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舔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我小的时候恼朱味,家乡的每个夏天似乎都是那么炎热究渐座。

  我们这里从清明开始恼朱味,一直到七月十五鬼节这段时间恼朱味,都是有晌的究渐座。什么是晌那?晌就是中午究渐座。而我们这里在清明节后就开始有晌了恼朱味,每天中午都要歇晌究渐座。就是说夏天中午的太阳特别毒恼朱味,不适合劳作恼朱味,所以要午休究渐座。如果你有机会在有晌的这段时间里来到我的家乡恼朱味,你一定会发现恼朱味,在中午一到三点这短时间里恼朱味,除了一些顽童外恼朱味,大街小巷都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究渐座。那情况诡异的很恼朱味,就如同你忽然来到一个无人村一样恼朱味,虽然天上那火辣辣的日头照的村里一片通明恼朱味,但却瘆的慌究渐座。

  人都哪去了恼朱味,当然是在睡觉究渐座。

  中午睡觉这边的土话叫歇晌恼朱味,中午不睡觉叫卖晌!

  然而是会有例外的恼朱味,比如那些孩子们可不会管什么晌不晌的究渐座。毫无睡意的他们总是趁大人睡觉的时候偷偷溜出来偷着玩恼朱味,然而那时候的我却跑不出来究渐座。

  奶奶午休前总是坐在那张老旧的吱扭作响的大床上唬我说:“大晌午的恼朱味,外面都是鬼恼朱味,你要是跑出去恼朱味,会被鬼舔头的究渐座。”说完大把的将我衣角抓在手中恼朱味,然后躺在了铺着凉席的枕头上究渐座。

  这时候我是万万不敢偷溜的恼朱味,看奶奶熟睡后恼朱味,我这才轻轻的拉着我的衣服下摆缓缓的用力究渐座。然后就在衣角还差一点就要成功逃出奶奶手掌心的时候恼朱味,那手却忽然攥的紧紧的究渐座。我赶忙吐吐舌头恼朱味,闭上眼睛恼朱味,把手背在后面装作熟睡究渐座。

  有时候我也不禁会问奶奶恼朱味,鬼为什么要舔别人的头那?奶奶说恼朱味,从清明节过后恼朱味,鬼每天中午都会出来在大街上活动恼朱味,碰上点子低的人就会舔了他的头恼朱味,要不就会跟上他究渐座。奶奶口中的跟上就是被鬼缠上究渐座。然而我总觉得这是骗人的恼朱味,老师和书上都说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究渐座。于是我有机会了又会问:“奶奶恼朱味,你知道谁被鬼舔过头吗?”

  奶奶就会吓唬我说:“那二平不是就被鬼舔了头了吗恼朱味,他头上被舔的那块现在都不长头发究渐座。”

  二平是我爹的朋友恼朱味,于是我又去问爹:“爹恼朱味,二平叔真的被鬼舔过头吗?”

  “这倒是真的恼朱味,现在掀起他的头发来还能看到那块光溜溜的头皮恼朱味,那形状就跟个舌头一样究渐座。”

  我心里很好奇恼朱味,更想看一看二平的头恼朱味,可是我小时候胆子很小恼朱味,哪敢去随便看人家的头究渐座。自那以后我每天晌午都会想起二平的头究渐座。直到那一次恼朱味,我才满足了自己那小小的好奇心究渐座。

  那是二平家办喜事恼朱味,给他儿子开锁究渐座。也就是给他儿子举行成人礼那天恼朱味,跟着我爹和我娘去吃酒席究渐座。爹坐的这一桌酒席就是二平叔的朋友们恼朱味,二平自然也过来陪着究渐座。酒过三巡恼朱味,菜过五味究渐座。不得不说我儿时的好奇心足够强恼朱味,吃饱喝足之后我又想起那件事究渐座。于是小眼珠一转恼朱味,盯住了二平叔的头究渐座。

  二平是标准的国字脸恼朱味,五官端正恼朱味,三七分的大背头究渐座。此时的他放下了筷子恼朱味,端着酒杯与众人攀谈究渐座。此时的我紧紧盯着他的头发恼朱味,盼望着能忽然有一阵风帮我掀起他的头发恼朱味,让我看个清楚究渐座。不过我却是有些太异想天开了恼朱味,屋子里怎么会刮风那究渐座。

  我记得很清楚恼朱味,那天屋子里摆着好几桌酒席恼朱味,人很多恼朱味,再加上又是初夏恼朱味,所以有些闷热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应该是因为太热的关系恼朱味,二平叔用手拨弄了一下他的头发究渐座。这下可让我看了个正着恼朱味,只见在他头顶偏右的地方恼朱味,有一块地方光溜溜的究渐座。那种光滑就像是一个木匠在木头上刷了一层釉一样恼朱味,再加上汗水的滋润恼朱味,让那里更加有光泽究渐座。没有头发的地方和有头发的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恼朱味,那形状看上去的确像是一个舌头恼朱味,而且那舌头很尖很长究渐座。从天灵盖一直拖到后脑勺究渐座。看着那光滑的不像是人的皮肤恼朱味,再联想起鬼舔头恼朱味,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究渐座。

  无独有偶恼朱味,由于那痕迹很明显恼朱味,桌上的其他人自然也看到了究渐座。其中一个叫虎子的道:“二平恼朱味,头上那块儿现在还不长头发啊究渐座。”

  二平对这事也不是很在意恼朱味,随口说了一句:“嗨恼朱味,说来也怪恼朱味,自从小时候出了那事究渐座。后来我去过很多大医院都没看好究渐座。”

  桌上其他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恼朱味,这要是生人问别人身体上的缺陷恼朱味,那是不尊敬别人究渐座。可是他们都是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恼朱味,说这些自然不会在意究渐座。于是虎子又追问到:“二平恼朱味,当年到底是咋回事啊恼朱味,给我们说说呗究渐座。”在座的人都竖起了耳朵究渐座。

  二平深吸了一口夹在两指之间的烟究渐座。直到烟头红的发亮恼朱味,才缓缓吐出那口浓浓的烟究渐座。烟雾缭绕恼朱味,模糊了他的脸孔恼朱味,也仿佛将我带到了他的童年恼朱味,那噩梦一样的中午究渐座。

  那是个六月天恼朱味,晌午吃完饭还是热的很究渐座。二平等他娘睡着了恼朱味,就偷偷踩着凳子把门栓拿下来恼朱味,就跑了出去究渐座。大晌午恼朱味,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究渐座。往地上一坐都烫屁股恼朱味,他想着找个凉快的地方恼朱味,就往玉米地里走究渐座。那时候小也不懂恼朱味,玉米杆子长的高恼朱味,绿油油的究渐座。一钻进去啥也看不见恼朱味,一股劲没头没脑的往前走究渐座。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恼朱味,忽然就没了玉米杆子究渐座。在玉米杆子的包围下恼朱味,一座长满杂草的坟包上长着一颗参天的老槐树究渐座。那树估计有一人怀抱粗细恼朱味,枝繁叶茂的究渐座。一走到那树下恼朱味,身上就顿时凉快了许多究渐座。

  二平解开裤子照着坟头撒了一泡尿恼朱味,然后躺在那坟包上柔软的杂草丛里恼朱味,嘴里叼了一根毛毛草究渐座。看着大槐树密密麻麻的枝叶就睡着了恼朱味,只有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恼朱味,洋洋洒洒在他身上究渐座。

  虽说是刚吃完饭恼朱味,可也是没吃饱啊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二平家里穷恼朱味,二平说那时候每天吃完饭恼朱味,都会双手捧着碗用舌头舔干净里面的每一粒米究渐座。那碗顿顿都舔的瓦光铮亮的恼朱味,就跟洗过的一样究渐座。睡着睡着恼朱味,二平就梦到自己吃完饭又在舔碗究渐座。大长舌头一下一下的恼朱味,迎合着手上的碗究渐座。没几下就舔的干干净净的究渐座。忽然他觉得头上湿漉漉的恼朱味,不知道什么液体滴在了自己的头上究渐座。

  睁开眼睛做起来恼朱味,摸了摸脑袋恼朱味,短发湿漉漉的究渐座。好奇的抬头一看!只见那树杈中间卡着一个骷髅头恼朱味,枯黄枯黄的究渐座。两边乱糟糟的黑色长发垂下来究渐座。据二平说恼朱味,那头上除了头发没有一点皮肉恼朱味,可唯独嘴里垂下来一条长长的舌头究渐座。那舌头红润的很恼朱味,跟那看起来枯黄的骷髅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究渐座。

  二平愣了一会儿恼朱味,站起来大叫一声:“娘啊究渐座。”吼完就一边哭嚎一边往外跑究渐座。虽然玉米叶子打在脸上刮的生疼恼朱味,可是却不敢停下来究渐座。总觉得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自己不放恼朱味,稍微慢一点就会被抓到究渐座。

  往外跑可不是一步两步恼朱味,村子里几百户人家恼朱味,哪家没有几亩地究渐座。这一下子可把二平累的岔气了恼朱味,腿脚越来越沉究渐座。终于恼朱味,一颗横在两根玉米杆中间的老豆秧把他绊倒究渐座。一个嘴啃泥趴在地上恼朱味,就此昏厥了过去究渐座。

  故事讲到这儿恼朱味,二平顿了顿:“后来的事都是我妈告诉我的究渐座。”

  二平晕倒在地之后恼朱味,过了晌午究渐座。村里的人扛着锄头来地里锄草恼朱味,看见地上躺着个娃恼朱味,翻过来一看恼朱味,竟是二平究渐座。

  送回家去恼朱味,二平昏迷不醒高烧不退!二平娘坐在病床边心疼的抚摸着儿子的脑袋恼朱味,忽然手中多了把头发恼朱味,再看二平的头恼朱味,光溜溜的一块凸显出来究渐座。上宽下窄恼朱味,如同一条长长的舌头!说来也怪恼朱味,头发刚掉恼朱味,二平就醒了过来究渐座。

  也就是自那以后恼朱味,村里才有了鬼舔头一说究渐座。虽此后再没发生过相同的事情恼朱味,可我听完二平叔的故事恼朱味,我就老老实实的歇晌恼朱味,再没有卖过晌!

Tags: 坟头 舌头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2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