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古井亡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岁月悠悠恼朱味,不知不觉间恼朱味,农历七月十五又到了究渐座。

  在这一天恼朱味,许多老人都会在街边祭奠恼朱味,烧纸钱给从地府鬼门关上来的孤魂野鬼究渐座。

  而我则比较特别恼朱味,我会专门跑到村里那口荒废已久的古井恼朱味,在古井前面摆上一只烧鸡恼朱味,两块烧肉究渐座。

  我这样做恼朱味,并不是为了祭奠孤魂野鬼恼朱味,而是为了纪念我那死去多年的好朋友小丁究渐座。

  小丁是我们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的孩子恼朱味,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恼朱味,我就知道他总是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满村跑究渐座。他的身体很瘦弱恼朱味,永远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究渐座。没办法恼朱味,他家里只有他和他父亲两个人恼朱味,他的父亲是个残疾人恼朱味,只会做点手工活来维持家计究渐座。

  有人也许会问恼朱味,他父亲是残疾人恼朱味,为什么不申请伤残补贴呢?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小丁本人究渐座。小丁的回答是恼朱味,他家里没有什么钱恼朱味,没能力给村干部送礼恼朱味,因此申请不下来究渐座。

  尽管如此恼朱味,小丁对生活还是很乐观的究渐座。他念完初中之后恼朱味,父亲也去世了恼朱味,他便跟随村里一些人到外面的工地干活究渐座。由于他肯吃苦恼朱味,做事情又十分的勤快恼朱味,因此包工头很赏识他恼朱味,一有新工程上马恼朱味,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小丁究渐座。

  能得到包工头的欣赏恼朱味,小丁自然是赚了不少钱恼朱味,当我读完大三回到家的时候恼朱味,这小子竟然有钱盖房子了究渐座。

  “小丁恼朱味,你真是厉害究渐座。”看着小丁那间即将要装修的房子恼朱味,我由衷地说道究渐座。

  “这没什么究渐座。”小丁憨厚地说道恼朱味,“小华恼朱味,下个月的二十五日恼朱味,你有时间吗?”

  “应该有吧!”我想了想说道恼朱味,“你有什么事吗?”

  “那一天我结婚究渐座。”小丁有些羞赧地说道究渐座。

  “你结婚了?真是没有想到啊!”我愣了一下恼朱味,然后很高兴地说道恼朱味,“对方是谁?”

  “是村里的许老师究渐座。”

  “许老师?你小子真是有本事!”

  我带着无限的羡慕回到家中恼朱味,却听见父亲拍着桌子大声说道:“这帮家伙真是欺人太甚!”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急忙问道究渐座。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究渐座。”母亲将桌子上那份文件交到我手上恼朱味,我从头一看恼朱味,那是一份“拆迁通知”究渐座。

  “不就是拆迁吗?”我疑惑地说道恼朱味,“这有什么问题?”

  “问题出现在补偿上究渐座。”父亲咬牙切齿地说道恼朱味,“本来根据上面的规定恼朱味,像我们这样的房子恼朱味,是要补偿十万的恼朱味,但是刚才村委书记却说恼朱味,补偿只有一万恼朱味,你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又是什么?”

  “真的是欺人太甚!”我也火了起来恼朱味,“爸恼朱味,咱们走恼朱味,去市政府那里上访去!我就不信恼朱味,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法律?”

  “没用的究渐座。”母亲说道恼朱味,“你舅舅和几个村民已经去过了恼朱味,根本就没有用究渐座。”

  “没用?哪该怎么办啊?”

  “小华恼朱味,你不用担心究渐座。”母亲说道恼朱味,“这些年我和你爸爸攒了不少钱恼朱味,在镇上买个二手房还是有能力的究渐座。”

  “这还好究渐座。”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究渐座。

  “对了究渐座。”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恼朱味,“小丁的新房子恼朱味,也在拆迁的范围内吗?”

  “当然了恼朱味,他的房子恼朱味,是首先被拆掉的对象究渐座。”

  “这下完了究渐座。”我急忙从家里出来恼朱味,跑回小丁那里去究渐座。一切都没有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恼朱味,小丁蹲在地上恼朱味,低声抽泣着究渐座。他身后的新房子恼朱味,已经变成了一堆瓦砾究渐座。

  “小丁恼朱味,你没事吧?”我连忙走到小丁的跟前究渐座。

  “为什么?”小丁抬起头来恼朱味,眼里涌满了泪水恼朱味,“他们为什么要拆我的房子?这可是我的婚房呀!他们拆了我的房子恼朱味,你这叫我怎么结婚呀!”

  “没事的恼朱味,小丁究渐座。”我说道恼朱味,“不就是房子而已嘛!你可以先租个房恼朱味,和许老师结婚究渐座。等以后有了钱恼朱味,你们再盖房子不迟究渐座。”

  “小华你说得对究渐座。”小丁抹干脸上的泪水恼朱味,“我还要娶媳妇呢!我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打击而意志消沉究渐座。”

  “这就对了究渐座。”

  小丁的斗志让我非常放心恼朱味,我拍拍他的肩膀恼朱味,和他告别究渐座。

  我万万没有想到恼朱味,这竟然是我和他见的最后一面究渐座。

  我回到家中后恼朱味,父亲对我说恼朱味,县城的亲戚想请我去他家恼朱味,为他的孩子补习功课究渐座。

  “没问题究渐座。”我说道恼朱味,“反正我放暑假恼朱味,呆在家里无聊得很恼朱味,不如出去走一走究渐座。”

  于是第二天恼朱味,我就离开了家恼朱味,在亲戚家住了将近大半个月究渐座。等我回来时恼朱味,父母已经搬到新家那里去了究渐座。

  我回家的时候恼朱味,正好是农历的七月十五究渐座。母亲曾经叮嘱我恼朱味,这一天晚上走路千万要小心恼朱味,不然的话会遇上脏东西究渐座。

  这对于我来说恼朱味,本来不是什么问题恼朱味,因为新家就在镇上恼朱味,人来人往恼朱味,根本不怕遇到脏东西究渐座。

  可是那天晚上恼朱味,我忽然心血来潮恼朱味,想回老家看一看究渐座。毕竟我在那里住了二十二年恼朱味,房子虽然没了恼朱味,但是感情还在究渐座。

  我来到了村口恼朱味,发现村里所有的房子已经全部被拆除了恼朱味,垃圾沙石到处都是恼朱味,唯一保存下来的恼朱味,是村里的水井究渐座。

  那是一口古井恼朱味,根据父亲的说法恼朱味,古井的历史起码有四百多年究渐座。正因为如此恼朱味,它被镇政府保留下来恼朱味,打算将来围绕古井做一个小公园恼朱味,供人们观赏究渐座。

  我慢慢地走近古井恼朱味,心里充满了感慨究渐座。

  当我快要走到井边时恼朱味,我突然感到一点不对劲究渐座。

  一阵似有似无的“呜呜——!”“呜呜——!”声音恼朱味,从古井里面传了出来究渐座。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恼朱味,但是随着那声音越来越清晰恼朱味,我方才明白恼朱味,那不是幻听恼朱味,而是真实存在的声音究渐座。

  这声音初听上去恼朱味,好像是女人在井里哭泣恼朱味,但是听久了之后恼朱味,却觉得它更像是男人在呜咽究渐座。

  我感到非常奇怪:“大晚上的恼朱味,谁那么无聊躲在古井里面哭泣啊?”

  我正要探头往井里面观看一下恼朱味,一个诡异的影像突然出现在井口恼朱味,把我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究渐座。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恼朱味,正慢慢的从井里冒上来究渐座。这东西很大恼朱味,很长恼朱味,几乎沾满了整个井口究渐座。我看了半天恼朱味,才看出那是人的头发究渐座。

  古井怎么会突然冒出人的头发来呢?我惊恐地想道究渐座。

  很快的我就知道了答案究渐座。随着头发不断地往上升恼朱味,一个脸色惨白的女人头慢慢的从井里面冒了上来究渐座。

  女人头完全露出来后恼朱味,紧接着便是她的身体究渐座。在十五的月光照射之下恼朱味,我清楚地看见那女人穿着一件大红袍究渐座。

  我越来越害怕恼朱味,但是双脚却像灌了铅似的恼朱味,一动也不能动恼朱味,使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从井里冒出来究渐座。

  当那个女人整个身体都悬浮在井口上空时恼朱味,她那悬空的双脚清楚无误地告诉我恼朱味,它是一只女鬼究渐座。

  女鬼似乎感觉有人在看她恼朱味,缓缓地抬起头来恼朱味,使我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她的容貌究渐座。

  我当场就惊呆了:“这女鬼怎么这么像小丁?”

  那女鬼好像不喜欢我盯着她看恼朱味,“呜呜——!”地叫了两声恼朱味,向着我飘了过来究渐座。

  与此同时恼朱味,我的双脚突然能够移动了究渐座。

  我当即“鬼啊——!”地大叫一声恼朱味,然后发疯似的向着家里的方向跑去究渐座。

  我一口气跑回家中恼朱味,父亲见我气喘呼呼的恼朱味,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究渐座。

  “鬼……我在……在古井那里……见到鬼!”

  “你在古井那里见到鬼?不可能吧?”

  “为什么不可能?你别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母亲说道恼朱味,“小华你也真是的恼朱味,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到古井那边去呢?”

  “我只是不小心究渐座。”我不好意思地说道恼朱味,“妈妈恼朱味,这段时间你见过小丁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究渐座。之前听说他的房子被强拆了恼朱味,关心一下而已究渐座。”

  “原来你也知道?”父亲惊奇地说道究渐座。

  “知道什么?”

  “小丁出事了究渐座。”父亲说道恼朱味,“小丁的房子被拆掉之后恼朱味,他的心里并不服气恼朱味,不断地找村委主任抗议恼朱味,要求得到合理的赔偿究渐座。这一找不要紧恼朱味,一找之下小丁发现恼朱味,他那已经和自己登记结婚的妻子恼朱味,居然和村委主任搞在一起了究渐座。”

  “小丁当即和村委主任打了起来究渐座。由于长期在工地上工作恼朱味,小丁很快把村委主任打趴在地上究渐座。

  村委主任不服恼朱味,纠集了一批人恼朱味,把小丁打了个半死恼朱味,然后扔在街上究渐座。小丁看着那些打过他的人恼朱味,恶狠狠地说道恼朱味,我一定会报仇的恼朱味,我一定会报仇的究渐座。”

  “这么可怕?”我惊愕道恼朱味,“那小丁怎么报仇?打电话报警吗?”

  “这怎么可能究渐座。村委主任的侄子恼朱味,就在派出所当所长恼朱味,小丁就是报警也是没有用的究渐座。”

  “既然报警无用恼朱味,哪小丁怎么报仇啊?”

  “我不知道究渐座。”父亲摇了摇头究渐座。

  “他会不会已经被村委主任杀人灭口恼朱味,所以报不了仇呢?”

  “小华恼朱味,你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在古井那边看到的女鬼恼朱味,有点像小丁究渐座。”

  “这不可能吧!”母亲说道恼朱味,“小丁是男人恼朱味,就算他死了恼朱味,也是只男鬼恼朱味,怎么会变成女鬼呢?”

  母亲的话让我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恼朱味,我想了半天恼朱味,也想不明白个中原因恼朱味,于是索性不想了究渐座。

  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当我还在睡梦时恼朱味,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把我吵醒了究渐座。

  “是那么无聊恼朱味,一大早就报警啊?”我揉揉眼睛恼朱味,不满地说道究渐座。

  “是工地上的工人究渐座。”父亲说道恼朱味,“工人在你昨晚遇鬼的古井里恼朱味,发现一具尸体究渐座。”

  “什么?”我猛地惊醒过来恼朱味,“古井发现尸体恼朱味,那我得去看看了!”

  我跟着父亲来到古井边恼朱味,发现那里聚集了一大批人究渐座。两个年轻的警察恼朱味,正吃力地用工具恼朱味,把古井里的尸体捞上来究渐座。

  尸体被捞上来之后恼朱味,在场的人无一不大吃一惊究渐座。

  这是一具男尸恼朱味,可奇怪的是恼朱味,这男尸居然穿着一件女式大红袍恼朱味,而且脸上还化着浓浓的女妆恼朱味,大腿上还有许多血迹究渐座。尽管如此恼朱味,大家还是从中看得出恼朱味,这具男尸就是小丁究渐座。

  小丁为什么会死在古井里面?难道像我猜测的那样恼朱味,被村委主任杀死了恼朱味,弃尸在井中?

  很快法医就得出结论恼朱味,小丁是自杀身亡的究渐座。这结果引起村民的议论纷纷恼朱味,大家都想不明白恼朱味,小丁为什么自杀恼朱味,自杀之前为什么穿女人衣服恼朱味,化女人的妆?

  村里年纪最大的老董深深思考了一会儿恼朱味,忽的开口问法医道:“小丁的大腿恼朱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血迹?”

  “这是他阉割自己所流出来的血液究渐座。”法医说道究渐座。

  阉割自己?法医的话再次引起人们的各种猜测恼朱味,但是这一次恼朱味,老董却已经知道答案了:“完了!这下小丁真的是完了究渐座。”

  “董爷爷恼朱味,您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人们急忙问道究渐座。

  “大家知道小丁为什么要这样死吗?”老董说道恼朱味,“小丁自杀之前恼朱味,阉割自己恼朱味,穿女人衣服恼朱味,化女人的妆恼朱味,这些因素加起来恼朱味,就是一个可怕的邪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恼朱味,小丁是在昨天晚上跳井自杀的恼朱味,对不对?”

  “对!”法医点点头究渐座。

  “这就是了究渐座。”老董说道恼朱味,“这是他利用邪术恼朱味,化成厉鬼报仇!”

  “哪村委主任?”

  “死了究渐座。”老董说道恼朱味,“不仅是村委主任恼朱味,小丁的妻子许老师恼朱味,还有那些将他打个半死的人恼朱味,一定会被小丁化成的厉鬼活活吓死!”

  老董的这番话恼朱味,引起了警察的注意恼朱味,他们立即派人到相关人员的家中查看恼朱味,果然和老董说的一模一样究渐座。

  “难怪昨天晚上恼朱味,我会看见小丁的鬼魂了究渐座。”我叹息说道恼朱味,“董爷爷恼朱味,小丁这样报仇恼朱味,他下去阴曹地府恼朱味,阎罗王会不会把他打进十八层地狱?”

  “不会究渐座。”老董摇摇头说道恼朱味,“小丁这样做恼朱味,他的灵魂会在报完仇之后恼朱味,彻底的魂飞魄散究渐座。”

  “啊——!”

  村民们听完后恼朱味,无一不扼腕叹息究渐座。尽管小丁害死了很多人恼朱味,可是村民们认为恼朱味,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的恼朱味,所以当那些死者家属前来找麻烦时恼朱味,都被村民们骂走了究渐座。

  不仅如此恼朱味,村民们还自发捐款恼朱味,将小丁风光大葬究渐座。

  因为小丁已经魂飞魄散恼朱味,所以村民们谁也没有去小丁的坟墓前祭拜过究渐座。只有我这个小丁的老朋友恼朱味,出于纪念的原因恼朱味,每逢中元节恼朱味,都到古井那里祭奠我那个早已经不在的好朋友究渐座。

Tags: 古井 坟墓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1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