

  老同事让死者的妻子对着火化棺一连磕了三个响头恼朱味,这才把事情化解了究渐座。

  这个灵异故事是我在读书的时候听来的恼朱味,当时觉得没什么恼朱味,现在我在殡仪馆上班恼朱味,干的又是拉尸体这个活恼朱味,这才觉得那个灵异故事十分的恐怖究渐座。

  程七也听说过这个故事恼朱味,他对故事的真实性深信不疑恼朱味,所以每次拉尸体恼朱味,他都尽量弄出一些声音来恼朱味,例如和我找些话题聊天恼朱味,或者放收音机听恼朱味,以防止听见那些他不想听见的声音究渐座。

  但世事永远都是出乎于人的意料之外的究渐座。我们第一次遇到灵异事件恼朱味,居然不是和拉的尸体有关恼朱味,而是和高速公路的车祸有关究渐座。

  事情发生在我在殡仪馆上班之后的第三个星期天晚上究渐座。当时我和程七值夜班恼朱味,我们在办公室里刚刚玩了两把斗地主恼朱味,女同事小白突然走了进来恼朱味,对我和程七说道:“两位小帅哥恼朱味,别玩了恼朱味,有任务!”

  “任务”就是有尸体要拉到殡仪馆的意思究渐座。在中国恼朱味,白事永远都是老百姓最忌讳的事情恼朱味,很多道道都是不能明说的究渐座。例如人死了恼朱味,要说“走了”恼朱味,入土三年之后开棺捡骨要说“某某先人喜讯”究渐座。(这是我们当地人的说法恼朱味,流行于土葬时期究渐座。)殡仪馆也不例外恼朱味,工作人员发明了很多词恼朱味,来代替一些正常的工作术语恼朱味,“任务”就是其中之一究渐座。

  言归正传恼朱味,我和程七一听说有任务恼朱味,马上问小白道:“去哪里?”

  “在高田市和新河市交界的高速公路究渐座。”小白说道恼朱味,“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车祸事件恼朱味,事主当场死亡究渐座。交通部门通知了我恼朱味,要求立即将尸体拉回殡仪馆究渐座。”

  小白说到这里恼朱味,忽然用非常低沉的口吻说道:“你们两个千万要小心一点究渐座。我听说恼朱味,那个地方相当不干净!”

  “小丫头恼朱味,你胡说八道什么?”程七笑骂道恼朱味,“那路段我没在殡仪馆上班的时候恼朱味,已经不知跑了多少遍恼朱味,从来就没听过那个地方不干净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程哥你真聪明恼朱味,这样也骗不了你究渐座。”小白笑呵呵地说道究渐座。

  “这当然了恼朱味,你也不看看恼朱味,你程哥是什么人究渐座。”我说道究渐座。

  在和小白吹牛的同时恼朱味,程七已经把灵车开了过来究渐座。等我上了车之后恼朱味,程七一踩油门恼朱味,“轰”的一声上路了究渐座。

  我们去的时候很顺利恼朱味,两个小时后恼朱味,我们来到车祸现场究渐座。等交警处理完所有事情之后恼朱味,我和程七七手八脚的把尸体拉上车恼朱味,紧接着便启程返回殡仪馆究渐座。

  在回去的路上恼朱味,程七按照着习惯恼朱味,打开了收音机究渐座。一阵熟悉的声音随即在驾驶室里响了起来:

  “下面播放的恼朱味,是高田市的新闻究渐座。今天上午九点钟恼朱味,市第一职业中学门口发生一起车祸恼朱味,一辆超速行驶的摩托车恼朱味,撞死了职业中学的一名女老师究渐座。这名女老师姓黄恼朱味,今年才二十三岁……”

  “唉!二十三岁就死了恼朱味,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啊!”听到这里恼朱味,我不禁感叹道究渐座。

  “就是就是究渐座。”程七附和着说道恼朱味,“这个社会本来就男多女少恼朱味,如今又少了一个女的恼朱味,真是太浪费了究渐座。”

  我和程七你一言恼朱味,我一句地说着恼朱味,不知不觉中恼朱味,灵车开到了市第一职业中学的门口究渐座。程七正想继续就这件事情发表自己的见解恼朱味,不想灵车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究渐座。

  “老程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我急忙问道究渐座。

  “好像爆胎了究渐座。”程七说道恼朱味,“小金恼朱味,咱们下车看看吧究渐座。”

  “好的究渐座。”声明:这是鬼.大.爷.原.创.故.事恼朱味,如果我抄袭采集没有注明作者和出处,全家都不得好死!

  我们下了车之后恼朱味,发现灵车的左前轮爆胎恼朱味,于是立即着手进行换胎究渐座。

  “今天晚上真是倒霉究渐座。”换完胎之后恼朱味,我马上回到驾驶室恼朱味,气喘呼呼地说道究渐座。

  “是啊!我开灵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恼朱味,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爆胎究渐座。”程七说道究渐座。

  灵车稳稳地行驶了一会儿恼朱味,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究渐座。

  “老程恼朱味,这么晚了恼朱味,你开空调干什么?”我打了一个哆嗦说道究渐座。

  “开什么玩笑恼朱味,大晚上的我开空调做什么?”程七回应道究渐座。他刚刚说完恼朱味,马上跟我一样打了一个冷战究渐座。

  “奇怪恼朱味,这驾驶室的温度怎么就突然降了那么多?”

  “会不会是灵车的空调出了问题啊!”我说着恼朱味,正要检查驾驶室的各个仪器恼朱味,可是忽然间恼朱味,我在中央后视镜看到一个可怕的现象究渐座。

  我身后的后座上恼朱味,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一位少女究渐座。少女披头散发恼朱味,低垂着脸恼朱味,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貌究渐座。

  她穿着白色的衣服恼朱味,衣服上有很多斑斑的血迹究渐座。

  “老程恼朱味,你看到了吗?”我试探性问道究渐座。

  “看到什么?”程七不解地问道究渐座。

  “就是恼朱味,就是那个究渐座。”我用下巴指了指中央后视镜究渐座。程七一看恼朱味,差点失声叫了起来究渐座。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上了我们的灵车?”

  “我不知道究渐座。”我摇了摇头恼朱味,“老程恼朱味,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让我想想……对了恼朱味,我记得殡仪馆的老同事老古说过恼朱味,遇到这种事情千万要保持冷静恼朱味,不要乱说话恼朱味,绝对不能让那玩意儿知道我们看到它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我知道怎么做了究渐座。”

  我当即拿出手机恼朱味,打开了手机游戏恼朱味,默默地玩了起来究渐座。

  而程七则全神贯注地开车恼朱味,但是我知道恼朱味,他的手心在冒汗究渐座。

  灵车平稳地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恼朱味,终于回到了殡仪馆究渐座。车刚一停下来恼朱味,程七马上打发我下车去找老古究渐座。他说老古是个奇人恼朱味,对付这些东西很在行究渐座。

  于是我立马打开车门恼朱味,跳了下去恼朱味,跑到老古的办公室究渐座。

  “老古!老古!”我大声呼喊道恼朱味,“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老古笑眯眯地说道恼朱味,他正在看书究渐座。

  “我们……我们的灵车上……有……有鬼!”我有些结巴地说道究渐座。

  “灵车有鬼?”老古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恼朱味,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一把符纸恼朱味,和我走到灵车跟前究渐座。

  “鬼魂在什么地方?”老古问道究渐座。

  “她不见了究渐座。”程七喘着气说道究渐座。他已经是满头大汗究渐座。

  “怎么会不见了呢?”我大声说道恼朱味,“她可是跟我们坐了一路究渐座。”

  “你要是不信恼朱味,可以自己来看看究渐座。”

  我立刻返回驾驶室恼朱味,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恼朱味,没有看到那只女鬼的踪迹究渐座。

  “这是怎么回事?”我疑惑道恼朱味,“那只女鬼怎么会不见了呢?”

  “这不奇怪究渐座。”老古说道恼朱味,“小金我问你恼朱味,你们是在哪里遇上那只鬼的?”

  “在市第一职业中学的门口究渐座。”我和程七七嘴八舌的将事情全部经过说了出来究渐座。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究渐座。”老古恍然大悟道恼朱味,“那只鬼恼朱味,应该就是车祸死亡的女教师的亡魂究渐座。你们放心吧!她是没有恶意的恼朱味,她只不过是想坐你们的车回家而已究渐座。”

  “真的吗恼朱味,老古?”

  “真的究渐座。她其实就是我们民间通常所说的过路鬼究渐座。”

  “好险!”听了老古的话恼朱味,我和程七这才放下心来究渐座。

Tags: 车祸 亡魂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