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亡妻留下的台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不是个迷信的人恼朱味,也不是个疑神疑鬼的人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我连算命和星座都不相信恼朱味,只相信眼前看到的究渐座。可事情发生后恼朱味,我却始终不敢相信恼朱味,那真的是巧合吗?

  那盏台灯是小雪留给我的恼朱味,那是她和我结婚时唯一的嫁妆究渐座。两年前恼朱味,她因癌症离开了我恼朱味,我曾经一度陷入极其悲伤和痛苦之中究渐座。我至今仍记得小雪在临终前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恼朱味,别怕恼朱味,我去那边会保佑你究渐座。

  有很长一段时间恼朱味,我沉浸在酒精的麻醉中究渐座。整个人精神恍惚恼朱味,醉生梦死究渐座。我是一个政府公务员恼朱味,专门负责土地审批调研恼朱味,我的状态和情绪影响了我的工作恼朱味,为此被领导点名批评究渐座。

  王敏就是这个时候走进了我的世界究渐座。王敏是一家地产公司的总裁助理恼朱味,工作上恼朱味,我们一直有业务来往究渐座。我承认恼朱味,她很漂亮恼朱味,可我从没对她有过非分之想恼朱味,在我心中恼朱味,小雪依旧是我的唯一究渐座。

  那次市委组织的酒会恼朱味,我又喝多了究渐座。我认为我完了恼朱味,我甚至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恼朱味,不在乎了究渐座。可就在市委领导即将看见我酒醉疯癫的时刻恼朱味,王敏救了我究渐座。她巧妙地将领导们引到了一边恼朱味,然后返身回来将出尽洋相的我送回了家究渐座。

  那晚的月色很好恼朱味,王敏在小区花园里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恼朱味,她对我喊恼朱味,你醒醒吧恼朱味,懦夫!

  我被她震住了恼朱味,脸上火辣辣的究渐座。月光洒下来恼朱味,映着她泪水晶莹的脸恼朱味,我心如刀绞究渐座。

  那之后恼朱味,我决定从悲伤中走出来究渐座。我扔掉了所有能唤起悲伤记忆的物品恼朱味,只留下了那盏台灯究渐座。那是一盏金色琉璃制的台灯恼朱味,是小雪祖母用过的究渐座。小雪一直很喜欢它恼朱味,每天都擦一擦究渐座。它的性能也始终非常好恼朱味,那么久了恼朱味,从未出现过故障究渐座。

  王敏利用工作的便利恼朱味,给我找了一套公寓恼朱味,22层究渐座。最初我拒绝恼朱味,我怕有人误会这是受贿行为究渐座。可王敏说恼朱味,你交房租恼朱味,交停车费恼朱味,跟所有租房的人一样恼朱味,我不过是做了一次免费中介究渐座。

  搬家的时候恼朱味,我只有两包衣服恼朱味,和那盏台灯究渐座。王敏很喜欢它恼朱味,用手去摸恼朱味,却过了电恼朱味,疼得眼泪直流究渐座。王敏说恼朱味,一定是你前妻留下的究渐座。我能感觉出它的敌意究渐座。

  我觉得扯淡恼朱味,只是一盏灯恼朱味,一盏老旧的灯究渐座。王敏要扔掉它恼朱味,我想了很久恼朱味,还是没舍得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我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中的小雪究渐座。

  我承认我是孤独的恼朱味,思念的悲苦无处述说恼朱味,内心堆积着伤痛后留下的寂寞究渐座。王敏陪着我恼朱味,一起逛街恼朱味,看电影恼朱味,或者坐在22层的落地窗前恼朱味,在那盏橘黄色的台灯下喝咖啡恼朱味,听音乐究渐座。

  我的伤痛在她的安抚下慢慢愈合恼朱味,那段时间恼朱味,我快乐且温暖着究渐座。

  王敏第一次留下来那天晚上恼朱味,是她的生日究渐座。我们两个开了瓶红酒恼朱味,一起吹了蜡烛究渐座。后来恼朱味,她要走恼朱味,她说我们的身份比较敏感恼朱味,怕被人误解究渐座。

  我拉住她恼朱味,问恼朱味,我单身恼朱味,你单身恼朱味,谁规定不能相爱?

  我把相爱这个词咬得很重恼朱味,她听了恼朱味,脸红了恼朱味,一头扑进了我的怀里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那盏台灯扑地一声恼朱味,灭了究渐座。

  王敏被吓了一跳恼朱味,可我却不管不顾恼朱味,一年多时间里恼朱味,我的世界缺少温存恼朱味,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女人的味道究渐座。王敏犹豫了一下恼朱味,就重新投入到激情中究渐座。

  由于搬家不久恼朱味,那台灯是房间里的唯一光源究渐座。我和王敏在黑暗中缠绵一晚恼朱味,然后相拥而睡究渐座。第二天我清晨醒来恼朱味,我发现恼朱味,那台灯竟然又亮了究渐座。

  我和王敏的感情很快升温恼朱味,可让人常意外的是恼朱味,只要我和王敏有一点亲热行为恼朱味,台灯就会熄灭究渐座。等我们分开恼朱味,它又自己亮起来究渐座。

  王敏恨透了这盏灯究渐座。她说恼朱味,它被你前妻附体了究渐座。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恼朱味,但还是找来了装修工人恼朱味,一口气在墙壁天棚装了五盏灯究渐座。那晚恼朱味,我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恼朱味,然后坐在家里王敏回来究渐座。

  可我再也没等到她究渐座。半夜的时候恼朱味,一个检察院的朋友给我打来电话恼朱味,他问恼朱味,你和王敏到底啥关系?

  我问他恼朱味,怎么了?

  他说恼朱味,王敏出事了究渐座。

  我做梦也没想到恼朱味,我不是王敏唯一的男人究渐座。事实让我吃惊恼朱味,除了我恼朱味,王敏还有两个男人恼朱味,一个是税务局的科长恼朱味,一个是质检总局的处长究渐座。处长因为受贿被双规恼朱味,于是咬出了一长串究渐座。包括王敏恼朱味,以及王敏的老板究渐座。

  可让我意外的是恼朱味,王敏说她接近我恼朱味,其实是为了工程审批的需要究渐座。她说她在我家里安装了针孔探头恼朱味,想拍下我和她在床上的录像究渐座。可惜很不巧恼朱味,由于台灯故障恼朱味,她只拍到了一片漆黑究渐座。

  检察院的朋友问我恼朱味,你跟我说实话恼朱味,你到底为她做过什么没?

  我说没有恼朱味,我以为恼朱味,我爱她究渐座。

  朋友骂了句傻瓜恼朱味,就挂上了电话究渐座。我转回身恼朱味,看着写字台上那盏幽幽泛黄的台灯恼朱味,心里一瞬间五味翻滚究渐座。

  小雪说恼朱味,别怕恼朱味,我去那边会保佑你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想恼朱味,这是我能想象出来的唯一解释究渐座。

  那之后恼朱味,那盏台灯再也没出现过故障恼朱味,它在我的房间里一直亮着恼朱味,光线昏黄恼朱味,幽幽神秘……

Tags: 亡妻 台灯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2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