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夜里的小女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漆黑的夜里恼朱味,街道上空无一人恼朱味,雨淅沥的下着恼朱味,似乎比以往的都要大恼朱味,时间都要长恼朱味,仿佛永远不会停一般究渐座。在雨珠落下的瞬间恼朱味,一道划破天空的闪电照亮了一条破败的小巷恼朱味,水耗子纵横恼朱味,几个随意叠加的腐朽木板不停地摇摆着恼朱味,仿佛下一秒就要断了一般.在木板旁静静的躺着一个残缺的大型兔子木偶恼朱味,豆粒般大小的雨珠不停的穿过它的身体恼朱味,直到渗不进去恼朱味,它就这样静静地呆着恼朱味,似乎在等着什么恼朱味,等着什么呢?

  “哐――”“我的天呐!这雨还停不停了!我明天早上还要有约会呢?!”李丽敷着面膜不停的叫嚷着恼朱味,正好被在门口正要进入的我听在耳中恼朱味,“咱的门该换换了恼朱味,回回开门关门总是有声音究渐座。”我边抱怨着恼朱味,边抖落着自己的身上的雨珠究渐座。

  “哎呀恼朱味,这是什么东西?”说话的是丸子恼朱味,她很和善恼朱味,是我在514宿舍里最喜欢的女孩恼朱味,“这是我在宿舍门口看见了一个谁不要的兔子恼朱味,我看看还挺干净的恼朱味,留着玩吧究渐座。”李丽嫌弃的盯着那只兔子恼朱味,“切恼朱味,什么破烂玩意恼朱味,赶紧扔了吧恼朱味,没准里面都生虫子了究渐座。咦~”其他人也都附和恼朱味,“对啊恼朱味,对啊究渐座。”“扔了吧恼朱味,别人要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恼朱味,放到外面去究渐座。”“不要!”我固执地大叫了一声究渐座。

  “算了吧恼朱味,她喜欢就让她留着吧究渐座。”丸子帮我说着究渐座。“切恼朱味,什么破烂玩意恼朱味,也就她喜欢吧恼朱味,平时总爱往在宿舍里倒腾点东西恼朱味,除了见她往咱宿舍搬破烂了恼朱味,也没见到她拿本书恼朱味,也不知道她怎么考上这所大学的恼朱味,恶心究渐座。”我愤怒的眼神盯着李丽恼朱味,“她不就家里有点破钱吗?她不就长的好看点吗?平时总是瞧不起我恼朱味,处处针对我恼朱味,凭什么!”

  眼看我就要上去揍李丽了恼朱味,丸子看情况不对连忙拽着我们宿舍的人都其他人上来劝架恼朱味,但其他人似乎无动于衷恼朱味,平常也是这样恼朱味,因为丸子和我的家庭差不多恼朱味,所以即使玩得再怎么好他们总是拿丸子当透明人一般恼朱味,我们两个就像个异类恼朱味,穿梭在这些公主的旁边究渐座。我有一些悲哀恼朱味,突然一瞬间没了和李丽打架的兴趣恼朱味,一步一步地移向我的床边坐了下来恼朱味,丸子也不吱声了恼朱味,去洗漱了恼朱味,宿舍里的人看不吵了恼朱味,也没兴趣继续呆着恼朱味,各自上床睡觉究渐座。

  李丽看我不吭声恼朱味,也不再招惹我恼朱味,我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恼朱味,看兔子胳膊上有些露绒恼朱味,想找线缝上究渐座。丸子来了恼朱味,她亲切的对我说恼朱味,“我来帮你缝吧恼朱味,明天早上给你个完整的究渐座。”她温柔的笑着恼朱味,笑着是那么亲近恼朱味,我点头同意究渐座。深夜恼朱味,我瞪着眼盯着窗外雨不停的落下恼朱味,听着雨点敲击窗户的声音究渐座。“轰隆隆――”“啊!”李丽从床上弹起来恼朱味,“这雨还停不停了!吓死我了究渐座。”别的床铺被李丽这一声叫嚷也都给吓醒了恼朱味,渐渐地都无心睡眠了究渐座。不知道是哪个床铺提起来的恼朱味,“我们讲鬼故事吧恼朱味,这个气氛刚刚好究渐座。”

  “好恼朱味,好啊究渐座。”大家都附和着究渐座。一号床伸出个头来恼朱味,“我先吧究渐座。”“在我们的老家那里有一座很高的山恼朱味,山上有座古庙恼朱味,从小老辈们就告诉告诫我们不要去恼朱味,千万不要进古庙恼朱味,古庙里有脏东西恼朱味,进去了就出不来了究渐座。有一次我们在山上玩着恼朱味,玩着就到了古庙前究渐座。我们听到小孩的笑声从古庙里传出来恼朱味,接着我们看到一个身影从古庙的窗口一闪而过恼朱味,心想庙上的封条还完好恼朱味,那小孩怎么进去的呢?我们都吓坏了恼朱味,连滚带爬哭着回了家究渐座。

  回去之后我们都发了一场高烧恼朱味,我们也都把事情告诉了大人们恼朱味,大人们又告诉了老辈们恼朱味,老辈们一听恼朱味,摇摇头便不再说话究渐座。等我病好了恼朱味,我一直对那个古庙很好奇恼朱味,虽然大人们不让我们去了恼朱味,但是我还是想去究渐座。一次晚饭后恼朱味,我又溜出去了恼朱味,到庙前望着恼朱味,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我似乎看到门上的封条不见了恼朱味,门缓缓打开恼朱味,里面有一个很清秀的小女孩在向我招手恼朱味,她似乎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恼朱味,我想过去究渐座。

  可就在我想迈出去的一刹那恼朱味,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耳朵恼朱味,“死丫头恼朱味,还往这跑恼朱味,不知道家里那些人都不让来吗!过来恼朱味,回家我再收拾你!”妈把我拦腰抱起恼朱味,我无力挣扎恼朱味,眼睁睁看着古庙的大门离我远去恼朱味,渐渐关上恼朱味,在门合上的那一瞬间恼朱味,我好像看见了那女孩冒出了诡异的微笑恼朱味,往门口飘了过来究渐座。回到家恼朱味,我久久不能回神恼朱味,妈吓坏了恼朱味,请来了村里最有威望的一位老人恼朱味,这位老人看看我恼朱味,又看看门外恼朱味,走到门前恼朱味,让我坐在面对门口方向的凳子上恼朱味,对着大门外喊:“走吧恼朱味,尘世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了恼朱味,没有要害你的了……”

  那老人一连说了好多恼朱味,接着手里不知从哪儿弄出来一枚铜钱恼朱味,使劲往门外一抛恼朱味,一瞬间恼朱味,我哭了恼朱味,嚎啕大哭恼朱味,哭到浑身没有力气恼朱味,躲到妈的怀里休息恼朱味,只听见那老人说恼朱味,“三天内不要让人动你家门前那枚铜钱恼朱味,否则我也保不了她究渐座。”妈知道了恼朱味,那三天几乎动也没动过恼朱味,就守在那枚铜钱前恼朱味,爸费锐耕、爷爷费锐耕、奶奶说换个人都不行究渐座。第四天恼朱味,那老人又来了恼朱味,拾起了那枚铜钱往火炉里一放恼朱味,便坐在凳子上恼朱味,深叹一下恼朱味,讲出了那个久远的故事究渐座。"古庙曾经在清朝时很繁华恼朱味,每天都有人去祈福恼朱味,末年恼朱味,有位小和尚在门口捡到了一个被人遗弃恼朱味,还尚在襁褓里的女婴恼朱味,庙中住持心善恼朱味,收养了这个女婴恼朱味,小女孩在寺庙里生活的很开心恼朱味,庙里的香火一直不错恼朱味,直到一次意外究渐座。

  那天女孩在庙里玩耍恼朱味,来往的全是求愿的人恼朱味,女孩也习以为常了恼朱味,可是这次女孩却跑到了屋子里恼朱味,一不小心撞翻了烛台恼朱味,划伤了手指恼朱味,手指流出了几滴血恼朱味,一滴血碰巧滴在一个不停咳嗽的老人脸上恼朱味,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恼朱味,老人突然不咳嗽了恼朱味,发黑的老年斑也淡了许多恼朱味,佛堂静了下来究渐座。所有人都在看着老人恼朱味,老人突然跳起来大喊“我好了!我好了!我好了!”便跑了出去究渐座。

  这时有人小声嘀咕着恼朱味,“这不是丁老头吗?他得哮喘好多年了恼朱味,日子也就几天了恼朱味,这好了?”小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恼朱味,依旧很开心恼朱味,可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全变了究渐座。似狼似虎恼朱味,方丈看见了这一切恼朱味,赶紧护住了女孩究渐座。可是那些人不依不饶恼朱味,“我家孩子病了好几天了恼朱味,这孩子血那么神奇恼朱味,就给我一滴恼朱味,一滴行不行?”

  “我婆婆……”“我……”住持看了看人们恼朱味,又看了看女孩恼朱味,叹了一口气恼朱味,问女孩“这些人的家人都生病了恼朱味,只有你的血才能救他们恼朱味,你愿意吗?”女孩很天真恼朱味,说:“好啊究渐座。”女孩忍着痛恼朱味,让手指重新流出血来恼朱味,救了一批又一批人恼朱味,好人做善事恼朱味,恶人有恶意恼朱味,若有贪欲存恼朱味,好人变坏人究渐座。女孩的身体一天天弱下来恼朱味,而人们的贪欲却一天天变大了恼朱味,以前医治不好的病才找女孩恼朱味,现在有点小病小灾就找女孩究渐座。而且一滴两滴的他们已经不满足了恼朱味,他们总会说:你的血那么多恼朱味,再多一点会死啊究渐座。

  女孩伤心了恼朱味,她不明白为什么以前那么好的婆婆费锐耕、叔叔怎么那么坏?女孩的血能医治人的声望传得越来越终于恼朱味,这天晚上恼朱味,女孩独自在房间发呆恼朱味,自从她被人们当成‘血宝’之后恼朱味,她经常在晚上发呆恼朱味,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庙里灯火通明恼朱味,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恼朱味,打开房门后恼朱味,原来是强盗究渐座。住持身边的小僧跌跌撞撞费锐耕、满身鲜血的跑过来恼朱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恼朱味,对女孩喊道:“快跑!”女孩愣住了恼朱味,或许是太过悲痛恼朱味,女孩一滴眼泪也没有掉恼朱味,呆呆地走向前厅恼朱味,住持正与强盗对峙着恼朱味,住持嘴里说着:“该来的早晚都会来的究渐座。”

  强盗的利刃猛地刺入住持的体内恼朱味,住持庞大的身躯倒下了究渐座。强盗内似乎有人看到了女孩恼朱味,兴奋的着她恼朱味,女孩笑了恼朱味,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过去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这个庙内无一人生还恼朱味,50名僧人和三百名强盗全都死在庙内恼朱味,庙内全是鲜血究渐座。从前受女孩的血保护的人拼命的找着女孩的身体恼朱味,希望再找到一滴血究渐座。

  终于在女孩的房间内看到了女孩恼朱味,她上吊死了恼朱味,但眼睛瞪得很恼朱味,嘴角还扬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究渐座。胆大的人们把她放下恼朱味,割遍了她的全身恼朱味,都没有找到一滴血恼朱味,女孩身上已经一滴血都没有了究渐座。后来恼朱味,那几个碰过女孩身体的人都没有出得了庙门恼朱味,一瞬间就倒下了恼朱味,剩下的人们都吓坏了恼朱味,不敢再动女孩尸体恼朱味,跑出了庙外究渐座。从那之后再没人敢进这座庙恼朱味,这座庙便废弃了究渐座。但后来进去的人似乎也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来恼朱味,明白吗?”

  小时的我听老人说的话就像是在听故事恼朱味,只是一昧的点着头恼朱味,想着:我见得那个小女孩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女孩?这时候恼朱味,一个青年人跑了过来恼朱味,大喊:“有人死了!王大婶家的孩子大壮死了!”“大壮?!”我心里一惊恼朱味,那是我最好的玩伴恼朱味,我当时就急了恼朱味,老爷爷立马站起来问道恼朱味,“在哪?”“那个庙门口究渐座。”我永远也忘不了大壮死的场景究渐座。

  他就吊在庙门口的大树的枝干上恼朱味,眼里全是惊恐恼朱味,王大婶在旁边不停地哭着费锐耕、咒骂着恼朱味,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恼朱味,再望向那座庙门恼朱味,那重重的围墙后面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东西?我至今未明白究渐座。”“这是真的吗?”李丽小声地问着恼朱味,似乎被吓到了恼朱味,一号床久久未答究渐座。

Tags: 女孩 街道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4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