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现代聊斋之桃花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明时节雨纷纷恼朱味,路上行人欲断魂究渐座。借问酒家何处有恼朱味,牧童遥指杏花村究渐座。”

  冯小明无聊地坐在办公室里恼朱味,信手在便笺上写下这几句唐诗恼朱味,笔力遒劲洒脱恼朱味,布局规谨而不张扬恼朱味,虽是普通的签字笔所书恼朱味,亦不失为有水准的硬笔书法作品恼朱味,不免有几分得意究渐座。

  冯小明毕业于国内某名牌美术学院的油画专业恼朱味,毕业后在广州费锐耕、深圳等地闯荡了几年恼朱味,是一名技艺纯青颇有艺术修养的墙绘画师究渐座。

  前些年恼朱味,考虑到经济还算繁荣的老家县城还无此类行业恼朱味,自已捷足先登必有一番作为究渐座。于是在县城的开发区开了“天使之翼”艺术创意公司恼朱味,旗下聘了几名艺术学校的学生在赶工的时候作临时帮手恼朱味,如遇生意淡季恼朱味,自己则身份多重恼朱味,既接业务恼朱味,又负责设计施工收款及售后服务究渐座。因为手艺过硬恼朱味,价格灵活变通恼朱味,后期服务也很到位恼朱味,知名度便大起来恼朱味,生意渐次兴旺究渐座。

  此时正值清明时节恼朱味,也是各类家居家装行业的生意淡季恼朱味,小明在办公室里无趣地写写画画着恼朱味,一是打发时光恼朱味,二呢也有些期待客户光顾恼朱味,尽管现在正是生意淡季究渐座。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恼朱味,墨黑厚重的云海在天空翻涌恼朱味,天色暗淡灰沉究渐座。冯晓明明天打算回乡下恼朱味,随亲戚们到祖宗的墓地去祭扫挂青究渐座。

  不知不觉恼朱味,已近傍晚时分恼朱味,估计不会有人来了恼朱味,便收拾了简单的行囊恼朱味,准备关门究渐座。这时恼朱味,随着一阵微细的刹车声恼朱味,一辆洁白漂亮的宝马轿车停在店门口恼朱味,一位穿着一袭素白套裙的年轻靓丽的女人走下车来究渐座。

  女人个子高挑修长恼朱味,身断阿娜妩媚恼朱味,戴着一付瑯瑭边框的墨镜恼朱味,高挺精致的鼻头下是猩红晶亮性感十足的两片厚嘴唇儿究渐座。

  女孩对着小明莞尔一笑恼朱味,露出一口洁白如玉的皓牙究渐座。

  “老板恼朱味,你好呀恼朱味,我想要你帮我一个忙恼朱味,给我家里绘制一面电视背景墙究渐座。”

  漂亮的女人坐下来轻声软气地说恼朱味,那声音嗲嗲的恼朱味,甜甜的恼朱味,让小明听得脚麻筋酥恼朱味,几乎有些醉了究渐座。

  “靓妹恼朱味,何必这么客气呢恼朱味,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光顾我的生意恼朱味,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恼朱味,我应该感谢你才对啊究渐座。”冯小明忙不迭地给女孩倒了一杯矿泉水毕恭毕敬地摆在她面前恼朱味,心里早乐开了花恼朱味,原本心理状况慵懒的他一下子充满了精气神恼朱味,满脸容光焕发究渐座。

  “是这样的恼朱味,老板恼朱味,明天我父母和弟弟要来看我恼朱味,本来恼朱味,我家装修也搞好了恼朱味,家具也买齐备了恼朱味,家居的整天风格我是很满意的恼朱味,可看过来恼朱味,看过去恼朱味,对电视背景感觉有些俗气恼朱味,不上档次恼朱味,请人将原来墙上的树脂马赛克拆除恼朱味,又刷上了白色涂料……因为久闻老板大名恼朱味,画画一流究渐座。想请老板在电视背景上給我画一幅水墨荷花图究渐座。”女孩依旧轻言细语和颜悦色的说明了自己的要求恼朱味,那双漂亮的黑眸扑闪扑闪的恼朱味,撩拨得小明心里痒痒的恼朱味,像怀抱着一团柔软的棉絮究渐座。

  “美女恼朱味,没问题!明天我给你画就是究渐座。”冯小明兴奋地回答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老板要麻烦你今天晚上连夜赶工帮我画出来才好究渐座。”

  这倒让小明有些为难:“美女恼朱味,怎么这么急恼朱味,晚上我要回乡下老家恼朱味,没有空啊!”

  “老板恼朱味,帮帮忙吧恼朱味,辛苦你了恼朱味,工钱我不会亏你的恼朱味,随便你开价究渐座。”女人有点着急了恼朱味,一只藕白娇嫩的长手伸过来压在小明厚实的手背上恼朱味,冯小明的手下意识缩了一下恼朱味,不过没有抽出来恼朱味,他感觉那手软软绵绵的恼朱味,象小时候妈妈搓揉得糯糯的面团恼朱味,不禁恼朱味,从脚底蓦地涌上一股电流恼朱味,击得头脑一阵眩晕恼朱味,虽然那只精致的小手有点凉凉的究渐座。女人有点暧昧的举动让素来怜香惜玉的小明满口应承下来究渐座。

  当即恼朱味,冯小明风风火火的带上绘画工具和材料上了女子的宝马恼朱味,那车驶向县城郊区的高速路恼朱味,便风驰电掣而去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白衣女子只顾专注开车恼朱味,没有和小明言语互动恼朱味,披肩长发在车内的微风吹送下柔柔舞动恼朱味,不时轻拂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小明的脸颊上恼朱味,加之恼朱味,女子身上散发出的茉莉花香的熏陶恼朱味,让春心萌动的冯小明心醉神驰恼朱味,头昏脑沉恼朱味,不知不觉中竟入梦神游了究渐座。

  待他醒来时恼朱味,白色宝马已驶达目的地了恼朱味,车子在一处精美铁质栅栏围圈的花园别墅的大门口停了下来究渐座。

  这是建筑在县城郊区一偏僻的大山山麓的一栋豪华气派的别墅恼朱味,整栋别墅周遭依山傍水恼朱味,绿树掩映恼朱味,花荫如海究渐座。铁艺栅栏围成的院里恼朱味,更是奇花异卉恼朱味,假山流泉恼朱味,花坛鱼池恼朱味,靠椅石桌恼朱味,碑刻雕塑恼朱味,应有尽有恼朱味,目不暇接究渐座。然多而不乱恼朱味,繁而不杂恼朱味,布局井然有序恼朱味,章法有度究渐座。真可谓世外桃源恼朱味,人间仙境也究渐座。

  冯小明游历其中恼朱味,不觉神清气爽恼朱味,心旷神怡究渐座。让他不禁在心里连连赞叹恼朱味,实在想不到恼朱味,在这偏远的小小县城城外竟然深藏不露着如此气派雅致的豪华宅邸恼朱味,今天可算是开了眼了!

  登堂入室恼朱味,屋内装潢得更是奢华而不失雅韵恼朱味,端庄而不乏时尚大方究渐座。一楼是足以三四十号人聚会的宴宾厅恼朱味,二三楼则是带有超大卫生间超大会客厅的大主卧究渐座。墙上全装浈着白底灰色碎花的布墙艺恼朱味,墙上挂了几幅名家的油画和国画书法作品恼朱味,以此彰显女主人的品味和艺术素养恼朱味,家具恼朱味,灯饰恼朱味,窗帘以及欧式风格的室内装修全称得上上档次恼朱味,有品质恼朱味,高规格……所有呈现在小明面前的富贵豪华之景象让天南海北闯荡见过大世面的冯小明也感觉自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恼朱味,稀奇不已恼朱味,赞叹不已究渐座。真正的豪门宅地恼朱味,富贵之所究渐座。

  女主人带着小明来到二楼的会客厅恼朱味,指着一面电视柜后洁白的墙壁说恼朱味,“画家恼朱味,你就依你的才气自由发挥恼朱味,给我画一幅十里荷香水墨图恼朱味,具体内容风格我不给你预设方案全由你作主恼朱味,只要主调典雅清丽不俗即可究渐座。你先忙着恼朱味,待会儿给你准备宵夜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便翩然而去恼朱味,那一袭袅娜白裙消逝于玄关拐角处究渐座。

  冯小明本是个墙绘好手恼朱味,画技纯熟恼朱味,经验丰富恼朱味,素养良好恼朱味,一幅水墨荷花于他而言实在是小儿科究渐座。

  但见他他手脚麻利地拿出绘画的瓶瓶罐罐恼朱味,一字儿排开恼朱味,三下五去二调配出所需之颜色恼朱味,尔后恼朱味,右手提毫恼朱味,左手托腮恼朱味,面壁思忖片刻恼朱味,便觉成竹在胸究渐座。不勾画草稿就直接在白墙上挥笔开始绘制起来究渐座。他时而酣畅淋漓的大笔泼墨写意荷叶恼朱味,时而谨慎入微的细毫工笔红鲤恼朱味,挥毫之身姿突左突右突上突下恼朱味,突迅疾恼朱味,突迟缓恼朱味,突信马由缰恼朱味,突凝视沉思恼朱味,如同表演的舞者恼朱味,吟唱的歌人究渐座。作画中的冯小明完全到了物我两忘之境恼朱味,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驰骋在一望无垠的草原究渐座。

Tags: 画师 别墅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1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