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交换日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日记都是十分保密的恼朱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每个人非常重要的恼朱味,但是当交换日记的时候恼朱味,每个人又会觉得害怕恼朱味,如果和鬼交换日记那样就更害怕了恼朱味,今天就给大家讲讲交换日记究渐座。

  周海洛在他们学校可谓是一个风云人物恼朱味,长得帅恼朱味,还擅长写悬疑故事恼朱味,出过很多书恼朱味,得过很多奖究渐座。可就是这样的他竟然没有女生追究渐座。不光如此恼朱味,有的女生甚至都不敢与他靠得太近恼朱味,跟他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儿恐惧究渐座。这是为什么呢?跟他同一个寝室的张毅达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恼朱味,没事就喜欢录录小视频究渐座。

  听到这个八卦恼朱味,他就想去证实一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恼朱味,然后录好视频发到网上究渐座。 最近恼朱味,张毅达发现周海洛每天晚上都会出去恼朱味,临近午夜才回来究渐座。周海洛没有女朋友恼朱味,总出去能做什么呢?张毅达决定好好地八卦一下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张毅达早早地就上床装睡恼朱味,被窝里正拿着DV机究渐座。等听到一声门响恼朱味,张毅达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恼朱味,出门前还特意对着镜头坏笑着说: “今天恼朱味,就让我们去探索周海洛的秘密究渐座。” 夜深人静恼朱味,张毅达耳边时而响起几声蛙鸣究渐座。前面的周海洛就像一个被人操控的木偶恼朱味,除了双脚在向前机械地移动恼朱味,其它部位动也不动究渐座。渐渐地恼朱味,张毅达感到有些不安恼朱味,因为他们一直来到了基地究渐座。 张毅达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究渐座。

  穿梭在墓碑间恼朱味,张毅达觉得墓碑上的死人脸仿佛在对自己诡笑着究渐座。张毅达一哆嗦恼朱味,忽然听到一阵缥缈的歌声究渐座。歌声委婉动人恼朱味,然而当到达发声处恼朱味,眼前坐在石碑上的女鬼却吓得他头皮发穸究渐座。那个女鬼血色的长发随风飞舞恼朱味,两只脚荡来荡去好不自在恼朱味,嘴巴一张一合正唱着歌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它伸手就将自己的眼睛挖了出来究渐座。唱完歌恼朱味,它再将眼睛放在嘴里嚼起来恼朱味,随即重新长出一颗新的眼球究渐座。 张毅达躲在一座墓碑后恼朱味,举着DV机哆哆嗦嗦地拍着恼朱味,见前面的周海洛“扑通”一声跪在了女鬼的面前究渐座。

  女鬼说话了: “又来听我讲故事了?” 周海洛点了点头究渐座。 女鬼说这次它的故事很短恼朱味,女主角的名字叫韩茜究渐座。 韩茜是一个很自卑的女生恼朱味,父母离异恼朱味,学习成绩很差究渐座。她不善交际恼朱味,长得瘦弱恼朱味,经常被室友们欺负究渐座。久而久之恼朱味,韩茜变得越来越自闭恼朱味,整日唉声叹气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韩茜又被室友们欺负了究渐座。一气之下恼朱味,她跑出寝室来到了离学校不远的湖边究渐座。她本来只想坐在那里静静地呆一会儿恼朱味,却无意中在岸边发现一个破旧的书包究渐座。书包里面装着一个布满血迹的日记本恼朱味,日记本上的内容让韩茜眼前一亮究渐座。

  她看得出写下这些东西的人一定是个很爱搜集八卦的女生恼朱味,上面记了很多别人的秘密究渐座。翻着翻着恼朱味,她发现本子上还有欺负她最狠的室友夏小青的秘密究渐座。 女鬼讲到这里恼朱味,周海洛冷笑着打断了它:“这回韩茜可以翻身了恼朱味,可以以此来要挟夏小青究渐座。” 女鬼摇了摇头恼朱味,说: “你听我往下讲究渐座。” 就在韩茜目不转睛地看着日记本的时候恼朱味,面前的湖水忽然冒起了水泡恼朱味,在她的身后也多出了很多鬼影究渐座。原来恼朱味,不光只有人喜欢八卦恼朱味,就连孤魂野鬼也喜欢凑这样的热闹究渐座。也许只是因为它们太无聊了究渐座。于是恼朱味,这些鬼决定让韩茜代替日记本的原主人恼朱味,不停地将学校里的八卦写下去究渐座。韩茜把日记本偷偷地带了回去恼朱味,并且每到深夜都会偷偷出来恼朱味,并被鬼附在身上恼朱味,将一天的所见所闻写在本子上究渐座。

  长此以往恼朱味,韩茜的身体大不如前恼朱味,瘦得越来越吓人恼朱味,最后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TWO/记录 张毅达听到这里实在听不下去了恼朱味,收起DV机掉头就朝学校跑究渐座。他内心惶恐不安恼朱味,因为韩茜正是他的女朋友究渐座。怪不得最近韩茜变得这么奇怪恼朱味,人瘦得简直不成样子恼朱味,还总是有意地回避他究渐座。 如果那个女鬼讲的故事是真的恼朱味,那此时的韩茜一定被鬼附身后跑出去写笔记了究渐座。张毅达找了好几圈儿也没有找到韩茜恼朱味,反而看到周海洛若有所思地回来了恼朱味,拿着手机拨打着电话究渐座。不一会儿张毅达的手机就响了恼朱味,是一条短信:快去看看韩茜恼朱味,她可能有危险究渐座。 张毅达皱了皱眉恼朱味,结果在路过女宿舍楼的时候恼朱味,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了楼门究渐座。

  怪不得一直没找到她恼朱味,原来她刚出来究渐座。韩茜没有走多远恼朱味,拐了个弯去了一个幽静的凉亭究渐座。她点燃一支蜡烛放到桌子上恼朱味,双目无神地拿起红钢笔恼朱味,低头在本子上勾画起来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忽然刮起一阵阴风恼朱味,烛光熄灭的同时亭子里出现了四个鬼恼朱味,三男一女究渐座。四个鬼分别坐在东费锐耕、西费锐耕、南费锐耕、北四个角落恼朱味,它们的脸血肉模糊恼朱味,有的甚至还少了半个脑袋恼朱味,脸上沾着青白色的脑浆究渐座。还有的身体残缺不全恼朱味,内脏就那么裸露在外面恼朱味,地面都被血染红了究渐座。那些鬼不声不响地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恼朱味,伸长脖子看着韩茜的本子究渐座。

  张毅达不敢轻举妄动恼朱味,只好躲在不远处干着急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一只苍白的手突然从韩茜的背后伸了出来恼朱味,紧接着还出现了几绺碎发究渐座。韩茜停下笔直起腰版恼朱味,把头低了下去究渐座。 一个长发女鬼慢慢地从韩茜的背部钻了出来恼朱味,一股鲜血“哗”地一下流了一地究渐座。看不到那个女鬼的脸恼朱味,它出来后抖了抖四肢恼朱味,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骨节摩擦声究渐座。它双臂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扭转到了前面恼朱味,头也从后面转到了正面恼朱味,却始终被布满了鲜血的头发缠绕着恼朱味,看着十分恶心究渐座。 “走吧恼朱味,等她写满笔记我就会把本子拿走的究渐座。”

  女鬼声音沙哑地说道究渐座。 一个男鬼“呵呵”冷笑道: “如果她死了呢?” “那就只好找她的男朋友来代替了究渐座。”女鬼说完恼朱味,就跟那些鬼一起消失了究渐座。 韩茜失魂落魄地趴到了桌子上究渐座。张毅达听得双腿发软恼朱味,缓了口气恼朱味,才过去将韩茜叫醒究渐座。韩茜眼窝深陷恼朱味,手臂枯瘦如柴恼朱味,叫人看得心疼究渐座。 张毅达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韩茜恼朱味,唯独将女鬼可能会找他做替补写笔记的事情瞒了下来究渐座。

  韩茜“哇”地一下哭了起来恼朱味,摇着头说:“我也想把那个本子扔掉恼朱味,但是根本行不通究渐座。如果我强行烧掉本子恼朱味,那我之前写的就全都白做了恼朱味,它们会再找一个本子让我重新写究渐座。” 张毅达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一直这样下去韩茜肯定会累死恼朱味,但如果不再进行下去鬼也会杀死她究渐座。而且恼朱味,韩茜不将笔记写完恼朱味,自己可能会被牵连进去究渐座。 张毅达握紧了拳头: “真不知道那些鬼怎么就这么闲恼朱味,愿意看别人的八卦究渐座。” 韩茜忽然说: “你真的是这么以为的吗?” “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韩茜苦笑着摇摇头恼朱味,不说话了究渐座。

Tags: 日记 女鬼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