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故事 > 

中国富豪沦落“换妻”陷阱,商场无间道风云诡谲

来源: 作者:

2012年1月恼朱味,美国纽约媒体报道:一个叫何辉的家具生产商状告曾经的生意伙伴费锐耕、帝豪家具城的采购主管威廉·杰克森胁迫自己参与“换妻游戏”恼朱味,导致妻子王梅自杀身亡究渐座。而此前恼朱味,何辉就中了杰克森布下的商场“无间道”恼朱味,因诽谤罪进了监狱究渐座。何辉和王梅都是美籍华人恼朱味,移民美国仅仅几年恼朱味,为什么会陷入如此不堪的案件中呢?本文将揭开这些充满私欲和情色的谜团究渐座。

  家具富豪被迫“换妻”

  今年37岁的何辉是山东青岛人恼朱味,大学毕业后便到杭州打拼事业究渐座。由于精明能干恼朱味,2001年恼朱味,何辉开设了一家小型家具厂恼朱味,专做红木家具恼朱味,并为自己的家具取名“莲花”究渐座。到了2007年恼朱味,“莲花”品牌在国内已经小有名气恼朱味,很多有钱人都将其作为家中装饰的首选究渐座。何辉的名气一天天增大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他并不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恼朱味,为了能有更好的发展恼朱味,2009年他拿出所有积蓄200万元恼朱味,带着妻子王梅移民纽约恼朱味,目的是将自己的品牌打入国际市场究渐座。

  然而事情并不如想象那样顺利究渐座。到了美国以后恼朱味,由于不熟悉环境恼朱味,又缺少人脉恼朱味,何辉迟迟无法打开市场究渐座。夫妻两人住在出国前仅仅给了首付的公寓里恼朱味,吃着最简单的白水煮菜恼朱味,夜夜为还房贷发愁究渐座。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恼朱味,何辉甚至去做临时搬运工恼朱味,妻子王梅也在一家小超市打工究渐座。

  何辉坚持天天出门恼朱味,联络业务究渐座。在一次走访中恼朱味,他认识了威廉·杰克森究渐座。杰克森35岁恼朱味,是纽约小有名气的帝豪家具城的采购主管恼朱味,他对“莲花”表现出兴趣究渐座。何辉深知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恼朱味,于是恼朱味,除了压低价格外恼朱味,他还经常请杰克森去酒吧恼朱味,或者是送一些昂贵的礼物究渐座。两人渐渐地熟络起来恼朱味,杰克森也答应了先进口一部分橱柜看看销量如何恼朱味,何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恼朱味,但他知道恼朱味,这只是冰山一角恼朱味,只要杰克森点头恼朱味,自己就不愁没有大把的钞票赚究渐座。

  一次聊天中恼朱味,杰克森对何辉抱怨说纽约的中餐馆很不地道恼朱味,他很怀念当年到中国时吃的湘菜究渐座。何辉顿时眼睛一亮恼朱味,王梅就是地地道道的湘妹子恼朱味,并烧得一手好菜恼朱味,他当即邀请杰克森去他家品尝地道的中国菜恼朱味,杰克森欣然应邀究渐座。在他们简陋的小房间里恼朱味,王梅使出浑身解数做出满满一桌菜恼朱味,杰克森吃得直竖大拇指连喊“OK”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何辉就接到来自杰克森的一笔订单恼朱味,杰克森对他说:“何恼朱味,你真是好福气恼朱味,那么漂亮的老婆恼朱味,还烧得一手好菜究渐座。”这之后恼朱味,杰克森又去了几次何辉家恼朱味,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究渐座。何辉觉得是时候了恼朱味,便跟杰克森提出恼朱味,他希望能将自己的红木家具大批引进家具城究渐座。杰克森看着何辉恼朱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恼朱味,说到:“何恼朱味,对我来说这是可以办到的恼朱味,但我希望你能同我玩一个游戏究渐座。”玩游戏?何辉真是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究渐座。看着何辉迷惑的样子恼朱味,杰克森笑着继续说:“何恼朱味,不要太保守了恼朱味,换妻游戏恼朱味,你愿意玩吗?”何辉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究渐座。所谓换妻游戏恼朱味,就是交换各自的配偶来满足性欲恼朱味,近年来恼朱味,这种游戏在欧美国家流行恼朱味,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究渐座。尽管大部分人觉得这种行为非常荒唐恼朱味,但参与其中的人却自有一套说词究渐座。参与换偶活动的人多自认“思想开通”恼朱味,并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基础究渐座。在第一次去何辉家时恼朱味,杰克森就被王梅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东方女性的温柔的美所吸引恼朱味,产生了极大的“性趣”恼朱味,于是就想到用这种交换游戏来得到想要的女人究渐座。

  虽然受过高等教育恼朱味,思想比较前卫恼朱味,但是对于这种游戏恼朱味,何辉却是无法认同究渐座。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被美国佬压在身下恼朱味,他就受不了究渐座。但是他也知道恼朱味,杰克森现在是他唯一的突破口恼朱味,只要他手里的红木家具顺利进入家具城恼朱味,那么他就有希望在美国站稳脚跟甚至大展鸿图究渐座。

  经过几天思索恼朱味,发财的欲望终于占据了上风恼朱味,何辉同意了杰克森的要求究渐座。但是他知道恼朱味,王梅一定不会同意这个荒唐的游戏恼朱味,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恼朱味,来个先斩后奏究渐座。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恼朱味,杰克森带着自己的妻子艾菲尔·玛丽恼朱味,何辉带着王梅恼朱味,四人一起到赛德隆餐厅吃牛排究渐座。何辉悄悄将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放入王梅的红酒中恼朱味,不一会恼朱味,王梅就迷迷糊糊地趴在桌上究渐座。何辉把她背到开好的酒店包间恼朱味,自己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究渐座。玛丽早已经躺在床上恼朱味,这个29岁的洋女人似乎对这个游戏非常享受恼朱味,微醉的神态显得更加性感恼朱味,此刻正用眼神挑逗着何辉究渐座。本来就是个交换游戏恼朱味,他可以上我的女人恼朱味,我不上他的女人岂不亏大了?何况还是个这么诱人的绝色美女?此刻的何辉恼朱味,已经沉浸在换妻游戏的兴奋之中恼朱味,他扑向了玛丽……

  “换妻上瘾”欲罢不能

  当王梅醒来时恼朱味,一切都已成为事实究渐座。她不能接受丈夫竟然为了利益而将自己出卖恼朱味,瘫倒在床上痛哭起来究渐座。何辉看着妻子恼朱味,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究渐座。他们两人是大学同学恼朱味,从恋爱到结婚到现在恼朱味,王梅对他的爱一直都是那么深厚恼朱味,而现在……何辉跪在妻子面前痛哭流涕恼朱味,他向她诉说着自己打拼的种种不易恼朱味,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两人的将来恼朱味,希望妻子这次能够理解他究渐座。王梅看着眼前的男人恼朱味,眼泪纵横恼朱味,无奈地感到恼朱味,也许自己能为他做的恼朱味,也只有这个了究渐座。

  杰克森没有食言恼朱味,2010年3月恼朱味,“莲花”中国红木家具进入家具城恼朱味,并进行了一系列一般厂家所享受不到的优惠推广活动恼朱味,由于杰克森的积极配合恼朱味,“莲花”取得了不错的收益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换妻游戏”让何辉终于在纽约站稳脚跟究渐座。

  第一次换妻之后恼朱味,杰克森又找了种种理由恼朱味,经常要求何辉和他一起“玩游戏”恼朱味,从最初的痛心到渐渐麻木恼朱味,再到已经没有什么感觉恼朱味,何辉夫妻二人似乎都默默接受了这个具有经济价值的游戏究渐座。

  2010年10月恼朱味,杰克森约何辉夫妻二人去赌城玩究渐座。四人一起乘飞机来到拉斯维加斯恼朱味,那里自然是灯红酒绿恼朱味,热闹非凡究渐座。

  入夜恼朱味,杰克森带着他们来到Steptoe街恼朱味,买了四张门票究渐座。何辉问:“这是要去哪?”杰克森笑笑:“去红公鸡俱乐部恼朱味,保准你会喜欢的究渐座。”拿到门票后恼朱味,一个工作人员带着他们穿过大街恼朱味,来到赌城东边的工厂仓库间恼朱味,只见这是一户两层楼的旧式住宅恼朱味,乍一看恼朱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究渐座。待走进去恼朱味,里面却是装修豪华恼朱味,何辉夫妻大吃一惊究渐座。室内面积有1500平方米左右恼朱味,除了很多单间之外恼朱味,还有室内泡汤池费锐耕、舞厅费锐耕、酒吧费锐耕、撞球台费锐耕、活动室和观赏座恼朱味,每个厅间内部布置均以红色为主恼朱味,处处充满了挑逗的气味究渐座。此刻恼朱味,各色男男女女正在房间里恼朱味,或谈天说地恼朱味,或搂搂抱抱究渐座。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fazhi/15637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