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四十年代恼朱味,六月里的夏季恼朱味,在长白山林中恼朱味,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究渐座。几个狩猎人恼朱味,他们分别是恼朱味,四十七岁的柳巴夫费锐耕、四十三岁的刘福田费锐耕、三十八岁的王建华费锐耕、二十五岁的赵建东向着不远处放山人遗下居住的窝棚冲去恼朱味,他们进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究渐座。电闪雷鸣不断声声恼朱味,“咔嚓嚓……咔嚓嚓”的雷声就响在这现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窝棚里究渐座。这大雨还是再下恼朱味,要比原来下的更急促了恼朱味,那雷声是围绕着这间小窝棚一个接一个炸响个不停究渐座。当人们明白过来的时候恼朱味,才发觉有不对之处恼朱味,只听得柳巴夫他说恼朱味,“不对?我说刘福田恼朱味,你听恼朱味,这雷它是围绕着咱们四人避雨的这个小窝棚所响所劈打?”

  “是呀恼朱味,柳哥我也听出恼朱味,听老话讲……难不成我四人当中恼朱味,谁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不成?在我们这四人当中有雷劈之人?”

  “我也听说过……这雷它找三世?”在他二人说话的时候这雷声响的更急更密切了究渐座。

  “轰隆隆……咔嚓嚓……轰隆……咔嚓嚓”

  天越来越昏暗恼朱味,那闪电白白着光一道道接连不断的打着划着究渐座。

  “真有此事?我怎么没有听说?”

  “嘿嘿恼朱味,嫩芽子恼朱味,建东你才几岁?等着你到了我的年岁你什么都会知道究渐座。”是柳巴夫在说究渐座。

  “轰隆隆……咔嚓嚓……咔嚓嚓”此时的雷声仍然是一个接上一个在围绕着这间小窝棚在打究渐座。再也沉不住气的刘福田他说恼朱味,“不好恼朱味,柳兄恼朱味,我看这雷……它说不定真是在找我们四人当中的谁?为什么是围绕我们避雨的窝棚在劈啊?”

  “福田大哥费锐耕、柳巴夫兄长恼朱味,你看啊恼朱味,不恼朱味,你是说我们四人之中谁犯了天理?雷它要劈谁?总不能是我们四人一起劈吧?”在王建华他的问话中雷声电光更加急急了究渐座。

  “怎么会有这等事?我我也没做什么坏事?我是孝顺父母的!”

  这三人没有听害怕的赵建东他的解释恼朱味,只听得柳巴夫他说恼朱味,“这样吧恼朱味,今儿这雷它响得真是有诸多的蹊跷恼朱味,我们四人当中必有一人是有罪过恼朱味,可能是雷它要找的对象恼朱味,你们看恼朱味,这样如何?”柳巴夫说道这里他停下不再说了恼朱味,只听得刘福田他焦急的询问他催促着说恼朱味,

  “柳哥你看怎样好你就照直说恼朱味,我们大家全听你的恼朱味,你就快说吧究渐座。”

  “我看这样恼朱味,我们四人把自己头上的帽子一一扔到屋子外恼朱味,要是雷声它不响恼朱味,证明此人没有什么罪过究渐座。”

  “好恼朱味,就听柳巴夫大哥的恼朱味,好恼朱味,我先扔!”说着说着恼朱味,三十八岁的王建华就摘下了自己头上带着的帽子扔了出去恼朱味,说也奇怪!刚才还是电闪雷鸣的天空突然恼朱味,那个急促的响雷它不打了恼朱味,居然它停了下来恼朱味,雨还再下究渐座。

  王建华笑呵呵的说恼朱味,“柳兄恼朱味,刘哥恼朱味,看我没什么事?那雷它找的不是我?”王建华他说完走出了窝棚把自己的帽子拾了回来恼朱味,他高兴着走进了窝棚里究渐座。他的脚刚刚落地恼朱味,“咔嚓嚓……轰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声又起恼朱味,“好恼朱味,王建华他没有什么不是恼朱味,我是大哥那就该是我了恼朱味,好恼朱味,我不连累你二人恼朱味,我现在就把帽子扔出去究渐座。”说着说着柳巴夫就把他的帽子扔了出去恼朱味,他同王建华一样恼朱味,雷不响了恼朱味,闪电也不划了连雨也停住了究渐座。

  “就剩下你我二人恼朱味,这雷找三世又是我说的恼朱味,难道这雷真得找上了我?这回该是我刘福田扔帽子了究渐座。”说着说着四十三岁的刘福田再看了一眼赵建东他把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屋外恼朱味,雷声也是没响恼朱味,电光隐迹究渐座。

  “啊!不是我们三人?是是你恼朱味,赵建……”在众人吃惊中恼朱味,二十五岁的赵建东他哭丧个脸恼朱味,回头看着众位说恼朱味,“我真的没有做过坏事恼朱味,就连和爸妈顶嘴我我都没有过究渐座。”王建华说恼朱味,“你跟我们说没有恼朱味,你听你听?你好意思让我三人与你陪葬?”

  “咔嚓嚓……咔嚓嚓……轰隆隆恼朱味,轰隆隆……咔嚓嚓究渐座。”密集的雷电比原来更是密密急急恼朱味,“赵建东恼朱味,你还是快把帽子扔出!”突然一个大火球跟随着一声雷鸣就在众人眼前穿过恼朱味,它是顺着东墙角进又从北墙角出去恼朱味,王建华他厉声喝道恼朱味,“你你还不快把帽子扔出去啊?你要干什么?没做坏事你怕什么?快扔究渐座。”

  “是呀恼朱味,赵建东恼朱味,如果你自己证明不是王建华他所说的一样恼朱味,你就赶紧快把你的帽子扔出去……如果雷声停了谁还会怪罪你啊?你还是快扔出去究渐座。”

  “轰隆隆恼朱味,咔嚓嚓……嚓”又一个大火球顺着窗户进来恼朱味,它滚动来回在窝棚里燃烧

  “看看恼朱味,我们别再跟他废话恼朱味,柳巴夫大哥恼朱味,王建华弟弟我三人走恼朱味,这窝棚就留给他恼朱味,也比看他这窝囊样好恼朱味,走恼朱味,我们再不走恼朱味,看见没有?雷它都今屋里来了究渐座。”

  “柳大叔你你帮我说说啊?我们就住在前后院?我我真没有做坏事……你你你们为什么这样逼我?”

  “咔嚓嚓……轰隆隆恼朱味,咔嚓”

  “熊样恼朱味,你到底扔不扔你的帽子啊?你真要大家陪着你着雷劈?熊货!”

  “好恼朱味,好恼朱味,刘叔你你想着跟我妈妈说恼朱味,‘就说下辈子儿子再来孝”

  “啰嗦恼朱味,我看恼朱味,还是你留下恼朱味,我们走!”

  “啊!啊……我扔我扔!好恼朱味,我扔恼朱味,我扔究渐座。妈爸”一个半弧形影子雨中一闪恼朱味,一顶帽子扔出了门外落到了雨水中究渐座。

  “咔嚓嚓恼朱味,咔嚓嚓恼朱味,轰隆隆”

  那顶帽子被雷击着起了火恼朱味,虽然大雨瓢泼电击的帽子火苗燃烧得更高了究渐座。

  “啊!?雷……那雷真是要劈他?”

  “真看不出是你恼朱味,你小子恼朱味,赵建东!”

  “是呀!雷找得真的是他!”

  “你们不要猜疑恼朱味,我听说雷找三世恼朱味,但不知是他那一世?”

  “啊……啊!你们不要说了恼朱味,不要说了恼朱味,啊……啊……”一个人早就动身疯跑恼朱味,跑出了窝棚恼朱味,就跪倒在雨中他大声喊道恼朱味,“我不曾做的坏事恼朱味,为什么?为什么?雷你要劈我啊?”

  “咔嚓嚓……咔嚓嚓……”随着一声惊雷炸响恼朱味,狂风猛卷恼朱味,环环旋旋不见跪在雨中的赵建东究渐座。

  不知多久恼朱味,不知过多久恼朱味,赵建东在雨水中醒来究渐座。他懵懂的想着恼朱味,“我恼朱味,这是在那里?是阴间?我当真被雷劈死?”他下意思去摸自己的身体恼朱味,“啊!我的手费锐耕、胳臂费锐耕、还有这腿脚它都好使?掐一下自己恼朱味,自己知道疼究渐座。我没有死恼朱味,我这是在那里?”

  “轰隆隆……咔嚓嚓”

  “轰隆隆恼朱味,咔嚓嚓恼朱味,咔嚓嚓”

  “啊!?这是那里?”在闪电的帮组下恼朱味,赵建东他完全清醒过来恼朱味,看清楚自己仍然在深山里恼朱味,弄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被狂风摄到这里究渐座。此时的雷声更响更密集了恼朱味,那个雷它还再劈恼朱味,闪电它打得更为明亮恼朱味,“轰隆隆恼朱味,咔嚓嚓究渐座。”

  赵建东跟随着雷声他看见了恼朱味,他惊慌着自语着恼朱味,“啊!这这雷它不是在我的身边炸响恼朱味,不是要劈我是是……啊!原来是这样恼朱味,是我前方的那一棵大树?”就在赵建东离距不远的前方有一棵大松树恼朱味,雷是围绕着这棵大松树在劈在响究渐座。

  这棵大松树它可真高恼朱味,不但树身粗壮恼朱味,它的年龄要在百年之上究渐座。赵建东他还再遐思恼朱味,雷声更密集恼朱味,是围绕着大松树的上端串串在炸响恼朱味,“啊!怎么?怎么会?”赵建东他看见了恼朱味,他不敢相信恼朱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恼朱味,他快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望去恼朱味,“啊!这这恼朱味,这深山野谷怎么会有个娃娃他他竟然站在了树上?而且是站在了树梢上?”他急忙再度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认真仔细看了过去恼朱味,只见得恼朱味,在这棵大松树的树尖上恼朱味,一个四五岁恼朱味,只穿着一件红肚兜兜的白白胖胖的小胖小子恼朱味,他正站在了那里恼朱味,他的手里握着一面小红旗恼朱味,只见得恼朱味,一道白光闪过恼朱味,“咔嚓嚓恼朱味,咔嚓嚓”此时雷声响起恼朱味,一道明亮的白光向他那个小胖小子劈打过来恼朱味,只见得恼朱味,这个小胖小子他手里握着的小红旗迎着劈下来的雷电一恍恼朱味,那道白光就不敢向他劈下恼朱味,只得偏离他划过炸响究渐座。几番几次雷电劈去那个小胖小子都是手晃动着小红旗恼朱味,雷劈他不得究渐座。“孽障!”赵建东骂过恼朱味,他看个清楚明了恼朱味,此时的赵建东他早已被震得倒在了地上恼朱味,他爬起来恼朱味,揉了揉被震聋的耳朵恼朱味,“孽障恼朱味,你不是人究渐座。”

  “这深山野岭?四五岁的孩子?你竟然站在这树梢?你你分明是个妖怪!”说着说着恼朱味,赵建东他伸手就把背后的猎枪抄起恼朱味,推上了子弹恼朱味,他在瞄准恼朱味,“咔嚓嚓……轰隆隆”雷声依然大作恼朱味,那个树尖上的孩子依然是恼朱味,手舞着小红旗恼朱味,左一下恼朱味,右一下恼朱味,前一下恼朱味,后一下恼朱味,那个雷就是劈不着他究渐座。“孽障恼朱味,我让你舞究渐座。”赵建东骂完恼朱味,他瞅准了时机恼朱味,他瞄准了那个挥舞着小红旗的左手恼朱味,“我让你挥舞恼朱味,哪里跑究渐座。”他扣动了扳机恼朱味,“呯”一声枪响恼朱味,一道红光滑下恼朱味,“咔嚓嚓”一声惊雷打过恼朱味,把个赵建东震得昏厥过去究渐座。

  “咔嚓嚓恼朱味,咔嚓嚓恼朱味,咔嚓嚓究渐座。”震震雷声滚过把赵建东震得昏死过去究渐座。

  夏风柔柔的吹着恼朱味,赵建东他睡得好沉恼朱味,许久许久他从睡梦中醒来恼朱味,“啊!我这是怎么了?不是不是在射击?射击那个小红旗恼朱味,对恼朱味,不知我射中了没有恼朱味,哦恼朱味,我想起来了恼朱味,我射中了恼朱味,我是被雷震晕了究渐座。”

  “那个站在树梢上的小男孩它是什么妖怪?雷恼朱味,雳中了它没有?”

  “我还是不要操它们的心恼朱味,看看这是那里?现在是什么时候?”赵建东他举头透过密集的树梢向着天空望去恼朱味,蓝蓝的天空恼朱味,星星早已出满恼朱味,不仅雨停歇了恼朱味,就连淋了许久的赵建东他的衣服早已是半干了究渐座。赵建东他从地上爬起向前摸索着寻找自己的猎枪恼朱味,他还再摸索寻找恼朱味,在离他不很远处他摸到了自己的猎枪究渐座。他拿好恼朱味,慢慢站起身来恼朱味,活动了一下筋骨恼朱味,向着前方看去恼朱味,一棵大松树就在赵建东他的眼前恼朱味,那高高的树梢上早已不见了那个带有红肚兜兜的小男孩究渐座。“那个妖怪不知劈着没有恼朱味,真是安静!”他还再瞭望眼前的这棵大松树恼朱味,“什么味?这样难闻?腥臭腥臭究渐座。”赵建东嘀咕着他还再沉思恼朱味,夜更深了恼朱味,满天的星斗出齐究渐座。

  “这雨是什么时间停歇的恼朱味,不知他三人还在那个窝棚里?我这是身在那里?离家多远?”

  “啊!不好恼朱味,看我多大意?我得赶紧寻找一些干柴恼朱味,燃上一堆篝火恼朱味,免得被野兽伤害究渐座。”于是赵建东他没有向着山上寻去恼朱味,而是向着山下起了步恼朱味,他是寻找一些干柴究渐座。“啊!”一声惊叫恼朱味,赵建东他摔了一个大前趴恼朱味,赵建东伸手去摸恼朱味,他开言道恼朱味,“我当什么恼朱味,原来是恼朱味,一截树木把他绊倒恼朱味,是谁解倒这粗树木没有搬回家去?放在这里绊人?”他说完跨过了那截树木又向前寻找干柴去了究渐座。

  “啊!狼?”他看见了就在地上的半中有一束盈盈绿光

  “虎?不会……我怎么就看见一只眼睛恼朱味,而且是在最矮处?几乎是卧在了地上?这是为什么?”吓得赵建东恼朱味,赶紧躲藏到了树后恼朱味,可是赵建东他那双眼睛仍然望向发有绿光的地方究渐座。许久许久他不见有一丝动静恼朱味,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恼朱味,还有动物的嚎叫于是赵建东他咋着胆子向着那个发有绿光的地方走去究渐座。

  “啊!”当他用手去摸发有绿光的东西时惊的他跳了起来恼朱味,“这这……这是什么?软软乎乎……还是个肉身?”吓得赵建东他跌坐在了地上恼朱味,一动也不敢动究渐座。

  那个明亮的东西依然在那里发着光芒恼朱味,坐在地上的赵建东借助这白白的光芒他看清了恼朱味,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斑斑鳞纹恼朱味,那道道凹起的鳞纹有小碗大小恼朱味,它的腰身看不真切恼朱味,凭模糊的轮廓它有很粗恼朱味,要在水桶那么粗细究渐座。一个机灵赵建东他弹跳了起来恼朱味,“啊!他是什么?”我快快躲开这里恼朱味,于是吓得赵建东撒腿就跑究渐座。他的身后没有反应恼朱味,静静的恼朱味,只有他自己的奔跑的脚步声恼朱味,他还再往山下坡跑恼朱味,“哐当”他又被一个东西绊倒恼朱味,这次摔得不轻恼朱味,他居然翻起了空翻恼朱味,半晌他才得爬起来恼朱味,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山坡上恼朱味,他看见了刚才那个发着绿光的东西恼朱味,现在仍在那里发着绿光要比原来更明亮许多究渐座。

  “啊!它究竟是什么?它仍在那里恼朱味,没有追赶我究渐座。”

  “刚才我被什么绊倒摔得这样重恼朱味,待我仔细查看查看究渐座。”于是赵建东他掏出了火柴恼朱味,把火柴划着恼朱味,“啊!这这不是有截树木恼朱味,是是好大的一条蛇的腰身?”

  “啊!那个发亮光的东西……难不成恼朱味,它它费锐耕、它是夜明珠!”此时的赵建东顾不得摔得疼痛恼朱味,向着山上那处发有绿光的地方跑去恼朱味,他来到了近前把火柴划亮恼朱味,“啊!蛇头?夜明珠?”

  他快速看向了另一端恼朱味,“啊!”只见得恼朱味,那颗眼珠子没有了恼朱味,深深的一个被雷电烧焦的大大的窟窿恼朱味,不见了那颗夜明珠究渐座。

  “夜明珠恼朱味,夜明珠……”

  “哈哈哈恼朱味,我发财了……发财了恼朱味,夜明珠……妈妈费锐耕、爸爸”他竟哭了起来究渐座。

  “为什么你你……你们三人要诬陷我?我是好人恼朱味,我是好人!妈妈费锐耕、爸爸恼朱味,我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恼朱味,是不妈妈费锐耕、爸爸究渐座。”赵建东他还再哭恼朱味,他还在伤心着哭究渐座。

  “谁能相信我?谁能相信我?”

  “天哪!天哪……你你恼朱味,你终于还回我……一个清明身!”

  天渐渐明亮起来恼朱味,那颗夜明珠的绿光慢慢变成了浅绿色恼朱味,赵建东拿起了匕首恼朱味,向着蛇的眼眶处剜了下去究渐座。一棵硕大的夜明珠就被他取出究渐座。只见恼朱味,赵建东突然打起了一个冷战恼朱味,他的耳畔想起了话语恼朱味,“年轻人恼朱味,夜明珠你不能这样带下山去恼朱味,你会有生命危险恼朱味,快恼朱味,快恼朱味,你不要害怕恼朱味,按照夜明珠的大小恼朱味,你赶紧把自己的小腿肚子划开把夜明珠装了进去恼朱味,再到那个蛇倒地之处取些土上在你的刀口上究渐座。快快恼朱味,莫忘恼朱味,莫忘!”

  又一个机灵恼朱味,赵建东恢复了以往究渐座。他按照仙人的指点一一作完恼朱味,他站起身恼朱味,真得没有感到自己的腿疼痛恼朱味,他感激着向着那颗大松树望去恼朱味,“啊!怎么会?会有字迹呈现?!”

  就在这棵大松树的树身处恼朱味,被电击恼朱味,深刻下十四个字恼朱味,“不是天谴雷电击费锐耕、神枪助力除妖孽!”

  看到此的赵建东他拜倒在这棵大松树下恼朱味,两泪纵横恼朱味,滚滚而泄……他回头看那被雷击断的蛇身要在小半搂之粗恼朱味,他又往大松树下看去恼朱味,他在寻找寻找被自己击落的那一面小红旗恼朱味,赵建东他看见了恼朱味,什么小红旗恼朱味,就在大松树的地上有个血衣恼朱味,用来包裹胎儿的胎盘就在那里停放究渐座。“啊!听娘说过恼朱味,雷是干净东西恼朱味,这胞衣它是脏东西恼朱味,怨不得雷它击它不得?原来如此?”

  “啊!他他恼朱味,雷公他怎么我是神枪手?”

  他又往下望去恼朱味,望向把他二次绊倒的蛇身恼朱味,“啊!那是什么……骷髅”就在蛇的腹中他看见了大小不一的骷髅恼朱味,还有没有化净的人得手和腿究渐座。

Tags: 农村 天谴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3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