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西楼女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据说一百多年前恼朱味,粤西之西江堤畔的瓶隐巷曾有一户住在巷尾深处的庄姓人家究渐座。

  入住前恼朱味,卖家先说这宅子顺风顺水恼朱味,搬进去住必定家道通达恼朱味,末了又提醒他们切记不要到最西侧那所种竹有水塘的偏院去究渐座。尤其是那二层小楼上恼朱味,最好上锁闲置恼朱味,别让人搅扰究渐座。说是那楼上曾有人在月夜见到有一妙龄女子出现恼朱味,有时飞在屋檐上对月膜拜恼朱味,有时又在窗内来回走动恼朱味,不时作捧书阅读状究渐座。但她从不骚扰住家的安宁恼朱味,住家在白天上楼探过恼朱味,也无甚收获究渐座。后请来风水先生询问恼朱味,先生说那是位暂居修行的保家地仙恼朱味,她逗留数年自然就会走的恼朱味,只要住家不去骚扰恼朱味,不仅两下无事恼朱味,这地仙还能保家安宁究渐座。

  庄家主人并不信这些怪力乱神之说恼朱味,且觉得既然怪祟对家人没有大碍恼朱味,那小小西院不妨就彻底锁上罢了恼朱味,自此照旧欢天喜地搬进去究渐座。那处西院一直深锁着无人问津恼朱味,慢慢地被人遺忘在记忆深处究渐座。

  时间倏忽而过恼朱味,到了庄家第四代时恼朱味,这家生了一位少爷恼朱味,取名为庄少贤恼朱味,自幼聪明伶俐恼朱味,寒窗精进恼朱味,到十七岁那年竟一举考中秀才恼朱味,顿时家宅荣耀究渐座。庄老父十分欣慰恼朱味,大摆宴席馈赠乡邻恼朱味,在瓶隐巷中连设百桌费锐耕、三日三夜不休止的流水席恼朱味,煞是热闹究渐座。

  热闹过后恼朱味,庄少贤仍得继续寒窗苦读的日子究渐座。他一直嫌自己住的书房位于宅院的中枢恼朱味,不时有家人在附近来回走动究渐座。这天恰逢初一恼朱味,家厨供斋恼朱味,宅中妇女在廊外过道间焚烧一些纸钱恼朱味,忽地有几片随风飞入书房恼朱味,飘在他摊开的一本书上究渐座。

  庄少贤读圣贤书自然远鬼神恼朱味,只觉心中气闷恼朱味,便撂下书本恼朱味,也不要仆童陪伴恼朱味,自己就在家中各处闲逛起来恼朱味,不知不觉走到最西侧那上锁的小院门外究渐座。他伏在门上张望恼朱味,见到院中各色野菊费锐耕、苦荬花开得过人般高恼朱味,且黄费锐耕、白费锐耕、紫色的各色花朵锦簇恼朱味,十分繁茂恼朱味,还有几棵倚墙的桃树恼朱味,虽然无人打理恼朱味,但在这初夏时节恼朱味,仍结满一些青嘴带红的毛桃恼朱味,着实可爱究渐座。还有那二层小楼恼朱味,虽然陈旧蒙尘恼朱味,但做工精细的雕花屋檐和窗棂恼朱味,无处不透着文气恼朱味,想来当年居住此间的人也是一位知书娟秀之人究渐座。庄少贤心中一动恼朱味,也不知哪来的冲动恼朱味,转身就去父母房中恼朱味,说自己看上那西院的僻静幽雅恼朱味,想要重新将之粉刷装修一番搬进去恼朱味,定会有利自己的生活起居攻读究渐座。

  庄少贤的父亲庄成斌年届不惑恼朱味,半生忙碌生意经营恼朱味,膝下却只得这一个儿子恼朱味,自小又伶俐争气恼朱味,所以向来是要风得风费锐耕、要雨得雨的究渐座。他张口就想答应恼朱味,但转念又想起自己幼时恼朱味,庄家祖父曾反复嘱咐过恼朱味,西院小楼恐有怪祟恼朱味,所以务必封锁隔绝恼朱味,家人勿进恼朱味,便面有难色地将经过如是一说究渐座。庄少贤自是不信鬼神恼朱味,摆出一套圣贤理论反驳父亲恼朱味,旁边的管家亦站出来解围恼朱味,说其实那西院丢空多年也没有事故恼朱味,应该是无大碍的恼朱味,老爷不放心的话恼朱味,到城里请几位高道来做场法事就好了究渐座。

  管家不知从哪儿拉来了一个草台班子恼朱味,做的法事也是走走过场恼朱味,并没有不测发生恼朱味,之后再张罗工匠漆工恼朱味,把西院里外修葺一新恼朱味,择了个日子就让庄少贤搬进去安置了究渐座。

  庄少贤入住西院一晃过去月余恼朱味,只觉小境清幽恼朱味,兼之没有家人来往的烦扰恼朱味,甚是悠闲自得恼朱味,自此除了对父母的晨昏定省恼朱味,身边只留一个小童烹茶打扫外恼朱味,越发两耳不闻窗外事恼朱味,一心只读圣贤书究渐座。

  然而自从搬入西院后恼朱味,他就不时做一个相同的梦:梦中有位年约二八费锐耕、穿着前朝服饰的美貌端庄女子恼朱味,盈盈入室来到庄少贤的面前恼朱味,自述说:我是前明端州知府苏宗之女苏苓恼朱味,不幸于未嫁前早亡恼朱味,距今已整五百年恼朱味,昔日因得七星岩仙观道长教化恼朱味,修得地仙导引还阳之术恼朱味,所以死后羁留人间持续修行恼朱味,今功德期满恼朱味,幽冥也恩准赦命还阳恼朱味,又因为与庄公子世有夙缘恼朱味,今世当再续夫妻情缘恼朱味,只是恐怕公子嫌弃恼朱味,所以前来泣请公子救活究渐座。

  庄少贤在梦中有些迷糊恼朱味,每回见女子哭诉恼朱味,只觉她楚楚可怜恼朱味,却好几次都期期艾艾没法开口答应恼朱味,醒来后又觉得这未免有些怪力乱神恼朱味,便抛诸脑后究渐座。直到两个月后恼朱味,女子再次来到梦中朝他下跪恼朱味,哭说三日后便是她活着时的生日恼朱味,也是她重生为人的唯一时间节点恼朱味,如果错过日子恼朱味,她就再无转生之期究渐座。

  庄少贤这次将她的容颜看得尤其清晰恼朱味,她发鬓上簪有一支镏金垂珠红偏凤钗恼朱味,颈项系一段红宝流苏缨络恼朱味,只觉这女子果然是极有官家气质的闺秀恼朱味,又看她哭得梨花带雨恼朱味,心中便生出许多怜惜与不忍恼朱味,终于点头答应道:“我愿意救你重生恼朱味,具体要怎么做?但说无妨究渐座。”

  女子顿时破涕为笑恼朱味,拭去眼泪起身向庄少贤细细说些准备事宜究渐座。两人详谈到窗外传来鸡鸣恼朱味,女子摘下头簪放到庄少贤枕边说:“自古男女山盟海誓恼朱味,如今与君生死相约恼朱味,以簪为誓恼朱味,切勿遗忘究渐座。”说完俯身行礼恼朱味,庄少贤伸手去扶恼朱味,手却碰到床帐恼朱味,整个人才从梦中惊醒过来恼朱味,起身查看屋内恼朱味,门窗一如睡前那样紧闭完好恼朱味,但点灯一看恼朱味,苏苓赠送的那支镏金凤钗却果真摆在枕边恼朱味,他拿起细看片刻恼朱味,心中既觉吃惊又觉欣喜究渐座。

  接下来的两天恼朱味,庄少贤就按照之前跟苏苓约定好的恼朱味,托词自己想要整修西院花园恼朱味,让管家找来工匠恼朱味,把院中桃花树周边二丈长宽的土地挖下三尺深度究渐座。三尺泥下露出几方坚硬的方砖恼朱味,管家和工匠有些惊讶恼朱味,庄少贤推说天色已晚恼朱味,让众人回去恼朱味,只留小童侍书在究渐座。晚上两人用铁锹撬开方砖恼朱味,砖下出现墓穴恼朱味,穴中有一具棺木究渐座。侍书害怕不敢触碰恼朱味,庄少贤便让他在一旁掌灯恼朱味,独自往下挖掘究渐座。开棺材板时可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恼朱味,待掀开棺盖恼朱味,棺中现出一堆褪色锦衾恼朱味,衾中睡着一位美人恼朱味,细看眉眼装束果然就是梦中所见的苏苓恼朱味,虽过数百年时光恼朱味,依旧面目如生究渐座。

  庄少贤遂将苏苓从棺中扶出带回屋内恼朱味,让尸身头朝东睡在榻上恼朱味,脚底点起上等沉香熏染恼朱味,又拿来事先准备的新鲜牛乳滴到她眼睑上恼朱味,剩下的牛乳则擦拭她的五官脸孔恼朱味,侍书被他打发去廊外用烧茶的炭火煮一碗黍米饭恼朱味,再热一碗米酒来恼朱味,做好后热气腾腾地放到苏苓的身边究渐座。此时天色已大亮究渐座。庄少贤让侍书看守苏苓的身体恼朱味,自己到父亲处主动说出苏苓的事究渐座。

  庄成斌自然不信恼朱味,但随庄少贤去西院亲眼见过后恼朱味,不得不相信儿子说的话是实情究渐座。待他离开西院恼朱味,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恼朱味,关于古尸不腐恼朱味,他从小倒是听老人说过另一个说法恼朱味,就是有些地方因为土壤和风水特异恼朱味,形成了所谓“养尸地”究渐座。人死后无意中下葬在那儿恼朱味,就会百年不腐恼朱味,尸体被发现后恼朱味,就是身躯丰润费锐耕、面目如生的模样究渐座。这样的尸身历经数百年日月恼朱味,会逐渐化为尸妖究渐座。

  尸妖和狐妖山怪一样恼朱味,常会变幻蛊惑人类究渐座。所以庄成斌忧心忡忡恼朱味,第二日便只身驱车去城内最大的道观纯阳宫究渐座。道长程风子与他颇有交情恼朱味,见他一脸忧色前来恼朱味,便把人带到室内详谈究渐座。听庄成斌言罢恼朱味,程风子沉吟片刻才道:“道家地仙恼朱味,是指的长生住世并且不死不僵之人恼朱味,此女死卧地下数百年恼朱味,必是尸妖恼朱味,但贫道修行浅薄恐不能敌恼朱味,我与你一道去趟悦城恼朱味,到悦城龙母祖庙恼朱味,届时焚书一封予西江龙母娘娘恼朱味,她是两广粤地江山沿岸的守护祖神恼朱味,必有神法收复此妖究渐座。”

  事不宜迟恼朱味,道人挑选一名弟子跟班恼朱味,三人即刻驱车上路究渐座。当晚赶到西江上游五十里的悦城恼朱味,找间客栈住下究渐座。第二日一早就去到龙母庙内恼朱味,庙祝认得程风子恼朱味,自然引进神殿正中恼朱味,一番祈祷祝说仪式下来恼朱味,程风子手握朱砂毛笔在表纸上书写一封表文恼朱味,随即在神像面前恭敬焚烧究渐座。说来也怪恼朱味,表文燃尽不到一炷香的工夫恼朱味,殿外便雷雨大作恼朱味,程风子偕庄成斌到檐下向外张望恼朱味,就见殿前江面卷起一股龙吸水飓风恼朱味,那龙形风柱上天后便往东边端州城的方向飞去究渐座。

  程风子长嘘一口气恼朱味,安慰庄成斌道:“龙母娘娘调兵遣将神速恼朱味,恐怕那就是她差遣座下的龙子神兵前去你家瓶隐巷查探妖情了究渐座。”

  庄成斌不知如何应对恼朱味,悬着一颗心究渐座。一行人待雨停后便驱车回端州恼朱味,途中山路耽搁恼朱味,在驿站住了一晚恼朱味,第二日才回到瓶隐巷究渐座。

  一行人直奔庄家恼朱味,就见庄家大门前挤满街坊恼朱味,管家带着仆从在门内忙碌张罗恼朱味,看见庄成斌回来恼朱味,家人都如闻大赦恼朱味,围上来对庄成斌述说昨夜一场大雨恼朱味,降下雷电劈到了庄宅几处恼朱味,以西院为首恼朱味,引致相连的一处套院也起了熊熊天火恼朱味,天明前才算扑灭究渐座。庄成斌记挂儿子恼朱味,忙问庄少贤的去向恼朱味,管家说还好庄少爷因昨夜庄家祖母偶染风寒恼朱味,庄少贤极孝恼朱味,心忧祖母病情恼朱味,为了夜里亲自照料恼朱味,便带着童儿侍书临时搬到祖母房间的下处就寝恼朱味,所以夜半雷电击中西院着火时恼朱味,他和书童都并不在院中究渐座。现在西院一片狼藉恼朱味,庄少贤哀恸他那一屋刚置办不久的藏书雅室恼朱味,此刻正亲自带人在那儿收拾焦土瓦砾究渐座。

  庄成斌震惊不已恼朱味,带着程风子赶到西院恼朱味,果真见庄少贤正一脸焦虑地指挥着下人在西院正堂位置收拾究渐座。那里正是他先前摆放苏苓尸身的位置恼朱味,然而收拾好那焦黑的长榻恼朱味,却见榻上只剩一摊人形灰烬究渐座。庄少贤怅然若失地呆立了许久究渐座。

  程风子见了恼朱味,长叹一声恼朱味,虽不知这妄图借庄少贤手还阳的尸妖想如何作祟恼朱味,但天雷及时赶到将之降服恼朱味,也算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究渐座。

Tags: 书房 法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