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半夜乞药的女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林老头最大的爱好是喝几两恼朱味,但酒量却不大恼朱味,喝几口就醉熏熏究渐座。林老头的职业是个乡下农民恼朱味,“副业”是“蛇化子”恼朱味,也就是闲余去野外捉些蛇啊蛙啊龟啊等等这些比较值钱的野生动物去卖恼朱味,尤其是捉蛇究渐座。以前的农村多有从事这种“副业”的人恼朱味,现在却不多见了恼朱味,因为很多动物包括一些蛇都受保护了恼朱味,虽然有许多酒楼餐馆里还能吃到蛇恼朱味,但真正野生的很少恼朱味,吃的多是人工养殖的究渐座。

  捉蛇这种事情可不容易恼朱味,因为没有一定本领那可真够危险恼朱味,随时会把命丢掉究渐座。林老头的祖上几代都当过蛇化子恼朱味,有秘制的蛇药配方恼朱味,包括捉蛇技巧恼朱味,采药炼制蛇药的诀窃恼朱味,治疗蛇咬伤的技术等等恼朱味,全都传给了他究渐座。当然恼朱味,现在的林老头也是早已不捉蛇了恼朱味,但蛇药却还是会配制的恼朱味,因为自己不捉蛇了恼朱味,但世界上会不小心给蛇咬伤的人却不少恼朱味,尤其是在乡下农村恼朱味,他配些蛇药也还可卖钱究渐座。

  这个事儿就是林老头告诉我的究渐座。林老头现在的年纪六十岁恼朱味,但这个事儿却不是现在发生的恼朱味,而是在三十年前恼朱味,也就是林老头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恼朱味,那时不能叫他为林老头恼朱味,该叫他为大林才是究渐座。

  在一个夜黑如漆费锐耕、暴雨如骤的夏夜恼朱味,大林喝了几口酒恼朱味,上床睡觉了究渐座。

  半夜恼朱味,忽地听到很急的敲门声恼朱味,大林问道:“谁呀?”

  门外的雨声中恼朱味,传来一句很稚嫩细小的女孩声音:“我恼朱味,我来买你的药的究渐座。”

  大林有些醉意恼朱味,身体很乏恼朱味,懒得起床恼朱味,何况又是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三十年前那时候的村里恼朱味,还没有通电恼朱味,于是就在屋内回答她恼朱味,说:“买什么药这么急恼朱味,明天天亮了再来吧!”

  门外的小女孩声音说:“我家里这几天都出现了蛇恼朱味,很吓人究渐座。我是来向你买蛇药的恼朱味,这附近的人恼朱味,都说你是捉蛇的恼朱味,你的药很好恼朱味,既有可以治蛇咬伤的恼朱味,又有可以把蛇驱逐走让蛇近不得身的究渐座。求求你开下门恼朱味,卖给我一副药吧恼朱味,免得我家里再来蛇恼朱味,把我们咬了!”

  大林听到有人家里有蛇出现恼朱味,起了点精神恼朱味,“蛇?你家里出现了蛇?大不大?人有没有给它咬伤?”

  “还没有咬到恼朱味,但就怕明天它再来恼朱味,把我们咬了究渐座。”

  大林起了床恼朱味,点了油灯恼朱味,找来一副蛇药恼朱味,开了门恼朱味,递给门外的人恼朱味,那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恼朱味,细弱的身子恼朱味,穿着一件不合身的大人雨衣恼朱味,卷着高高的裤腿恼朱味,赤着脚恼朱味,连鞋子都没有穿究渐座。虽然顶着件雨衣恼朱味,可她浑身还是湿透了究渐座。

  大林说:“五角钱究渐座。你把它们洒在家的四周恼朱味,蛇闻到就不敢近前的究渐座。要是给蛇咬伤了恼朱味,把咬伤的地方的毒血挤尽恼朱味,然后涂上我的药就行了恼朱味,几天功夫就复原了究渐座。”

  “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么多的钱……”小女孩说道究渐座。

  “什么恼朱味,五角钱也没有?还这么半夜的叫我起来?那你有多少钱?”大林问究渐座。

  “我只有这么多究渐座。”小女孩伸出手恼朱味,手里抓着一把沾满了水的硬币恼朱味,以及几张湿透了揉成一团了的纸币究渐座。

  大林接过钱恼朱味,“一分恼朱味,两分恼朱味,五分……才三角钱?这才一半多一点恼朱味,远远不够啊究渐座。”

  “是不够……可是我只有这么多钱恼朱味,是我家里拿得出的全部钱了……你就行下好恼朱味,送给我药吧恼朱味,以后有机会恼朱味,我会报答你的究渐座。”雨中的小女孩可怜地乞求究渐座。

  大林犹豫了下恼朱味,“算了恼朱味,给你吧恼朱味,我从没卖过这么便宜的恼朱味,有些人我还收一块钱呢究渐座。只是恼朱味,好像我没有见过你恼朱味,你是谁家的孩子?”

  “我是邻村来的究渐座。”小女孩指指大林屋后的山究渐座。

  山的旁边恼朱味,有一条小路通向邻村究渐座。

  “怎么这么晚了还叫你个小孩出门恼朱味,你家大人呢?”

  “我没有爸爸恼朱味,我妈妈身体不好恼朱味,走不动恼朱味,于是只好我出来究渐座。”小女孩答究渐座。

  小女孩接过药恼朱味,道了谢恼朱味,转身走了恼朱味,一瞬间就消失了黑夜里究渐座。

  大林看看屋内的钟恼朱味,晚上十二点多了恼朱味,又看看屋外漆黑的雨夜恼朱味,嘀咕道:“连手电筒也没有恼朱味,这小孩居然是摸黑来的恼朱味,也真是够可怜的……”

  第二天继续下大雨恼朱味,晚上半夜恼朱味,大林早已睡觉了究渐座。

  忽地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恼朱味,把大林吵醒了究渐座。大林很恼火恼朱味,问道:“谁呀恼朱味,半夜敲的什么门?”

  又是稚嫩而细小的还透着胆怯的声音:“我……是昨天晚上来向你买药的……”

  大林很不高兴恼朱味,“怎么又是你恼朱味,又半夜跑来做什么?”

  小女孩答道:“请问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些驱蛇药恼朱味,因为我把你昨天给的蛇药洒到我家周围恼朱味,但今天蛇又来了恼朱味,没有赶走它恼朱味,可能是药不够……”

  “什么药不够恼朱味,我配的药怎么可能没有效果?”大林听了有些不高兴恼朱味,昨天的钱都没有给够恼朱味,还是半买半送的恼朱味,已经便宜你了恼朱味,反过来居然还嫌我的药不好!大林又问道:“你今天带钱了吗?”

  “我……我没钱……我的钱恼朱味,昨天晚上全给你了……”

  “什么恼朱味,一分钱也没有?那是我翻山越岭去深山里采来的草药恼朱味,还冒着被毒物咬的危险捉来蝎子费锐耕、蜈蚣费锐耕、蜘蛛等等一块配出来的究渐座。你以为我配药很轻松吗?”大林半夜睡着觉给人吵醒已很不愉快了恼朱味,听到人家又还是没钱来讨要药的恼朱味,更加不爽究渐座。

  “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我有钱的时候恼朱味,我会还给你的究渐座。求求你开开门恼朱味,送我点药吧恼朱味,我真的需要……求求你……”小女孩越说越难过究渐座。

  “昨天我还是半送给你了恼朱味,今天怎么又来白要?你去找足够钱来再说恼朱味,你要知道恼朱味,我就是靠这个为生的恼朱味,我也是穷得叮当响的人恼朱味,我也不能白干活啊!”没钱恼朱味,大林懒得起床恼朱味,即使有钱恼朱味,在这半夜里大林也懒得起床究渐座。他的酒劲还没消恼朱味,浑身正乏恼朱味,此时正是睡觉休息的最好时机究渐座。

  “我家里早就没钱了恼朱味,昨天给你的钱恼朱味,那都是我平时去外面玩的时候捡到的恼朱味,好不容易积存下来的……求求你……以后有钱我会还给你的……”小女孩在门外哭了究渐座。

  大林听得到心软恼朱味,于是起床了恼朱味,给了小女孩一副蛇药恼朱味,说:“算了恼朱味,就当我是帮下你的忙吧究渐座。这次绝对有用的了究渐座。”

  小女孩拿了药并没走恼朱味,睁着眼恼朱味,充满着乞求恼朱味,“我……我还想问问恼朱味,你能不能去一趟我家里?”

  “为什么?”

  “其实……其实是不仅我家里溜进了蛇恼朱味,我妈还给蛇咬了恼朱味,但用了你的药后恼朱味,已经好多了恼朱味,真的谢谢您!但是恼朱味,我还希望您能去我家里帮我妈看看恼朱味,看看还有没有事……以后有机会恼朱味,我会报答回您的究渐座。”

  大林看看屋外漆黑一片的雨夜恼朱味,犹豫了一下恼朱味,很有些不情愿恼朱味,可在这个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向他乞求的小女孩面前恼朱味,又不好直接拒绝恼朱味,便找托辞:“这天气不好恼朱味,很大雨恼朱味,举伞起不了作用恼朱味,我也没有雨衣究渐座。”

  “雨衣恼朱味,我这里有究渐座。”小女孩说着恼朱味,指指身上穿的那件很不合身的大人雨衣究渐座。

  “你带了有两件雨衣么?”

  “不是恼朱味,只有一件恼朱味,就是我身上这件恼朱味,给你穿究渐座。我跟在你后恼朱味,撑在雨衣后摆就行了恼朱味,或者我不用撑也行恼朱味,你一个人穿恼朱味,我在雨里走着就行了究渐座。”

  大林对她的回答很意外恼朱味,“可是恼朱味,天这么黑恼朱味,看不到路恼朱味,我的手电筒电池也没电了究渐座。”

  “我熟悉路恼朱味,我带着你走就行了究渐座。”

  大林对这个小女孩的回答无话可说了恼朱味,但还是不太情意出门恼朱味,说:“我的药很好的恼朱味,用了我的药恼朱味,没几天就自会把药毒除尽了恼朱味,不用我去看也行的究渐座。你先回去吧!或者恼朱味,改天不下雨了恼朱味,白天的时候恼朱味,我再去帮你看看你妈妈究渐座。”

  小女孩原本以为把大林说动了恼朱味,正要把雨衣脱下来给大林恼朱味,见他还是拒绝了恼朱味,有些失望恼朱味,但还是道谢离开了恼朱味,一会儿就消失在漆黑的雨夜里究渐座。

  大林看看屋里的钟恼朱味,又是半夜十二点多恼朱味,想着小女孩赤脚走在雨中的瘦弱身影恼朱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究渐座。

  第三天恼朱味,天晴了究渐座。下午大林去邻村的一位熟人家串门和吃晚饭恼朱味,又多喝了几口恼朱味,从熟人家出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恼朱味,天黑如漆恼朱味,大林没有带电筒恼朱味,好在路是熟悉的恼朱味,模模糊糊地看得到些影子恼朱味,微带醉意恼朱味,在暗中摸索着慢腾腾地回家究渐座。

  半路上忽地又下起了大雨恼朱味,夜色更黑究渐座。大林踏着路边一块松动的大石恼朱味,摔跤掉到路边的深沟坑里去了恼朱味,摔得很惨究渐座。深沟里尽是荆棘草藤恼朱味,把他全身都刺伤划伤了究渐座。更不幸的是恼朱味,那块石头也一块掉下来恼朱味,砸在了他的脚上恼朱味,虽然没有砸断恼朱味,但离断掉也不远了究渐座。

  大林本就带着些醉意恼朱味,人有些晕晕沉沉的恼朱味,此刻又在暗中摔到深沟里伤了恼朱味,一下想爬起来也爬不起来究渐座。

  大林躺在深沟里暗叫苦恼朱味,这回惨了恼朱味,大概要在这里躺到天亮了恼朱味,这雨也不知什么时候停恼朱味,明天看来要淋出病来了恼朱味,真是倒霉恼朱味,连伤带病究渐座。

  忽地恼朱味,大林的身边冒出句声音:“你起不来了吗?我扶你要吗?”

  大林吓了一跳恼朱味,模糊中恼朱味,他看到身边是一个瘦弱的细小人影子恼朱味,他也听出那个声意来了恼朱味,正是前两天晚上半夜找他买药的小女孩究渐座。

  大林太意外了恼朱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还想找你去看下我妈恼朱味,所以我一直跟着你恼朱味,只是我什么也没有恼朱味,没有钱恼朱味,也没有礼物恼朱味,已经麻烦过你几次了恼朱味,不敢向你开口究渐座。”

  她居然一直跟着自己?半夜里恼朱味,有个身影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恼朱味,远远地看着自己恼朱味,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大林听了背后隐隐生起一股凉意恼朱味,不知是吃惊还是害怕恼朱味,“什么恼朱味,你……居然一直跟着我?”

  “是的究渐座。你起得来吗?我帮你好吗?”小女孩说究渐座。

  “看来暂时是起不来了究渐座。你人小恼朱味,扶不动我的究渐座。”

  “试试究渐座。前边不远就有个上岸去的路口究渐座。”说着恼朱味,小女孩来牵拉大林的手恼朱味,想把他拖出去究渐座。

  “我穿了雨衣恼朱味,给你穿要吗?”小女孩问究渐座。

  “不恼朱味,不用了恼朱味,反正我也已经淋透了恼朱味,再穿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究渐座。”大林也清醒了很多恼朱味,挣扎着自己的身体使劲恼朱味,摇晃着站起来恼朱味,手用力撑在小女孩肩上恼朱味,跟着她走究渐座。大林感觉得到小女孩全身冰凉恼朱味,在他的身体重量的压力之下恼朱味,身体在轻微地发抖恼朱味,随时都会弯膝趴下去恼朱味,大林不是什么大个子恼朱味,但她的身体在大林面前恼朱味,明显的是太瘦弱了恼朱味,支撑不起他的重量恼朱味,但小女孩硬是撑住了究渐座。

  费了好大劲恼朱味,好长的时间恼朱味,小女孩把大林扶回了家究渐座。虽然摔倒的当时动弹不得恼朱味,其实时间一长恼朱味,身体慢慢恢复过来恼朱味,后来路多半是大林自己走回去的恼朱味,但要是没有小女孩在一边的扶恼朱味,可能也没有这么轻松究渐座。

  回家里坐着歇息了好久恼朱味,大林发现恼朱味,小女孩还是卷着高高的裤腿赤着脚来的恼朱味,她的脚上早已被路边的石子杂草荆棘等等印和刺得伤痕累累究渐座。

  看来恼朱味,她家里没钱也确实是真的恼朱味,连出门都没有一双鞋子穿恼朱味,前天能拿出三角钱来买药恼朱味,据说也是她平时在外捡到的钱恼朱味,好不容易才积存下来究渐座。大林很不是滋味恼朱味,他虽然也是个穷得叮当响的人恼朱味,但至少脚上还有鞋子穿恼朱味,有时也还能去野外捉到些蛇蛙去卖钱究渐座。

  他想找双鞋子送给她穿恼朱味,但他是光棍一人恼朱味,家里根本没有小孩的鞋子究渐座。只得找了几件旧衣服恼朱味,帮她缠在脚上究渐座。

  “你妈妈好了吗?”大林问究渐座。

  “用了你的药恼朱味,已经好很多了究渐座。其实我也不好意思来找你恼朱味,我一分钱也没有恼朱味,已经叫你送过两回药了恼朱味,又还想叫你去看下我妈妈究渐座。只是恼朱味,蛇还是出现在我的家里恼朱味,它好像是想把我家当作窝了究渐座。”

  “什么恼朱味,蛇想要在你家里作窝?你家是在哪里恼朱味,怎么蛇那么容易就溜进来了?”

  “在邻村的半山脚下究渐座。”

  “我帮你去看看恼朱味,现在就去究渐座。”

  “可是你刚才跌伤了恼朱味,腿也不便……”

  “那没事恼朱味,外伤而已恼朱味,过几天也就好了恼朱味,等下我们走慢点究渐座。倒是你家里总是有蛇恼朱味,那才是叫人害怕究渐座。”

  大林取了些蛇药和捕蛇的家伙工具恼朱味,拿了手电筒恼朱味,举着一把伞恼朱味,要小女孩带他去她家究渐座。

  小女孩把雨衣脱下给他恼朱味,“你穿雨衣吧恼朱味,刚好是大人穿的究渐座。我人小恼朱味,举伞就行了究渐座。”

  大林跟着小女孩沿着山路七拐八弯地到了小女孩家里究渐座。

  小女孩的家里很窄小恼朱味,她找来支只剩下非常短小一截的蜡烛点亮恼朱味,大林刚看到小女孩的妈妈就吓坏了恼朱味,因为小女孩的妈妈躺在床上恼朱味,一条很大的蛇正趴在她的身上恼朱味,而她居然好似睡着了恼朱味,毫无知觉究渐座。

  那是一条毒性很强的银环蛇恼朱味,浑身一节白一节黑恼朱味,在屋里的昏黄烛光映照之下恼朱味,在她妈妈的身上静静地盘成一团恼朱味,浑身透着一股令人发寒的冷酷气息究渐座。

  大林两手涂上蛇药恼朱味,走前去恼朱味,蛇闻到他手上的药味恼朱味,变得很温顺恼朱味,一动不动恼朱味,大林取出工具恼朱味,轻轻松松地就把这条蛇夹进了蛇袋里究渐座。越毒的蛇恼朱味,可以卖得越贵恼朱味,这条银环蛇起码有两斤多重恼朱味,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恼朱味,这比起以往大林在野外山上到处寻找蛇洞恼朱味,挥锄头挖掘蛇洞捉蛇恼朱味,甚至挖了半天的泥土恼朱味,洞中蛇影都见不到只是挖了个空洞来恼朱味,这回轻松不知多少倍究渐座。

  小女孩的妈妈还在沉睡当中恼朱味,似乎根本不知道屋里进了人究渐座。

  大林也不想吵醒她恼朱味,一切静静地处理恼朱味,叫小女孩告诉自己她妈妈被咬伤的地方恼朱味,小女孩轻轻地捋起妈妈的裤腿恼朱味,咬伤之处正在她的小腿上究渐座。

  大林察看了一下恼朱味,又静悄悄地在伤口四周涂了点蛇药恼朱味,说这伤不碍事恼朱味,过两天就好了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大林要离开了恼朱味,此刻恼朱味,那一短截蜡烛也点完了恼朱味,火灭了恼朱味,屋中一片漆黑究渐座。

  小女孩跟他道谢:“真是非常感谢您恼朱味,既送了药给我们恼朱味,您又还上门来看我妈的伤恼朱味,可惜恼朱味,我没有钱给您报酬恼朱味,以后等我有钱的时候恼朱味,我会报答您的究渐座。”

  大林使劲摇摇手:“不用不用恼朱味,我还得感谢你救了我究渐座。何况恼朱味,今晚在你这里抓到的这条蛇恼朱味,可卖得的钱恼朱味,比什么蛇药钱费锐耕、看伤钱都多得多了究渐座。以后你家里要还是有蛇溜进来恼朱味,你都可来找我究渐座。”

  大林举起伞就要出门恼朱味,屋外还在下雨恼朱味,小女孩说恼朱味,“你还是穿雨衣吧恼朱味,举伞遮挡不了雨水究渐座。”

  大林接过雨衣恼朱味,说:“也好究渐座。过几天我再还回给你究渐座。”

  “不用还了恼朱味,就送给你吧恼朱味,当作是您送药给我们和帮我妈看伤的报酬究渐座。”

  大林告别着出去了究渐座。

  几日后恼朱味,大林把蛇卖了几十块钱恼朱味,那在当时是很丰厚的一笔钱究渐座。他买了些东西恼朱味,和一双小孩穿的鞋子恼朱味,带上那件雨衣恼朱味,凭着模糊的记忆恼朱味,去寻找邻村的小女孩家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小女孩的家究渐座。

  他很奇怪恼朱味,去问邻村的人家恼朱味,邻村的人告诉他恼朱味,他们村里根本就没有这样一栋房子恼朱味,也根本没有这样一对母女恼朱味,问他是不是搞错地方了恼朱味,可能是别的村子究渐座。

  大林很奇怪恼朱味,他前几晚确实是来这个村子的恼朱味,只是黑夜里记不清具体位置究渐座。

  村人告诉他恼朱味,听你说的位置恼朱味,倒不像是在村里恼朱味,而是村后的山上恼朱味,那里没有住什么人恼朱味,倒是有几座荒坟恼朱味,也不知埋的是什么人恼朱味,也不知埋了有多少年头了究渐座。

  大林惊听了讶极了恼朱味,找过去恼朱味,那里果真是有数座孤坟恼朱味,其中一座的周围恼朱味,还清晰地留着一串脚印恼朱味,他辩认了一下恼朱味,其中正有自己的脚印恼朱味,并且在坟的周围恼朱味,他还隐隐地闻出自己配制的蛇药的味道究渐座。并且在坟上恼朱味,发现有数个泥洞恼朱味,凭他的经验可知恼朱味,那正是蛇洞究渐座。

  大林知道自己前几晚是见了鬼究渐座。

  大林忽地明白了恼朱味,这座坟里埋的应该是一对母女恼朱味,这几天有一条蛇溜到这里恼朱味,把这座坟墓当作了窝恼朱味,并且还咬了坟中的死人究渐座。自己在这一带是有名的捕蛇人恼朱味,小女孩来找自己恼朱味,正是为了想驱走溜到坟中的蛇究渐座。

  是她们给自己送来的一条大蛇赚的钱恼朱味,而且她们来找自己恼朱味,也没有如传说中的鬼故事里那样耍什么鬼把戏恼朱味,用树叶子或者冥币变成钱来骗自己恼朱味,而是拿着真钱来求自己恼朱味,那据说是小女孩在外面玩耍时零零散散地捡到的钱恼朱味,好不容易才积存下来的究渐座。那件送给自己的雨衣恼朱味,其实也很破很烂了恼朱味,也许是小女孩在外面哪里捡来的恼朱味,小女孩几次来恼朱味,都披着那件雨衣恼朱味,其实就是想叫大林去看看她的妈妈恼朱味,出门时候可以穿恼朱味,避免让他淋雨究渐座。她们都是可怜人恼朱味,不知是什么人恼朱味,也不知什么时候死的恼朱味,又给不知什么人简单葬在那里恼朱味,所以她们什么也没有究渐座。

  那之后恼朱味,大林也念着鬼的情意恼朱味,有时还会去拜祭一下恼朱味,祭些贡品烧点纸钱什么的恼朱味,不过再也没有遇见过她们恼朱味,不知她们现在过得如何了究渐座。

  我听了林老头给我说的这个事情恼朱味,很是怀疑恼朱味,觉得这是他编出来的恼朱味,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荒诞的事情呢?

  林老头急了恼朱味,说:“这都是真的恼朱味,我骗你做什么!我直到现在恼朱味,都还保留着当初的那件雨衣恼朱味,这都三十年了!你不信恼朱味,我去拿给你看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林老头果真从屋里拿出一张干干皱皱的费锐耕、不知有多少年历史了费锐耕、非常残破的雨衣给我看恼朱味,又说:“你要再不信恼朱味,我还可以带你去那座荒坟究渐座。”

  我没有叫他去带我看那座荒坟恼朱味,即使我跟他去看了恼朱味,但一座山中荒坟我又能看出什么来恼朱味,山中荒坟多的是恼朱味,怎么可以随便凭一座荒坟的存在恼朱味,就证明林老头说的那座坟中曾跑出“人”来找他?但是恼朱味,正常人都不会好端端地在家里收藏一张破烂不堪的雨衣的恼朱味,而林老头把这样一件破雨衣收藏在家里几十年恼朱味,那这件雨衣对他必定有很深的意义才会如此恼朱味,所以恼朱味,看来这确实是真实的事情了究渐座。不过我心里还是隐隐地猜想恼朱味,该是当年曾有位小女孩来找林老头讨药给被蛇咬的母亲治伤恼朱味,林老头受到很深的感触恼朱味,多年之后依然印象深刻恼朱味,再经过他的渲染恼朱味,于是演变成了一个鬼故事讲给我听究渐座。

Tags: 荒坟 女孩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