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屋之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安布罗斯·比尔斯

  半山腰上有一片废墟恼朱味,那里曾经是淘金者的营房究渐座。如今它们大多都被大雪埋在了下面恼朱味,就连成弗鲁姆水渠上的大桥恼朱味,也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究渐座。对于淘金者来说恼朱味,在这里生活无比快乐恼朱味,因为这里能给他们带来自由恼朱味,特别是说拉丁语的自由究渐座。他们每次说到死亡的时候恼朱味,就说“到渠上了”恼朱味,这远比“死了”要好听得多究渐座。

  整个山谷都被大雪包围恼朱味,没有一寸土地不泛着白色的光芒究渐座。山腰上一条人工修葺的栈道恼朱味,也被积雪覆盖究渐座。这里被人们称为“死人谷”恼朱味,一个被荒弃很久的矿山究渐座。寒冬的深夜恼朱味,谁也不会想在这里逗留一秒恼朱味,可希拉姆·比森却在这里住了很久恼朱味,他是这里唯一的居民究渐座。他的小屋建在北山的山腰上恼朱味,与其说那是个屋子恼朱味,倒不如说是一个坟墓究渐座。那里只有他进出恼朱味,没有别的生命恼朱味,而且整座屋子只有一扇窗户恼朱味,夜晚炉火的红光透过窗户射到白雪皑皑的山谷里恼朱味,如同鲜血一般究渐座。比森此时坐在屋子里恼朱味,对着熊熊燃烧的炉火发呆究渐座。不难想象恼朱味,这样一所屋子的主人恼朱味,也平常不到哪儿去究渐座。他有一头灰白的头发恼朱味,衣服常年破烂恼朱味,脸色苍白恼朱味,两眼深陷恼朱味,看上去像个邋遢的怪人究渐座。见过他的人恼朱味,都说他是个老头恼朱味,起码有74岁了恼朱味,可事实上恼朱味,他只有28岁恼朱味,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究渐座。

  夜已深了恼朱味,比森还没上床睡觉恼朱味,只是用干柴一样的双手托着下巴恼朱味,手肘支在膝盖上恼朱味,好像一碰就会断了似的究渐座。他真的很瘦恼朱味,走起路来似乎都能听到骨关节活动的声音恼朱味,好像走得快一点就会摔倒恼朱味,然后摔个粉身碎骨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究渐座。这样的地方恼朱味,这样的夜晚恼朱味,这样的天气恼朱味,谁会来这里做客?两年了恼朱味,比森没有见过自己以外的人究渐座。是啊恼朱味,谁会到一个道路不通的地方来呢?不管换了谁恼朱味,此刻听到敲门声都会大吃一惊究渐座。可比森却十分镇定恼朱味,他没有起身恼朱味,依旧坐在那里盯着炉火究渐座。门被轻轻推开恼朱味,比森抬起头看了看恼朱味,然后耸了耸肩膀恼朱味,缩了缩身子恼朱味,好像一直在等着这一刻恼朱味,却又不愿意看到这一刻的到来究渐座。一个跟比森一样骨瘦如柴的老头从门外走了进来究渐座。他穿着厚厚的外套恼朱味,头上裹着围巾恼朱味,脸上蒙着一块青布恼朱味,眼睛发着绿光恼朱味,露在外面的皮肤是没有血色的惨白究渐座。

  “您好恼朱味,先生恼朱味,”比森一边说恼朱味,一边放开老头的手恼朱味,“天气很差恼朱味,您请坐恼朱味,见到您真高兴究渐座。”

  比森的谈吐十分优雅恼朱味,像一个绅士恼朱味,这可跟他邋遢的外表一点都不相符恼朱味,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恼朱味,一定会觉得奇怪究渐座。老头向火炉靠近了一些恼朱味,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究渐座。

  “我真的很高兴恼朱味,”比森又重复了一遍究渐座。但这一次恼朱味,他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优雅了究渐座。他仔细打量眼前的不速之客恼朱味,外套显然很久没有清洗了恼朱味,纽扣都发霉了恼朱味,脚上的皮鞋也是恼朱味,都长了绿毛究渐座。鞋子上的雪在温暖的炉火边融化恼朱味,混着泥土流到了地上究渐座。“真是不好意思恼朱味,我的条件不好恼朱味,只能如此招待您究渐座。您要不再继续寻找住所恼朱味,而愿意跟我一起的话恼朱味,我将不胜荣幸究渐座。”

  老头没有说话恼朱味,只是解开了外套究渐座。比森在火炉里添了些煤块恼朱味,用狼尾巴掸了掸炉灰恼朱味,说道:“不过我还是想说恼朱味,您最好不要在这里停留太久恼朱味,能走还是早点走吧究渐座。”

  老头摘下帽子恼朱味,在火炉边坐了下来究渐座。矿上生活过的人恼朱味,可是很少摘掉帽子的究渐座。比森也坐了下来恼朱味,他坐的是一只大桶恼朱味,好像骨灰盒一样究渐座。屋子里恢复了刚才的寂静恼朱味,外面传来一阵阵狼嚎声恼朱味,夹杂的风声让人不寒而栗究渐座。比森突然感到一阵心慌恼朱味,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究渐座。他很快平复了情绪:“今晚这里有些不同寻常恼朱味,我把一切都告诉您究渐座。如果您要离开恼朱味,我可以送您通过那段最恐怖的路究渐座。过了那段路恼朱味,您应该就熟悉了恼朱味,那里是鲍迪·彼得森杀害本·哈克的地方恼朱味,您了解的恼朱味,对吗?”

  老头点了点头究渐座。

  比森继续说:“两年前恼朱味,我和我的两位伙伴到了这里究渐座。当人们都纷纷往洼地挤的时候恼朱味,我们也准备要走究渐座。您可不知道恼朱味,还不到10小时恼朱味,山谷里就没人了恼朱味,都走光了究渐座。可我走了才发现恼朱味,我随身带着的手枪落在这里了究渐座。于是我又回来取恼朱味,不得不在这里待上一夜究渐座。谁知道恼朱味,我就再也没有离开究渐座。哦恼朱味,有个事情我得提一下究渐座。就在我们打算离开这里的头几天恼朱味,我的中国用人死了究渐座。这里到处都是积雪恼朱味,没法将他下葬究渐座。后来没办法恼朱味,我们就把地板撬开恼朱味,将他埋葬了究渐座。在埋他之前恼朱味,我剪掉了他的辫子恼朱味,将它钉在坟墓的横梁上究渐座。我有没有说他是怎么死的?唉恼朱味,不管他是怎么死的恼朱味,都跟我没有关系究渐座。我回到这里恼朱味,只是为了拿回我的手枪究渐座。您明白吗?”

  老头又点了点头究渐座。

  比森说:“中国人一直认为辫子是通往天国的通道恼朱味,就像风筝的线一样究渐座。我要不要说呢?还是说了吧究渐座。我取枪的那晚恼朱味,他竟然回来了恼朱味,就是那个中国人恼朱味,他想要回他的辫子恼朱味,可是他没有拿到究渐座。您也许不理解辫子为什么如此重要恼朱味,我也不理解恼朱味,可事实就摆在眼前恼朱味,他回来了恼朱味,就是要拿回他的辫子究渐座。您说给他吗?我可不想听别人的建议恼朱味,我想您应该会理解我究渐座。我把辫子牢牢钉在横梁上恼朱味,并当起了看守究渐座。我可不想听您的建议恼朱味,尽管您的建议可能是对的究渐座。”比森说到这里突然狂叫了起来恼朱味,“什么?您把我当成了胆小的莫多克人?”他的狂叫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恼朱味,于是他安静了下来恼朱味,继续说:“您说得对恼朱味,我被它弄得身心俱疲究渐座。我这两年的生活完全是一个改正错误的过程恼朱味,您懂我在说些什么究渐座。您说那个坟墓?没人动过它恼朱味,地面冻得像一块钢铁究渐座。如果您执意要去看看恼朱味,也未尝不可恼朱味,那辫子上还系着丝绸呢究渐座。”比森停顿了一会儿恼朱味,闭上眼睛恼朱味,嘴里呢喃着恼朱味,又像是在打呼噜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用力睁开眼睛恼朱味,说了一句:“他们在偷我的钱!”然后又闭上眼睛恼朱味,沉沉睡去究渐座。

  这个时候恼朱味,老头也脱下外套(他来到这里恼朱味,一句话都没说过)究渐座。他里面穿着一件法兰绒衬衣恼朱味,愈发显得弱不禁风究渐座。他慢慢躺在床上恼朱味,手边放着一支手枪究渐座。那手枪就是比森要取回的那支恼朱味,他特地从架子上取下来恼朱味,放在手边恼朱味,这是淘金者的习惯究渐座。片刻之后恼朱味,比森醒了过来恼朱味,他看到老头已经躺到床上恼朱味,自己也从椅子上站起来恼朱味,上床睡觉究渐座。上床之前恼朱味,他又特意去检查了一下钉在横梁上的辫子恼朱味,看看它是否牢固究渐座。两张床挨得很近恼朱味,中间就是埋葬中国人的地方恼朱味,上面有一扇小的活动门恼朱味,门上有两行铆钉恼朱味,排成了十字架的形状恼朱味,似乎是为了阻止一些幽灵之类的东西进入房间究渐座。突然间恼朱味,炉火变暗恼朱味,墙壁上出现一个黑色的影子究渐座。那影子飘来飘去恼朱味,十分恐怖究渐座。而钉在横梁上的辫子恼朱味,也投下一个影子恼朱味,晃来晃去恼朱味,如同一个会动的惊叹号究渐座。外面不断传来风吼声和狼嚎声恼朱味,显得这山谷愈发死静究渐座。

  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那扇活动门竟然慢慢上升究渐座。老头看着这一幕恼朱味,依然默不作声究渐座。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恼朱味,活动门被强行打开了恼朱味,两行铆钉被掀翻在地究渐座。比森被这声音惊醒了恼朱味,可他没敢下床恼朱味,而是用毯子蒙住脑袋恼朱味,瑟瑟发抖恼朱味,牙齿咯咯直响究渐座。老头面对这一幕恼朱味,好像十分淡定恼朱味,他用手肘支撑着身子恼朱味,默默看着这一切究渐座。一阵怪风从烟囱里吹了进来恼朱味,荡起满屋子灰尘究渐座。就在灰尘消失费锐耕、火光重新照亮屋子的时候恼朱味,炉火边多了一个男人恼朱味,那人身材矮小恼朱味,皮肤黝黑恼朱味,穿着打扮都十分讲究恼朱味,正冲着老头微笑究渐座。比森心里想:“他看上去是从旧金山来的恼朱味,今晚无论如何要解决这件事究渐座。”

  与此同时恼朱味,一个人头从地板的活动门里伸了出来恼朱味,正是那个死了两年多的中国人究渐座。他眼睛外凸恼朱味,像两个玻璃球恼朱味,直勾勾盯着钉在横梁上的辫子恼朱味,一脸的渴望究渐座。比森吓得尖叫连连恼朱味,又用毯子蒙住了脑袋究渐座。那个中国人穿着一件发了霉的蓝色缎子面夹袄究渐座。他从地底下慢慢爬上来恼朱味,然后像弹簧一样弹到了横梁上究渐座。他双手紧紧抓住辫子恼朱味,张开嘴恼朱味,用又黑又黄的牙齿死死咬住辫子恼朱味,像个绞刑犯一样在空中摇摆究渐座。他腾出双手恼朱味,用尽全力将辫子从钉子上解了下来究渐座。

  比森躲在床上恼朱味,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究渐座。炉火旁的那个男人不停用脚击打地面恼朱味,就像鼓点一样恼朱味,还时不时看看手腕上的金表究渐座。老头紧紧握住了枪恼朱味,坐了起来恼朱味,对着中国人的鬼魂开了一枪究渐座。鬼魂从横梁上掉了下来恼朱味,嘴里还叼着自己的辫子恼朱味,直接落入坟墓究渐座。活动门又关上恼朱味,炉火旁边的男人也消失了究渐座。外面响起一声长长的惨叫恼朱味,就像有人被掐死了恼朱味,又像鬼魂的哭泣究渐座。或许恼朱味,那只是狼在嚎叫吧究渐座。

  第二年的春天恼朱味,又到了开矿的好时机恼朱味,一群矿工要到新矿区采矿究渐座。他们路过死人谷的时候恼朱味,特地到比森住的房子里看了看究渐座。他们发现比森已经死了很久了恼朱味,胸口上有被子弹打穿的痕迹究渐座。根据大家的分析恼朱味,子弹是从对面的横梁上反弹回来恼朱味,射入了他的胸膛恼朱味,因为横梁上有明显的子弹痕迹究渐座。横梁上还有一截断了的辫子恼朱味,应该是被子弹打断的究渐座。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恼朱味,有趣的是恼朱味,比森旁边有一件发了霉的外套究渐座。有人认出这外套是那个死了的中国人的究渐座。那东西不是应该在尸体身上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人们猜测恼朱味,一定是死神穿着这套衣服带走了比森恼朱味,不然这一切该如何解释呢?

Tags: 废墟 手枪

本文网址:/guigushi/15260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