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同一个房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据说这是一件真人真事恼朱味,不是很恐怖恼朱味,也不怎么灵异恼朱味,最多就算是巧合而已恼朱味,不过这巧合的却有那么一丝丝的诡异!

  赵奎是一家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恼朱味,主要负责保洁工作究渐座。就是在死者被运走下葬恼朱味,死者的家属们还有殡仪馆其他工作人员都离开之后恼朱味,收拾卫生恼朱味,顺便巡视一下各个楼层恼朱味,如果没有其他异常情况恼朱味,就可以锁门走人!

  今天殡仪馆接待的死者是一位还怀着身孕的年轻母亲恼朱味,一尸两命实在是可怜究渐座。

  赵奎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接待这样的死者恼朱味,所以殡仪馆的领导特别交代恼朱味,今天晚上收拾房间的时候一定要特别仔细恼朱味,还要用柚子叶沾水洒到殡仪馆的每个角落究渐座。

  因为像这种一尸两命的死者身上的怨气比较重恼朱味,人虽然走了恼朱味,可能充满怨气的魂魄还留在殡仪馆不肯离开恼朱味,洒些水可以赶怨魂走恼朱味,免得留下来让大家不得安生究渐座。

  殡仪馆是一栋五层楼的建筑恼朱味,房间面积都不小恼朱味,担心赵奎一个人忙不过来恼朱味,所以就派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二虎和大壮也留下来陪赵奎一起完成工作究渐座。

  尸体一直到下午太阳落山快要落山之时才被拉去安葬恼朱味,尸体运走之后其他工作人员也就陆续下班了恼朱味,最后只留下了赵奎三人收尾究渐座。

  为了能够让工作快一点儿完成恼朱味,他们三人各负责一个楼层洒水恼朱味,而赵奎分到的正是之前摆放女尸的那个房间恼朱味,听说这个房间里会怨气很重恼朱味,所以在推门进去的那一刻恼朱味,赵奎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恼朱味,可是工作还是做的恼朱味,于是赵奎便硬着头皮恼朱味,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开始用柚子沾着水洒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究渐座。

  虽然心里很害怕恼朱味,但是做事的时候恼朱味,赵奎可不敢有半点儿马虎恼朱味,这些神鬼之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恼朱味,万一不小心招惹到他们恼朱味,后果就可不是一般人承担的起的究渐座。

  殡仪馆摆放尸体的床位在房间的正中央恼朱味,这样就可以让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从各个角度方位看死者最后一眼恼朱味,也是为了工作人员工作方便恼朱味,这样不管在哪里方向工作都是最大空间究渐座。

  床位是东西方向摆放的恼朱味,而门则是安装在偏南的位置恼朱味,所以进门之后是看不到床位另一面的情况的恼朱味,所以当赵奎转过那个床位发现有个人的时候恼朱味,不禁吓了一大跳!

  那人穿着一身黑衣恼朱味,低着头跪在床位旁边恼朱味,一手扶着床位恼朱味,看不到他的模样恼朱味,此人一言不发的待在那里一动不动恼朱味,越是这样没有任何反应才越让人感觉到害怕究渐座。

  好在也是在殡仪馆工作的人恼朱味,赵奎的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恼朱味,壮了壮胆子问道:“死者已经去了恼朱味,其他人都走了恼朱味,您也该回去了吧!”究渐座。

  对方闻言缓缓的抬起了头恼朱味,赤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赵奎恼朱味,依旧是一言不发恼朱味,赵奎吓得怪叫一声掉头就跑恼朱味,跑到门口正好遇到了另外两个同事究渐座。

  赵奎结结巴巴的告诉两个同事说恼朱味,在房间里遇到了一个男鬼恼朱味,两人的胆子比赵奎可大多了恼朱味,其中一人还问道恼朱味,死者是个女的恼朱味,怎么可能有男鬼出现呢恼朱味,估计是死者家属还没有离开吧究渐座。

  赵奎还是有些不敢进去恼朱味,于是两位同事一起陪他走了进去恼朱味,那个男人依旧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恼朱味,二虎看了看旁边的墙壁小声对赵奎说道:“你看有影子”恼朱味,有影子肯定不是鬼恼朱味,得知是人恼朱味,赵奎心里也就踏实了究渐座。

  于是就纷纷劝说男人离开恼朱味,因为他们要下班锁门了恼朱味,可是男人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恼朱味,没有办法只好联系了死者的家属恼朱味,让他们将这个男人领走究渐座。

  得知了消息之后恼朱味,死者的家属匆匆赶来恼朱味,当见到男子的时候恼朱味,突然大怒质问道:“你还有什么脸来这里恼朱味,小美就是被你害死的!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呢!”死者的家属恶狠狠的咒骂着男人恼朱味,男人一直跪在那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究渐座。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刚刚去世那位孕妇的丈夫恼朱味,趁着老婆怀孕期间恼朱味,出去拈花惹草恼朱味,结果被妻子知道了恼朱味,在质问他的时候恼朱味,不禁死不承认恼朱味,还对妻子大打出手恼朱味,最后妻子悲愤交加从楼上跳了下去恼朱味,结果造成了一尸两命的悲惨结局究渐座。

  一开始男人还对妻子的家人谎称恼朱味,妻子是去阳台收衣服的时候失足坠楼的恼朱味,但是纸包不住火恼朱味,最终还是被死者的家人了解到了真相究渐座。

  亲人惨死大家自然是悲痛欲绝恼朱味,看着害死自己亲人的罪魁祸首恼朱味,大家自然是气愤不已恼朱味,如果不是有赵奎等人阻拦恼朱味,估计死者的几位亲人都该将男人生吞活剥了!

  男人在大家的咒骂声中恼朱味,失落的离开了殡仪馆恼朱味,人群散去恼朱味,赵奎三人将房间收拾了一遍恼朱味,洒好了柚子水恼朱味,忙到凌晨一点多钟才下班回家究渐座。

  回到家里之后恼朱味,赵奎很是疲惫不堪恼朱味,但是依旧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恼朱味,据说这样可以洗掉身上的晦气恼朱味,不然就会生病的究渐座。

  如果今天没有死者来恼朱味,赵奎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在单位待一整天之后恼朱味,就可以在晚上六点钟准时下班了究渐座。

  看着墙上钟表的指针马上就要指向六点整的位置恼朱味,大家的心情变得兴奋起来恼朱味,就在距离六点还差不到两分钟的时候恼朱味,电话突然响起了起来恼朱味,又来活儿了恼朱味,大家不能按时下班了!

  尸体是发生交通意外死亡的恼朱味,死状异常凄惨恼朱味,一张脸已经面目全非了恼朱味,殡仪馆的化妆师还是给死者画了一个尽量完美的妆容究渐座。

  赵奎闲着无聊恼朱味,也来化妆师这里看热闹恼朱味,伴随着化妆师逐渐将死者的容貌复原恼朱味,赵奎总觉得死者的长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究渐座。

  “我靠!这不就是昨晚上那个男的嘛!”大虎走了进来看到床位上的尸体突然说道究渐座。

  死者确实就是昨晚出现在殡仪馆的那个男人恼朱味,巧合的是他现在所在了床位就是昨天那个女尸所躺的床位恼朱味,两个死者在同一个房间里接受了殡仪馆工作人员的接待究渐座。

  就在那天晚上赵奎还做了一个梦恼朱味,梦见自己正在殡仪馆里面做收尾工作恼朱味,突然一家三口手牵着手从他身边经过~!

Tags: 房间 交通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