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民国鬼事三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讲几个民国时期的鬼怪奇谈究渐座。

  那时候天下大乱恼朱味,民不聊生究渐座。各地鬼怪借机横行恼朱味,肆虐人间究渐座。

  有些世外高人于心不忍恼朱味,于是选择返俗云游恼朱味,驱邪济世究渐座。

  1.婴鬼

  湖北有妇女张氏恼朱味,怀孕四年而不生究渐座。肚子一直停留在怀孕五月后的样子究渐座。并且腹部不定时绞痛恼朱味,严重时恼朱味,甚至大口吐血恼朱味,血色发黑究渐座。

  久而久之恼朱味,气虚体弱恼朱味,长年卧在床究渐座。

  但最令人惶恐的是她饭量不减恼朱味,不亚于健硕农夫的胃口究渐座。

  村中流言恼朱味,张氏定是生活不检点恼朱味,遭致报应究渐座。肚里怀着某种恐怖的脏东西恼朱味,要除掉才行究渐座。

  可无论乡野赤脚医生恼朱味,还是城镇大夫恼朱味,诊断都显示张氏肚子肯定是个婴儿恼朱味,并且生命体征良好究渐座。她应该患了某种怪病究渐座。

  但哪怕丈夫磕头磕出血痂恼朱味,妻子张氏的怪病无人能治究渐座。

  彼此相爱的夫妻俩只能相拥垂泪究渐座。

  直到听闻德高望重的李道长云游至此恼朱味,丈夫连夜登门拜访究渐座。半带绝望半带哭泣的跪求道长相助究渐座。

  道长心知蹊跷究渐座。

  一见孕妇恼朱味,道长便感到一股强烈的邪魔之气从孕妇的肚子溢出究渐座。他取出开眼符文恼朱味,烧成灰烬撒入沸水恼朱味,然后抹上双目恼朱味,这才把孕妇肚里看个真切究渐座。

  “不好恼朱味,”道长说:“她这是被婴鬼附身!”

  丈夫心中一紧恼朱味,但仍毕恭毕敬的听着究渐座。

  “这种鬼怪以婴幼儿精血为食恼朱味,不会伤其性命究渐座。等到一定修为恼朱味,便直接寄生于孕妇身上究渐座。婴儿每长一分恼朱味,它便吸食一分究渐座。”

  “这恼朱味,这怎么办……请问道长恼朱味,如何去除这害人妖物?”

  道长长叹:“除去此鬼不难恼朱味,贫道只需用浸过雄黄酒的桃木剑刺入她胎中引爆煞气即可恼朱味,但母子性命难保究渐座。”

  丈夫下跪磕头:“求道长救母子一命恼朱味,我甘愿做牛做马!”

  “办法倒有恼朱味,你妻子被寄生四年恼朱味,体内寒气极盛究渐座。只要把这寒气一除恼朱味,婴鬼忍受不了恼朱味,便会急于脱逃恼朱味,那时就可以抓住它且保你妻儿无事究渐座。只不过……”

  道长顿了顿究渐座。

  丈夫心急:“道长请说究渐座。”

  “这祛寒的方法有些残忍究渐座。要用蒸笼蒸烤才行恼朱味,所以恼朱味,要赌一赌你妻子的天命恼朱味,”

  驱魔当天恼朱味,丈夫小心翼翼把妻子抱入已准备好的大型蒸笼中恼朱味,盖上蒸盖究渐座。道长在笼子四周贴上符文究渐座。

  他神色庄凝:“点火!”

  不一会儿恼朱味,蒸笼开始冒气究渐座。

  笼中毫无动静究渐座。

  “加火究渐座。”

  丈夫擦了一把汗恼朱味,往灶里抹了几把干柴究渐座。

  笼中慢慢传来孕妇低语:“热恼朱味,好热!救命恼朱味,救命!”

  道长不为所动恼朱味,吩咐:加火!

  笼上热气骤多究渐座。妇女求救变成急促哀嚎究渐座。

  “道长恼朱味,她会被活活蒸死的究渐座。”

  道长仍不为所动究渐座。

  顷刻恼朱味,妇女哀嚎突然消失恼朱味,只剩下蒸笼大动恼朱味,似乎猛兽乱踹究渐座。

  烧火的丈夫爱妻心切恼朱味,不顾道长嘱咐恼朱味,挑起来直接掀开蒸笼究渐座。

  眼看符文被撕恼朱味,道长心中一个趔趄恼朱味,大感不妙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一段长长的黑气从孕妇口眼钻出恼朱味,汇聚屋顶恼朱味,尖牙利爪恼朱味,形成一个狰狞厉鬼的模样究渐座。他一掌把夫妻二人恼朱味,连带蒸笼拍翻恼朱味,随后直冲门窗而去究渐座。

  李道长大叹:这也是贫道的劫数!

  他抽出桃木剑恼朱味,在左臂飞速刻下血符文恼朱味,随后刺开手掌恼朱味,抬手指向婴鬼飞去的方向恼朱味,嘴里一直叨念着咒语究渐座。

  只见手掌破口大开恼朱味,那股黑气被强行吸入左臂究渐座。

  待最后一丝黑气灌入恼朱味,道长一剑切下整个左臂恼朱味,吐一口雄黄酒恼朱味,用符文把婴鬼死死封在臂中究渐座。

  手臂一阵抖动过后恼朱味,发肿变黑恼朱味,再无动静究渐座。

  半晌恼朱味,瘫倒地上的夫妻二人醒来究渐座。

  道长对俩人告知原委后恼朱味,拿起手臂嘱咐:这婴鬼数年修炼的精华尚在究渐座。你们把这条手臂烧成灰恼朱味,再熬成汤恼朱味,喂孕妇饮下恼朱味,便可保住胎儿性命究渐座。

  夫妻二人无以为报恼朱味,跪在地上叩首良久究渐座。

  三月后恼朱味,孕妇顺利产下孩子究渐座。

  唤名“臂儿”究渐座。

  2.尸疫

  民国27年恼朱味,侵华日军南下进犯湖北究渐座。在大别山附近与中国守军爆发几次会战究渐座。

  虽都以日军胜利告终恼朱味,但打扫战场时恼朱味,他们发现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恼朱味,总会有一些中国军人的尸体转化成活尸究渐座。他们要么在战场游荡恼朱味,要么伏在死尸当中恼朱味,冷不防扑向打理战场的日本士兵究渐座。

  一场活死人的恐惧在部队中蔓延开来究渐座。日军人人自危恼朱味,流言惶惶究渐座。

  像“侵华罪行触犯了东方天神恼朱味,天谴已至”或“日军杀人太多恼朱味,阴曹地府已满”之类的流言甚至传到了华中军区司令官畑俊六的耳里究渐座。

  他连夜致信裕仁天皇恼朱味,请求支援究渐座。

  在天皇指派下恼朱味,东京阴阳师协会几乎精锐尽出恼朱味,赴援华中日军究渐座。

  可无论阴阳师们怎么魔检恼朱味,这些活尸都没有施法的痕迹究渐座。他们惊悚的发现恼朱味,这种转化就像尸体得了病一样恼朱味,仅在尸体聚集的战场传播恼朱味,且只攻击活人究渐座。

  这种瘟疫的一样的被称之为“尸疫”究渐座。

  解铃还须系铃人恼朱味,日军在占领区张贴告示恼朱味,若有解答此现象的人许以重金美女究渐座。

  重赏之下恼朱味,必有觊觎富贵之辈究渐座。

  三日未过恼朱味,一清末秀才前来揭榜究渐座。

  他说:湖北此地是先秦时代楚国故土恼朱味,埋藏着数千年前楚国第一邪物——驱魔镜究渐座。此镜饮人血费锐耕、通阴阳恼朱味,可镇亡魂费锐耕、锁邪灵究渐座。秦破楚之际恼朱味,驱魔镜的守卫者不忍落入秦国之手恼朱味,便把此镜封印恼朱味,深埋地下究渐座。如今战火再起恼朱味,生灵涂炭究渐座。楚地鲜血满地恼朱味,冤魂四起究渐座。故此镜魔力大涨恼朱味,有愈冲出封印之势究渐座。当今那些尸体复生恼朱味,不过是魔镜法力显灵恼朱味,阻了亡者灵魂归去而已究渐座。

  阴阳师会长安倍道风大喜过望恼朱味,他记得日本古籍记载恼朱味,这镜子乃是中国阴阳学传奇圣物恼朱味,不过随着中国阴阳派一同失传千年究渐座。

  想不到如今重现人间究渐座。

  他急切的询问:你可知道埋藏地点在哪?

  知道恼朱味,就在不远的武汉三镇究渐座。并且我也知道镇中埋藏地点究渐座。

  安倍道风大喜过望:好恼朱味,好!找到镜子恼朱味,许诺重金加倍奖赏究渐座。

  另外恼朱味,你叫什么名字究渐座。

  这位自称秀才的人弯腰作揖:

  在下张成道恼朱味,小名唤作“臂儿”‘究渐座。

  同年10月恼朱味,国军四十余万战士血祭长江究渐座。

  武汉沦陷究渐座。

  3.夜半灵车

  民国二十四年恼朱味,黄冈城中来了一位看相先生究渐座。

  此人宣称恼朱味,他可以摸额头算天命究渐座。普通平民恼朱味,只需交五分钱即可究渐座。若有天命之人恼朱味,他不但不收费恼朱味,还会赠予山味珍馐究渐座。

  消息一出究渐座。看热闹也好恼朱味,算相也罢恼朱味,算卦摊前人满为患究渐座。

  每当摊前传来先生的话:好恼朱味,好!八分恼朱味,八分!

  人群爆发一阵掌声和欢呼恼朱味,有好奇恼朱味,不屑恼朱味,当然也有猜疑恼朱味,嫉妒究渐座。可当看着天命之人乐呵呵的抱着象鼻费锐耕、鹿筋费锐耕、驼峰费锐耕、燕窝费锐耕、竹荪从眼前走过究渐座。无人不满生嫉妒恼朱味,口水直咽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少不了大多数都是“三分恼朱味,走罢恼朱味,走罢”的话语究渐座。有人一笑了之恼朱味,也有一脸恼怒恼朱味,碎言一句:不过江湖骗子究渐座。但无可奈何究渐座。悻悻而去究渐座。

  即便赖账不给钱恼朱味,先生也不追究究渐座。

  时任黄冈督军易凯独子听闻此事恼朱味,便约上一群狐朋狗友去凑热闹究渐座。他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若说自己是天命之人恼朱味,一切亦可究渐座。若不是恼朱味,便以骗子为名毒打一顿恼朱味,索要所有山珍即可究渐座。

  易少仗着军方背景恼朱味,坊间一直流传他淫人妻女恼朱味,杀人取乐的恶闻究渐座。众人颇为担心恼朱味,但又好奇此等异人是如何处理究渐座。

  当天恼朱味,集市聚集了半个黄冈城的人究渐座。

  结果先生面不改色说:一分恼朱味,一分究渐座。走罢恼朱味,走罢!

  集市全场哄笑究渐座。

  要知道看相三日以来恼朱味,城东打铁的张傻子都有两分究渐座。

  易少勃然大怒恼朱味,对着看相先生的脸恼朱味,直接抽了一马鞭究渐座。

  这一鞭子下去恼朱味,抽呆了所有人究渐座。

  先生的脸从左眉斜下到嘴角开了一道缝恼朱味,脸皮往外翻恼朱味,没有肉恼朱味,没有血恼朱味,像纸糊的假人一样恼朱味,空一副皮囊究渐座。

  普通百姓哪见过这般模样恼朱味,吓得作鸟兽散恼朱味,纷纷逃离集市究渐座。

  亏得易少杀人饮血练就一副铁胆恼朱味,他喝住几名正欲逃离的死党:这势必是哪路妖人做的人偶把戏究渐座。光天害人!你们和我拆了他恼朱味,算是替天行道究渐座。这钱财美味恼朱味,当做老天的奖励!

  在他呵斥下恼朱味,几人一拥而上恼朱味,开始徒手撕扯人偶究渐座。

  人偶也不反抗恼朱味,嘴里重复着几句:一分恼朱味,一分!走罢恼朱味,走罢!

  易少恼羞成怒恼朱味,掏出手枪恼朱味,正欲把人偶打个稀烂究渐座。只见人偶脸色一变恼朱味,嘴露獠牙恼朱味,血口大张:该死恼朱味,该死!

  话音未落恼朱味,双臂长如巨蟒恼朱味,卷起几人遁地而去究渐座。

  督军易凯听闻爱子被妖魔卷走恼朱味,大惊失色究渐座。连忙派人在摊铺前掘地数丈恼朱味,但未见任何人影究渐座。

  只得张贴告示恼朱味,重金向高人求救究渐座。

  翌日夜过三更恼朱味,黄冈城内恼朱味,四下死寂究渐座。

  只有打更人丁墨一人巡游究渐座。

  深夜无人恼朱味,但他路过集市时却听见几分声响究渐座。寻去恼朱味,发现集市中央停了一辆极为诡异的马车究渐座。

  车没有轮子恼朱味,悬在空中恼朱味,全身泛着幽幽冥火究渐座。

  而车前默默排着一队人究渐座。他们面色茫然恼朱味,表情呆滞究渐座。一个个井然有序的往车上走究渐座。每去一人恼朱味,车前就传来声音:好恼朱味,好!八分恼朱味,八分!

  丁墨垫脚向车前看去恼朱味,这一看不打紧恼朱味,直接吓傻了丁墨究渐座。

  易少等人赤身裸体趴在车前究渐座。他们面色狰狞惊恐恼朱味,似乎被什么异物吓到究渐座。他们的双眼已被镂空恼朱味,脖子栓着马圈究渐座。身上全是胳膊粗外翻的疤痕恼朱味,浑身通红恼朱味,像被扒了皮的老鼠一样究渐座。

  等到最后一人上车究渐座。马夫扬起鞭子恼朱味,抽打在易少身上:“一分恼朱味,一分!走罢恼朱味,走罢!

  易少等人匍匐拉着马车恼朱味,向城西渐渐消隐而去究渐座。

  回过神来的丁墨直奔督军府恼朱味,向易凯报告究渐座。

  易凯连忙派兵沿城西查看究渐座。果然恼朱味,在据黄冈城以西二十里处恼朱味,发现这几十具人的尸体究渐座。其余数十人均被吸干精血而亡恼朱味,而易少等人则被剥皮开肚恼朱味,生生虐死究渐座。

  见此惨状的易凯吓得一头倒在地上恼朱味,落下重病究渐座。两日过后恼朱味,不治身亡究渐座。

Tags: 鬼怪 孕妇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1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