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一座鬼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他很疲惫恼朱味,麻木的走在这充满清香气息的路上恼朱味,一路上双瞳无神恼朱味,面容憔悴恼朱味,嘴里还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王氏三人必亡此恼朱味,一日亲朋来敲门恼朱味,二日归鸟枪打落恼朱味,三日晴天忽降雨恼朱味,四日全城瘟疫起恼朱味,五日魂归奈何桥!

  四周人瞅见他都是不自觉的离他远一点恼朱味,深怕被这个“疯子”给缠住!

  他叫胡周明恼朱味,事情发生在前一天恼朱味,胡周明组织三个室友去了学校后院的禁地究渐座。那里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究渐座。据说进去的人只能活着出来一个恼朱味,而活着出来的那个人必定会带来一场不小的灾难究渐座。而胡周明就是那个最后活着出来的人恼朱味,和他一起进去的人王氏三兄弟无一人幸免究渐座。就在他们在校园那块禁地的入口前捡到一块不起眼的木牌究渐座。上面刻写着:当日胡姓得以出困地恼朱味,王氏三人必亡此究渐座。一日亲朋来敲门恼朱味,二日归鸟枪打落恼朱味,三日晴天忽降雨恼朱味,四日全城瘟疫起恼朱味,五日魂归奈何桥!”

  王氏三兄弟看到这里都表示不屑一顾恼朱味,仍掉牌子率先走了进去恼朱味,胡周明则是提心吊胆的跟上前去恼朱味,紧张的四处打量着究渐座。入口里面的世界是很昏暗的究渐座。拿出事先带出来的电棒也只能勉强看到十平米的地方是什么样恼朱味,就在他们四处打量的时候王家大哥突然捂住胸口恼朱味,胡周明赶紧把电棒照在王家大哥的身上恼朱味,只见王家大哥面色苍白究渐座。眼珠深凹恼朱味,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恼朱味,紧接着王家二哥三弟也都捂着胸口恼朱味,神志不清的胡言乱语究渐座。最后全都竟像疯子一般扑向胡周明究渐座。胡周明吓的扔掉电棒摸着黑像路口那仅有的一点亮光跑去恼朱味,跑出门外门一声不响的关上了恼朱味,这点胡周明并没有看到恼朱味,也不敢回头去看看究渐座。他只是拼命的跑恼朱味,跑出了很远恼朱味,确定后面的王氏三兄弟没有追来就一下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究渐座。”回想着事情发生的一切恼朱味,想到木牌的时候他浑身不自觉的打个冷战恼朱味,木牌上的六句话:“王氏三人必亡此恼朱味,一日亲朋来敲门恼朱味,二日归鸟枪打落恼朱味,三日晴天忽降雨恼朱味,四日全城瘟疫起恼朱味,五日魂归奈何桥!”

  挣扎的站了起来像宿舍走去恼朱味,神色木然恼朱味,四肢麻木机械的走着究渐座。到了宿舍恼朱味,感到浑身脱力一般恼朱味,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究渐座。梦里梦到王氏三兄弟面色狰狞嘴里粲粲的笑着向他走来究渐座。刚要触碰到胡周明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把胡周明叫了起来究渐座。迷迷糊糊的去打开门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

  打开门一看恼朱味,当是就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触电一般究渐座。睡意消去了大半究渐座。结巴的说道:“三叔恼朱味,叔恼朱味,你恼朱味,你恼朱味,究渐座。究渐座。你咋来了究渐座。那三叔张的很壮实恼朱味,一脸的络腮胡子恼朱味,说起话来露出两排黄色的大牙究渐座。笑呵的说:你娘怕你在这受苦了恼朱味,这不叫我给你送钱来了恼朱味,刚卖出的粮食的恼朱味,给你拿一部分究渐座。剩下的我还得带回去呢究渐座。

  胡周明把三叔让进了屋子恼朱味,忐忑不安的来回搓手究渐座。三叔四处摸索着恼朱味,打开了灯说道:明明你室友呢?听到这胡周明一愣恼朱味,强行镇定下来说道:他们家里有事提前回去了究渐座。

  三叔也不在问下去恼朱味,喝了口水起身准备回走究渐座。胡周明送到门口三叔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恼朱味,家里现在比起以前富裕不少恼朱味,你要好好的学习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

  送走三叔恼朱味,胡周明的心一直就没有平静下来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一晚没睡的胡周明打算去找下自己的班主任恼朱味,打算把这件事说一下究渐座。刚走到学校的后花园恼朱味,就看见老师拿着枪打下一只刚刚回来喂养小鸟的一只大鸟恼朱味,回头邪恶的笑了一下冲着胡周明说:二日归鸟枪打落究渐座。说完头就回了过去恼朱味,看到这恼朱味,胡周明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究渐座。胡周明的班主任回头看了一眼胡周明恼朱味,莫名其妙的说:“这孩子怎么了?这大早上的究渐座。

  胡周明此时的心不能在平复下来了恼朱味,他觉得自己离死亡并不远的恼朱味,其实死亡并不是可怕的恼朱味,最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时间究渐座。这时间是很折磨人的究渐座。

  上课恼朱味,胡周明没有心思去听老师讲什么了恼朱味,只是一心思想着学校的那个禁地恼朱味,门口那个牌子就像是能预知一些以后的事情究渐座。也好像是人为的一样究渐座。

  周围的同学看着胡周明恼朱味,都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恼朱味,沉默寡言恼朱味,性格孤僻恼朱味,并不像以前那样开朗恼朱味,就连老师上课叫了他很多次恼朱味,他也只是抬起头看了一下恼朱味,之后又低下头久久不语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

  下课恼朱味,老师说道恼朱味,学校明天组织去郊游恼朱味,希望同学都积极参加恼朱味,说完拿起教案就走了究渐座。同学们也陆陆续续的像门外走去恼朱味,只有胡周明一人留在了教室恼朱味,教室内的时钟响了恼朱味,当恼朱味,当恼朱味,当恼朱味,响了三下恼朱味,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究渐座。胡周明始终没有睡去恼朱味,就这样一直坐在教室内究渐座。久久忐忑不安究渐座。

  不久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恼朱味,天要亮了恼朱味,同学们都聚集在了操场上恼朱味,准备一天的郊游旅行究渐座。班长担任起了点名工作恼朱味,点到了胡周明的时候没人回答恼朱味,来回找了几次恼朱味,报告给老师恼朱味,老师表示很无奈恼朱味,说可能是病了恼朱味,那我们先走吧究渐座。

  正当上午九时一刻的时候恼朱味,晴朗的天气恼朱味,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究渐座。这叫所有同学都有些惊慌失措究渐座。这雨来的太突然了究渐座。”胡周明来到窗边恼朱味,望着窗外的雨恼朱味,突然乐了起来恼朱味,嘴里呜呜的说道究渐座。三日晴天忽降雨究渐座。哈哈明天是瘟疫究渐座。后天老子就归西了究渐座。哈哈哈哈哈究渐座。

  等到所有师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究渐座。说来奇怪恼朱味,那场雨明明下的很大恼朱味,但只下了一会就停了究渐座。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胡周明呆在宿舍一直没有出门恼朱味,因为他知道恼朱味,即使出去染上瘟疫了也不可能改变自己死亡的事实究渐座。他害怕了恼朱味,是的他感觉到很恐惧恼朱味,甚至这样的气氛已经压得他快要窒息了究渐座。

  正如木牌上所说那样恼朱味,第四天恼朱味,全程无由的发起了瘟疫恼朱味,感染到瘟疫的人死亡率很高恼朱味,几乎刚被发现病症就死亡了恼朱味,死亡的时候也很恐惧恼朱味,双眼睁的大大的恼朱味,仿佛都是看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一般恼朱味,皮肤干裂恼朱味,好像被什么东西吸走了皮肤里的水分究渐座。全城陷入了一阵恐慌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

  这场瘟疫来的快恼朱味,去的也快恼朱味,全程的医务人员正做着消毒工作究渐座。所有人都需要隔离究渐座。

  学校老师组织学生隔离的时候恼朱味,仍没有找到胡周明恼朱味,派人去他的宿舍叫他究渐座。那个同学慌慌张张的对老师说恼朱味,胡周明恼朱味,死了究渐座。听到这老师心情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恼朱味,没等同学把话说完就像胡周明的宿舍跑去恼朱味,踹开门之间胡周明面带凄然的惨笑究渐座。双眼留着两行鲜血恼朱味,嘴角一股绿色液体流出恼朱味,手里不知道哪里多出个木牌究渐座。

  上面写着:“王氏三人必亡此恼朱味,一日亲朋来敲门恼朱味,二日归鸟枪打落恼朱味,三日晴天忽降雨恼朱味,四日全城瘟疫起恼朱味,五日魂归奈何桥!

Tags: 瘟疫 学校

本文网址:/guigushi/15342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