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诡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那上面那姑娘快下来吧恼朱味,危险啊!”一大妈尖叫着究渐座。

  祁魏然一愣恼朱味,随即向头上望去恼朱味,一个女人站在他们单元的最高楼层恼朱味,看那架势恼朱味,又是要跳楼究渐座。好几十米呐!

  随即夹着公文包赶紧向上冲去究渐座。

  祁魏然趁这中间的间隙恼朱味,想了一下恼朱味,这是第几个了?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恼朱味,总有人在他们这栋楼跳楼恼朱味,还偏巧不巧地每回都让他撞见恼朱味,还被他救下究渐座。

  “姑娘恼朱味,咋又是你啊!”祁魏然直奔天台恼朱味,看到这熟悉的姑娘恼朱味,不由得一愣究渐座。

  “姑娘恼朱味,生命诚可贵恼朱味,爱情价更高究渐座。可别冲动啊!”火是火了点儿恼朱味,可祁魏然知道恼朱味,一个人只有活着恼朱味,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恼朱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道理究渐座。

  “大哥恼朱味,咋又是你啊!”那姑娘也悲催了恼朱味,看着祁魏然恼朱味,“我这一个月跳三次楼恼朱味,你次次都在啊究渐座。”那姑娘埋汰着究渐座。“算了恼朱味,大哥我不跳了究渐座。”

  “那就好究渐座。”祁魏然松了一口气恼朱味,但仍皱着眉头恼朱味,“姑娘你究竟为什么跳楼?”

  那姑娘从天台下来恼朱味,穿上拖鞋恼朱味,和祁魏然并排走在一起究渐座。

  她此时已经平淡多了恼朱味,没了初次见面时的声嘶竭力究渐座。

  “姑娘恼朱味,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了?”祁魏然想着恼朱味,一定要帮这姑娘解开心结恼朱味,不然以后这栋楼都不能安生究渐座。

  那姑娘看了他一眼恼朱味,没什么好脸色究渐座。“我叫罗马究渐座。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恼朱味,我想不开恼朱味,想自杀究渐座。”

  “就这点事啊究渐座。”祁魏然松了一口气恼朱味,“听我给你好好说说……”

  “别别别恼朱味,我头疼!”那姑娘白了他一眼恼朱味,自个儿钻进自己的屋子究渐座。

  祁魏然看着那姑娘的背影恼朱味,摇了摇头恼朱味,这么不爱惜生命恼朱味,为了一个男人就抛弃自己的生命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祁魏然突然头疼恼朱味,去了医院究渐座。

  “你没什么事恼朱味,可能是没休息好究渐座。熬夜了吧?”医生关切地看着祁魏然恼朱味,将检查报告递给祁魏然究渐座。

  祁魏然接过报告恼朱味,慢慢地回了家究渐座。

  “挖槽!”祁魏然正准备开窗户恼朱味,窗户前突然快速闪过一个红色影子恼朱味,那影子竖直向下落去究渐座。

  祁魏然赶紧向下望去恼朱味,是那天那个女人!她红色的身影在马路上成了一个大字究渐座。隔着虽远恼朱味,却看到汩汩鲜血从她的后脑流出来究渐座。

  “唉!”祁魏然叹了口气恼朱味,那姑娘虽然对他语气不好恼朱味,可人还是好的呀究渐座。

  人也没了恼朱味,祁魏然拨了120和110恼朱味,这才上床睡觉了究渐座。却怎么也睡不着恼朱味,一个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没了恼朱味,谁能心理不震撼究渐座。

  为了一个男人恼朱味,至于吗?

  祁魏然问自己恼朱味,如果他是女的恼朱味,说不定会说至于究渐座。

  可他是个男的啊究渐座。

  守在家里恼朱味,突然不想去上班恼朱味,老板也没打电话来催恼朱味,祁魏然这才想起来恼朱味,老板结婚让全体员工提前休假究渐座。

  守着电视恼朱味,看着新闻恼朱味,来入眠究渐座。

  “新闻重播?”祁魏然一愣恼朱味,也好恼朱味,今天因为去医院刚好没看究渐座。

  “近日一名女子多次跳楼未遂被称作神经病恼朱味,更有人放言:根本为了蹭热度究渐座。”

  “什么人也有恼朱味,真是的究渐座。”祁魏然不屑一笑究渐座。可这一笑恼朱味,也不知道他是因为那个女的笑还是因为肆意的人究渐座。

  突然感觉背后冷飕飕的究渐座。说了这话恼朱味,祁魏然出了冷汗恼朱味,今天那个自杀的姑娘可也不是多次自杀未遂究渐座。

  祁魏然睡着了究渐座。

  他突然梦到以前恼朱味,可梦里的他恼朱味,却看不请周围人的脸究渐座。只记得一个女人突然向他扑过来究渐座。

  他就被惊醒了恼朱味,被冷汗浸了一身究渐座。

  怎么回事?会做这种梦?祁魏然一愣恼朱味,该不是因为他们小区突然死了个人恼朱味,他吓着了吧究渐座。

  实在是不敢睡了恼朱味,祁魏然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究渐座。

  “《志怪灵》?”什么时候买了这么怪的一本书?

  翻起了恼朱味,翻了几页祁魏然就看不下去了恼朱味,“什么呀恼朱味,人死后灵魂会在原地徘徊很久?不存在的!”

  等等!今天那个女人那么执着的想自杀恼朱味,肯定是有什么心结恼朱味,不只因为一个男人究渐座。她的灵魂会不会在这徘徊费锐耕、

  一下子恼朱味,祁魏然有些激动了恼朱味,甚至都有了搬家的念头究渐座。很快又安慰自己恼朱味,他是无神论者恼朱味,怎么会被这些东西吓到恼朱味,况且恼朱味,他一个人恼朱味,无拘无束的恼朱味,还怕这些东西?

  女鬼出现了究渐座。

  她还是穿着死前那件红衣服恼朱味,一模一样恼朱味,不过她似乎没有变成厉鬼究渐座。她看起来同死前一样恼朱味,身上也没有很多戾气究渐座。

  女鬼幽怨的看着祁魏然究渐座。

  “你把我害苦了啊究渐座。”女鬼灵魂飘在半空恼朱味,“我前男友来找我复合了恼朱味,可他听说你救了我几次恼朱味,就认为我们有一腿恼朱味,然后他就走了恼朱味,我一时受不了恼朱味,就自杀了究渐座。”

  “你没有变成厉鬼?”祁魏然还是不相信恼朱味,甚至认为她通过某种手段来吓唬他究渐座。

  “我只是随便穿了件红衣服恼朱味,哪有那么多邪门的道道究渐座。”女鬼白了他一眼究渐座。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祁魏然不解究渐座。

  “我死后只有你能看到我恼朱味,地府不知道为什么恼朱味,暂时不收我究渐座。”女鬼有些落寞的笑着究渐座。

  “那你还不如不自杀呢究渐座。”祁魏然低声嘀咕究渐座。

  “你说什么?”女鬼瞪着他究渐座。

  ……

  一个月了恼朱味,祁魏然偷偷看着身边的女鬼戚蒂恼朱味,她如同活着一样恼朱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究渐座。

  “我要去上班了恼朱味,我们提前休了年假究渐座。老板结婚究渐座。”祁魏然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么多恼朱味,虽然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恼朱味,他似乎已经把戚蒂当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究渐座。

  戚蒂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恼朱味,“很好啊恼朱味,我还可你趁你不在的时候回我家看看究渐座。”

  忽然想到什么恼朱味,戚蒂猛地抬起头看向祁魏然恼朱味,“你最近要小心点儿恼朱味,你身上有股黑气究渐座。”

  “嗯究渐座。”祁魏然一笑恼朱味,走出门去究渐座。

  祁魏然关门的一瞬间恼朱味,戚蒂转过头去恼朱味,她的声音微不可闻恼朱味,“我还不如不自杀呢究渐座。咱俩这缘分早就注定了吧究渐座。”

  办公室究渐座。

  “魏然恼朱味,你们老板在昨天赶回来的路上出车祸了恼朱味,这位是新老板苏浙究渐座。”总经理介绍着究渐座。

  苏浙?祁魏然看向苏浙恼朱味,戚蒂的前男友就叫苏浙吧?长得挺帅恼朱味,不过挡他路了究渐座。

  本来新老板回来他就会升职恼朱味,祁魏然也会升职究渐座。现在不会了究渐座。

  总经理带苏浙去了他的办公室恼朱味,回来看到祁魏然还在这里恼朱味,有些无奈恼朱味,他安抚的拍拍祁魏然的肩膀恼朱味,“魏然恼朱味,那小子有后台恼朱味,他是曼蒂公司塞过来的人恼朱味,不然该当老板的是你了究渐座。下一次我一定替你争取究渐座。”

  ……

  一个星期下来恼朱味,祁魏然发现这位新老板恼朱味,不仅人品不怎么样恼朱味,业务能力也不怎么样恼朱味,还经常骚扰公司长得单纯的女员工恼朱味,根本就是个渣男究渐座。简直就是个败类究渐座。

  如果是这样恼朱味,祁魏然还能忍得下去的话恼朱味,他就不叫祁魏然了究渐座。

  终于恼朱味,在苏浙对一位女员工动手动脚的时候恼朱味,祁魏然忍不住了恼朱味,直接上去给了他一拳究渐座。苏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恼朱味,随即反应过来恼朱味,又是一拳打上去恼朱味,二人扭撕起来究渐座。

  祁魏然停职了究渐座。

  苏浙后台挺大的恼朱味,听说曼蒂公司的老板力保他究渐座。

  祁魏然落寞的回了家究渐座。戚蒂守在门口恼朱味,替他开门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我舅舅是曼蒂公司的董事长恼朱味,苏浙是员工究渐座。后来他因此成为我男朋友究渐座。后来分手了恼朱味,他‘喜欢’上一个高官的女儿恼朱味,结果那是个贪官究渐座。他们在一起没几天那女孩的妈妈就倒台了恼朱味,他们分了手究渐座。他来找我复合以此挽回我舅舅的喜欢究渐座。我舅舅还不知道我和他分手了恼朱味,更不知道他找了一个新女朋友究渐座。他来找我复合恼朱味,可是却又说什么因为咱俩有一腿这样的话来抛弃我究渐座。以此来证明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恼朱味,我舅舅信了究渐座。”

  “恩究渐座。大不了我辞职找个新工作究渐座。”祁魏然假装不在意究渐座。

  “对不起恼朱味,都是因为我才害你被停职究渐座。”戚蒂低下头究渐座。

  “没关系的究渐座。那样的人我本来就忍不了究渐座。”祁魏然笑笑究渐座。

  可苏浙并没有放过他究渐座。

  他甚至直接在总公司造谣说祁魏然的各种坏话恼朱味,他编造谎话的原型更是他自己究渐座。他想让祁魏然身败名裂究渐座。

  “小蒂?”第二天恼朱味,祁魏然发现戚蒂不见了恼朱味,他慌起来恼朱味,有些害怕究渐座。他知道戚蒂的怨气会把她变成厉鬼究渐座。他知道戚蒂喜欢他恼朱味,就如同他喜欢她一样究渐座。

  回了公司恼朱味,员工们惊讶的看着他恼朱味,他却急匆匆地找着苏浙的踪迹究渐座。

  他又去了苏哲家究渐座。很大很豪华恼朱味,他却来不及看究渐座。直奔二楼恼朱味,已经晚了究渐座。

  苏浙躺在地上究渐座。旁边是戚蒂的身影恼朱味,她的衣服如同血一样红究渐座。

  她转过来看着他恼朱味,像初见恼朱味,“我为你报仇了恼朱味,也为我报仇了究渐座。现在我能去地狱了究渐座。”

  她的身影慢慢消淡恼朱味,直至消失究渐座。

  祁魏然晕了过去究渐座。

  醒来恼朱味,是警察的盘问恼朱味,可他们发现恼朱味,祁魏然有作案动机恼朱味,却不具备条件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回了家究渐座。

  迎接他的除了一份升职通知还有一封信究渐座。

  戚蒂留给她的信究渐座。

  信上字不多恼朱味,只有几句究渐座。“我喜欢你恼朱味,现在我爱上你了究渐座。为你杀了人恼朱味,所以我能下地狱了究渐座。”

  祁魏然淡淡一笑恼朱味,将一页信纸折好恼朱味,放回信封恼朱味,压到桌底……

Tags: 生命 医院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9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