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转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黑影

  夜晚我正聚精会神地打着一款游戏恼朱味,手机响了起来究渐座。我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恼朱味,见是张文打来的电话究渐座。

  我皱了皱眉头究渐座。其实张文是我最好的朋友恼朱味,但我们的友情已经快被他消磨殆尽了究渐座。

  从两个月前开始恼朱味,张文就开始不停地向我借钱究渐座。做为朋友恼朱味,刚开始我没有丝毫犹豫就把钱借给了他究渐座。但是几次之后我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了:他不仅不告诉我借钱的原因恼朱味,还从不还我恼朱味,甚至在我要钱的时候玩消失究渐座。

  要知道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恼朱味,因为生活费都借给了张文恼朱味,我有一段时间只能以馒头果腹究渐座。

  我对张文彻底失望了恼朱味,不仅因为他屡次管我借钱不还恼朱味,更因为他欺骗我究渐座。

  想到这里恼朱味,我觉得这个电话更不能接了究渐座。由于这一分心恼朱味,游戏已经挂掉了究渐座。

  我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恼朱味,手机又固执地晌了起来究渐座。当我眼角余光再次瞥到屏幕上时恼朱味,愣住了——打来电话的不是张文恼朱味,而是夏月月究渐座。

  夏月月是我的女朋友恼朱味,准确地说是前女友究渐座。我们已经分手两个月了恼朱味,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究渐座。

  我一把就抓过了手机究渐座。

  电话里传出我熟悉的声音恼朱味,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要说什么恼朱味,就听到夏月月哽咽着说:“快费锐耕、快来学校的湖边凉亭恼朱味,张文死了究渐座。”

  我双腿一软差点儿坐在地上究渐座。如果不是夏月月此刻惊慌失措的声音恼朱味,我几乎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究渐座。

  张文明明刚刚还给我打过电话恼朱味,怎么就死了?不管我对张文有多不满恼朱味,他都是我的朋友究渐座。我抓起外套冲了出去究渐座。

  这个房子是我在几个月前租下的恼朱味,我满怀欣喜地和夏月月搬了进来究渐座。可是没过多久恼朱味,夏月月就和我提出了分手究渐座。这里离学校有五分钟的路程恼朱味,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学校湖边的凉亭时恼朱味,就看到哭成了泪人的夏月月究渐座。

  我的心顿时难过起来恼朱味,紧接着就看到了夏月月脚边张文的尸体究渐座。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恼朱味,颤抖着伸出手碰了碰张文的手臂究渐座。他的手臂很凉恼朱味,而且我发现原本很胖的张文竟然变得异常消瘦究渐座。月光下恼朱味,他的脸惨白无比究渐座。同样惨白的还有他没合上的眼睛恼朱味,那双绝望的眼睛里都是眼白恼朱味,像死鱼一样究渐座。

  哪怕他现在的样子这么恐怖恼朱味,我都没有感到多少恐惧恼朱味,只是发自内心地感到伤心和悲哀究渐座。可是就在我悲伤的时候恼朱味,突然看到两个黑影先后从张文的身体里钻了出来究渐座。

  我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恼朱味,那两个黑影就钻进地里去了究渐座。

Tags: 日记 尸体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9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