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与可爱女鬼的约会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吃饭前恼朱味,我还有一见很重要的事情没做恼朱味,那就是撒尿恼朱味,昨天晚上我被吓得不轻恼朱味,我要趁现在天还有一点儿光亮恼朱味,把尿解决了!

  我来到昨天晚上撒尿的dì方恼朱味,刚脱掉裤子恼朱味,我眼睛往下面一看恼朱味,看daò了一个让我发自内心的恐惧的东西究渐座。

  一条沾满黄色尿渍的白绸缎恼朱味,本来一条白绸缎没什么好怕的恼朱味,但是如果再联想到昨天猪圈上的白影恼朱味,窗外的黑影那就不正常了究渐座。

  难道我昨天撒尿到睡觉恼朱味,那个东西一直在盯着zì己?我现在才zhī道昨天撒尿时听到的怪声是什么恼朱味,那是水滴落在肉体上的声音究渐座。

  不zhī道怎么恼朱味,这个时候我居然没有逃跑恼朱味,而是捡起了地上的白缎子恼朱味,揣进兜里究渐座。

  农村很多忌讳恼朱味,我不想让爷爷zhī道恼朱味,怕他骂我!

  收起了那个东西之后恼朱味,我心里平静不少恼朱味,该来的总会来的!

  奶奶把吃饭的桌子摆在了堂屋(客厅)中间恼朱味,屋里的灯很暗恼朱味,昏黄的灯光把这间屋子衬托得有些诡异究渐座。

  农村里有一个风俗恼朱味,那就是长辈要坐在上方恼朱味,就是屋的里面恼朱味,晚辈坐在屋下方恼朱味,就是靠门这边究渐座。

  我背对着门坐着恼朱味,一股股冷风从门外吹进来恼朱味,我顿时觉得凉到了后脑勺究渐座。

  本来我就挺害怕的恼朱味,没想到爷爷居然交个我一个更加恐怖的任务究渐座。

  "王宇恼朱味,你去把门关上!"

  "啊?什么?关门?"我转头看了看黑黢黢的天空恼朱味,和冰冷的大门恼朱味,吞了一口口水究渐座。

  爷爷家的门还是那种老式的门恼朱味,大开大合的那种究渐座。

  我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恼朱味,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外面恼朱味,外面黑黢黢额恼朱味,什么也看不见恼朱味,除了在夜色中依然散发着点点白光的猪圈究渐座。

  门是两扇的恼朱味,我伸手去推其中一扇恼朱味,一阵比刚才大很多的风从我脸上吹了进来究渐座。

  我打了一个冷颤恼朱味,关上这一扇之后恼朱味,我去关另外一扇究渐座。

  我伸手去推恼朱味,咦怎么推不动恼朱味,我加大力度恼朱味,但是还是推不动究渐座。

  那种gǎn觉很奇怪恼朱味,就像是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卡在了门缝之中恼朱味,又或者是一只手按住了门恼朱味,不让我关上门究渐座。

  我生出了退意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又是一阵风吹了进来恼朱味,风很大恼朱味,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究渐座。

  风中还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恼朱味,很熟悉恼朱味,我仔细闻了闻恼朱味,对了那是坟墓的味道究渐座。

  我急忙睁开眼睛恼朱味,但是我发现恼朱味,我做不到恼朱味,不管我怎么努力恼朱味,眼睛就像是用502粘住了一样恼朱味,根本睁不开究渐座。

  "爷爷究渐座。爷爷恼朱味,我眼睛睁不开了究渐座。"我大喊究渐座。

  我全身发冷恼朱味,一股从灵魂深处发出来的寒意席卷全身恼朱味,全身被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萦绕究渐座。

  "王宇恼朱味,你快点儿回来坐着恼朱味,他奶奶恼朱味,你跟我出去一下!"爷爷放下碗筷恼朱味,推门出去了究渐座。

  我往后面一退恼朱味,一屁股做到地上摔得生疼究渐座。

  我想爬起来恼朱味,但是发现zì己身体也动不了了!

  看不见恼朱味,动不了恼朱味,从未有过的恐怖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究渐座。

  我似乎已jīng看daò了刚才挡住门的那个人蹲在我面前看着我究渐座。

  我想逃恼朱味,但是我动不了恼朱味,这时恼朱味,我睡的那个房间里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恼朱味,移动的很慢恼朱味,几秒钟才移动一步究渐座。

  我屏住了呼吸恼朱味,脚步声越来越近究渐座。

  咚咚咚

  我听见那声音出了房门恼朱味,正在向我走来恼朱味,我没有大叫恼朱味,在极度恐惧下恼朱味,我叫不出来究渐座。

  近了近了一步两步

  最终脚步声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究渐座。

  我能gǎn觉到他的呼吸究渐座。

  哒

  一滴yè体滴在我的额头上恼朱味,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鼻而来究渐座。腐肉的味道恼朱味,我在山上的新坟边上闻过究渐座。

  哒哒哒连续不断的yè体滴下来恼朱味,我的整张脸上都是这种腥臭的yè体究渐座。

  yè体沿着脸部流进了我的嘴巴里恼朱味,不动不了恼朱味,但是肚子里的东西还是zì己吐出来了究渐座。

  我zhī道这还没有结束恼朱味,果然恼朱味,接下来恼朱味,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了我的脸上恼朱味,那只手上是粘的恼朱味,他在我的脸上揉搓恼朱味,同时手里的yè体似乎被挤了出来恼朱味,全都落在了我的脸上究渐座。

  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亡的时候恼朱味,门外传来了一阵很吵闹的声音究渐座。

  "王宇恼朱味,回来没?"我听到爷爷的声音恼朱味,还夹杂着锣鼓的声音究渐座。

  我以为是在问我恼朱味,想要回答恼朱味,但是无能为力究渐座。

  "回来了!"不是我回答的恼朱味,而是其他人回答究渐座。不止一个人恼朱味,而是很多人究渐座。

  "王宇恼朱味,回来没?"

  "回来了!"

  这样反复好几次之后恼朱味,我脸上的手渐渐退去了恼朱味,奇怪的yè体也没有再往下滴究渐座。

Tags: 女鬼 约会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6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