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狐狸精也撕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遇狐

  刘赤水快走到悦来客栈门口时恼朱味,突然想起家中烛火忘了熄恼朱味,心里叫一声恼朱味,不妙恼朱味,这风再大点恼朱味,怕是要走水究渐座。因此又缩回脚恼朱味,立刻朝家赶究渐座。

  将将走到门口恼朱味,突然听到屋里传来女子的呻吟恼朱味,还夹着浪声浪语:“胡郎恼朱味,嗯恼朱味,再抱紧点究渐座。”一个少年吃吃笑道:“白仙恼朱味,这枕席虽美恼朱味,可不是咱狐狸洞的究渐座。那姓刘的回来恼朱味,怕是不得干休究渐座。”

  刘赤水听到这恼朱味,心里纳闷恼朱味,听这意思恼朱味,这俩人还不是头一回在我床上干事了究渐座。晦气!他一脚踹开门恼朱味,大喝道:“姓刘的在此!”

  床上正紧抱成一团的少年和女郎慌里慌张揣起衣裳就跑究渐座。月光洒洒恼朱味,烛光摇曳恼朱味,刘赤水隐约见那白仙身材窈窕恼朱味,皮肤白嫩;那胡郎身长玉立恼朱味,姿容不俗究渐座。

  难道他们真是狐仙?刘赤水看着床上没来得及带走的亵衣恼朱味,一阵恍惚究渐座。

  亵衣又轻又美恼朱味,拿在手上像什么都没有一样恼朱味,衣裳上有个小针线包恼朱味,绣着一只美丽的小狐狸恼朱味,眼珠子黑溜溜的活灵活现究渐座。

  刘赤水是南阳人恼朱味,从小聪明伶俐恼朱味,家里也过得丰裕究渐座。父母过世以后恼朱味,他一个人住在这大宅子里恼朱味,吃必精美恼朱味,用必细致恼朱味,是一个讲究人儿究渐座。

  可他再讲究恼朱味,也不知道这亵衣是用什么做出来的究渐座。

  2

  小撕情郎

  亵衣这事怎么处理恼朱味,刘赤水还没想好究渐座。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恼朱味,他正在灯下看书究渐座。

  院子里突然喧哗恼朱味,不大一会儿恼朱味,两个丫环竟抬着一床被子进来了究渐座。两人将被子放到榻上恼朱味,一个丫环笑嘻嘻地走近刘赤水恼朱味,道:“我家姓皮恼朱味,我们大小姐叫白仙恼朱味,二小姐叫黑仙恼朱味,三小姐叫凤仙究渐座。我们三个小姐恼朱味,就属三小姐最美究渐座。你若把白仙小姐落下的亵衣还给我们恼朱味,凤仙小姐就给你了究渐座。”

  刘赤水呆了一呆恼朱味,还有这说法?

  他走近床一看恼朱味,果然一个美丽的少女正睡在被子里究渐座。那少女一头乌压压的黑发恼朱味,双眼紧闭恼朱味,酒香在唇齿间飘荡究渐座。刘赤水心痒难搔恼朱味,将亵衣扔给丫环道:“拿走拿走究渐座。”

  人一走恼朱味,凤仙好像有了知觉恼朱味,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究渐座。刘赤水看她星眼香腮恼朱味,一伸手就抱着了她究渐座。那姑娘想挣扎恼朱味,却全身瘫软恼朱味,只恨恨骂道:“白仙你个贱人恼朱味,我饶不了你究渐座。”

  再端详了一会儿刘赤水恼朱味,突地就不再挣扎恼朱味,只趴在刘赤水腿上恼朱味,软绵绵道:“不错恼朱味,是个风流倜傥的读书人恼朱味,一夜风流便一夜风流吧究渐座。”

  酒香飘荡恼朱味,体香阵阵恼朱味,刘赤水哪里管她是人是狐恼朱味,只抱着滚成一团究渐座。

  第二天从床上醒来恼朱味,刘赤水突地有点害怕恼朱味,自己睡的到底是人是鬼?她会善罢甘休吗?会纠缠不休吗?

  他望着凤仙恼朱味,说不出话究渐座。凤仙望望他道:“早究渐座。”

  刘赤水道:“你你你你……”

  凤仙慢条斯理穿上亵衣恼朱味,穿好衣服恼朱味,回头拍了拍刘赤水的脸道:“呆子恼朱味,想说什么呢?你你你你?我当然是狐狸啊究渐座。”

  刘赤水问她:“你你你……还来吗?”

  凤仙嫣然一笑恼朱味,笑容比外头的朝阳还要耀眼恼朱味,说:“不来了究渐座。”

  刘赤水看她打开门恼朱味,临走时又回头道恼朱味,“昨儿晚上你不错究渐座。”

  刘赤水把被子拉了拉恼朱味,怎么感觉好像恼朱味,这个这个这个自己被嫖了?

  3

  撕姐妹

  人总是奇怪的东西究渐座。

  刘赤水自从父母过世恼朱味,吃喝嫖赌样样来恼朱味,经历过的女子也有不少恼朱味,却没一个能如凤仙这样让他食髓知味究渐座。只要一想起凤仙的醉态恼朱味,他就禁不住春心荡漾究渐座。有心去找她恼朱味,又不知道该去哪里究渐座。

  7日之后的一个晌午恼朱味,刘赤水正坐在庭院里吃饭恼朱味,对面突地多了一个人究渐座。

  抬头一看恼朱味,他惊喜交加恼朱味,可不正是凤仙吗?

  凤仙拿出一双精致的绣花鞋恼朱味,对他道:“这东西同女子的亵衣一样恼朱味,都是不轻易示人的究渐座。你拿出去宣扬宣扬究渐座。”

  刘赤水看那绣花鞋恼朱味,面上真绣有三寸金莲恼朱味,在水面荡漾恼朱味,跟活的一样恼朱味,神奇至极究渐座。凤仙对他道:“这是我大姐白仙的东西恼朱味,不治治她恼朱味,她再拿我开玩笑可不好了究渐座。”

  刘赤水想起她醉中媚态恼朱味,立时道:“我一定帮你恼朱味,让你大姐知难而退究渐座。”

  第二日恼朱味,他将一帮狐朋狗友约来恼朱味,说要开一个“赏鉴会”究渐座。

  一帮男子一看恼朱味,桌上一双精巧的绣花鞋恼朱味,一旦靠近恼朱味,那鞋面上的金莲便在水中荡漾恼朱味,好似招揽客人一般恼朱味,立时便炸了究渐座。

  一男子叹道:“看这鞋样恼朱味,这女子定是身材苗条恼朱味,婀娜多姿恼朱味,不高不矮究渐座。”

  另一男子点点头道:“不止如此恼朱味,这金莲水中荡漾恼朱味,可见这女子定也风骚之极恼朱味,嘿嘿嘿究渐座。”

  第三个男子附和:“这绝不是良家女子所有恼朱味,刘兄刘兄恼朱味,这是哪家的粉头恼朱味,你不能独享了究渐座。”

  刘赤水看大家越说越不像话恼朱味,正要喝止恼朱味,帘子后却传来凤仙的轻笑恼朱味,便没开口了究渐座。

  从那天开始恼朱味,刘赤水便日日在自家开赏宝大会究渐座。

  鞋面上有活的三寸金莲恼朱味,这事越传越广恼朱味,每天客人盈门究渐座。刘赤水干脆写下告示恼朱味,说道谁想看这活活的三寸金莲恼朱味,必须拿银子费锐耕、酒或粮食来交换究渐座。饶是如此恼朱味,男子们也趋之若鹜究渐座。

  又过了几日恼朱味,凤仙又来了恼朱味,她笑眯眯对刘赤水说:“这几日恼朱味,大姐很是暴躁抑郁恼朱味,她说若不还她绣花鞋恼朱味,便要搬家究渐座。她道我好舍不得吗?搬便搬了究渐座。”

  刘赤水赶紧拿出绣花鞋恼朱味,要还给她恼朱味,并一再挽留:“她们走就走了恼朱味,你若愿意恼朱味,我便立刻娶了你究渐座。”

  凤仙拍了拍他的脸恼朱味,道:“呆子究渐座。我爹娘老了恼朱味,我们全家人都仰仗着大姐的夫君;我二姐又嫁了一个家财万贯的富商究渐座。你穷酸一个恼朱味,家都快败光了恼朱味,我若嫁给你恼朱味,日日被嘲笑恼朱味,日子过的也没什么意思究渐座。”

  她起身对刘赤水挥挥手道:“我走了究渐座。那绣花鞋你留着吧恼朱味,我偏偏不让她如愿究渐座。”

  4

  撕父亲

  刘赤水再见到凤仙已是三年之后究渐座。

  这三年里恼朱味,他虽然还是读书恼朱味,却没什么功名究渐座。有过女子恼朱味,却没谁比得上凤仙究渐座。他常常恨自己恼朱味,一个没心肝的女子想她作甚究渐座。

Tags: 情郎 姐妹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2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