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尘世间最朴实的爱情

来源: 作者:

  她和他同一个村子长大恼朱味,她从小就是他的小尾巴恼朱味,一起爬坡上树恼朱味,一起采荷摸鱼恼朱味,只要有他的地方恼朱味,就一定能在身后看到那个怯怯眼神的她究渐座。

  时间长了恼朱味,村里人似乎都习惯了他俩的存在恼朱味,要是哪一天看不到她的身影恼朱味,便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究渐座。

  他自然而然地把她当作妹妹一样呵护关爱恼朱味,而她似乎也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种宠爱恼朱味,红扑扑的小脸上恼朱味,洋溢着灿烂而幸福的笑容究渐座。

  到了初中恼朱味,初长成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恼朱味,常常让他在某个瞬间看得发呆究渐座。那样的年少情怀恼朱味,诗意朦胧恼朱味,如隔着一层似有若无的纱恼朱味,美好却总略带点伤感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他们都考上了大学恼朱味,在相邻的两座城市恼朱味,不是太远恼朱味,也不算近究渐座。

  每到周末恼朱味,他都会辗转坐上三个多小时的车来看她究渐座。每次看到他恼朱味,她都会心花怒放恼朱味,两人挽着手走到校园外的小餐馆恼朱味,炒上几个菜恼朱味,慢腾腾地吃到忘了流年究渐座。

  看着她清丽脱俗的眉眼恼朱味,他觉得自己心里就像是藏了一只小鼓恼朱味,怦怦而动恼朱味,她给他描述着同学间的趣事恼朱味,他恼朱味,微笑着倾听恼朱味,双手恼朱味,却早已在桌子底下紧张地搓出了汗究渐座。

  一次恼朱味,两人正在吃饭恼朱味,进来她的一个女同学恼朱味,她大方地起身打招呼恼朱味,而他恼朱味,瞬间拘谨不安恼朱味,手足无措恼朱味,一不小心失手把桌上的一个玻璃杯打碎在地究渐座。她在女同学的笑声中渐渐冷了脸恼朱味,接下来的饭恼朱味,两人吃得沉默而无味究渐座。

  她慢慢觉得恼朱味,和他在一起越来越无趣恼朱味,甚至有点讨厌究渐座。她忘了他原本就是这样不善言辞的恼朱味,是她少女的虚荣恼朱味,觉得他的笨拙费锐耕、木讷恼朱味,让她在同学朋友面前丢尽了脸究渐座。而他丝毫没有感受到她内心的变化和冷淡恼朱味,依旧每个周末风尘仆仆地赶来看她究渐座。

  她二十岁的生日恼朱味,并不是周末恼朱味,夜幕降临的时候恼朱味,她听到宿舍楼下有人叫她的名字究渐座。她跑下楼恼朱味,看到他乱发萦绕下那双疲惫而明澈的眸子恼朱味,他郑重地递给她一个粉红色锦盒恼朱味,轻声说道恼朱味,生日快乐!

尘世间最朴实的爱情

  因为要赶回学校恼朱味,他没有久留恼朱味,急匆匆转身而去究渐座。她回到楼上恼朱味,打开盒子恼朱味,看到一把紫色木梳究渐座。结发同心恼朱味,以梳为礼恼朱味,她明白了他委婉而含蓄的意思恼朱味,心里头也掠过一丝感动恼朱味,但想到他的沉闷和呆板恼朱味,她眉宇微微一皱恼朱味,随手放到一旁究渐座。桌上恼朱味,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绽开得肆意而热烈恼朱味,就如同送她玫瑰的另外一个他究渐座。

  她理所当然地投入到了另外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里恼朱味,送她玫瑰的人是她班里的体育委员恼朱味,一个阳光俊朗费锐耕、热情四溢的男孩究渐座。从她作为新生踏进班级的那一刻起恼朱味,他就对她彻底沦陷恼朱味,虽然听她宿舍好友说起过恼朱味,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友恼朱味,但并不妨碍他紧追不舍恼朱味,因为恼朱味,他有足够的资本恼朱味,更因为恼朱味,她看他时的眼神究渐座。

  当他再次来看她的时候恼朱味,他看到她和一个俊朗男孩手拉手站在他面前究渐座。不待她说什么恼朱味,他已然明了一切恼朱味,她将手中的木梳递到他手里恼朱味,他黯然转身离去究渐座。

  看到他清瘦的背影恼朱味,她心头些许不忍恼朱味,却更多的是恼朱味,一种如释重负究渐座。

  美好的大学时光匆匆结束恼朱味,家境深厚的体育委员恼朱味,在父母的安排下恼朱味,回到老家顺利进入了一家事业单位恼朱味,而她恼朱味,在经过几个月的求职无果之后恼朱味,不得不暂时栖身到一家小公司做了销售内勤究渐座。分手的时候恼朱味,他云淡风轻的一句曾经爱过足矣恼朱味,生生刺入她心脏骨髓恼朱味,刺得她忘了疼究渐座。

  她收拾行囊恼朱味,带着一身的伤独自去了一个陌生城市恼朱味,找了一个普通的工作究渐座。倚在出租屋的阳台上恼朱味,她望着宁静星空恼朱味,突然想起了远方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恼朱味,那个被她辜负了的送她紫罗兰木梳的少年恼朱味,想着想着恼朱味,泪水就模糊了双眼究渐座。

  时光总是很快恼朱味,转眼是她二十五岁生日究渐座。下班后一身疲惫地回到小屋恼朱味,合租的女伴告诉她恼朱味,下午有一个很帅气的男人来找过她恼朱味,说是她大学同学究渐座。

  她脑海里浮現出那捧红得刺眼的玫瑰恼朱味,漠然地一笑恼朱味,心里恼朱味,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她一个人走到蛋糕店恼朱味,想给自己买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恼朱味,庆祝下自己渐行渐远的青春年华究渐座。正当她挑好一个蛋糕准备转身时恼朱味,抬头恼朱味,看到一个似曾相似的身影恼朱味,只是恼朱味,比几年前更高大了些究渐座。

  她瞬间泪如雨珠恼朱味,一颗一颗沉重地滴落到手里的蛋糕上究渐座。他笨拙地用袖子替她擦泪恼朱味,一边手忙脚乱恼朱味,一边说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我来迟了!

  她越发泪如泉涌究渐座。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泛着旧色的粉红锦盒恼朱味,郑重地放在了她手中恼朱味,连同她滴满泪珠的手恼朱味,一起紧紧握住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偶然的一次恼朱味,她在网上看到一段话:紫芯苏木恼朱味,木质坚硬恼朱味,生长周期却很缓慢恼朱味,长达六十年恼朱味,用它做成的梳子恼朱味,时间越长紫色越深恼朱味,就如同尘世间最朴实的爱情究渐座。

  她很庆幸恼朱味,自己没有错过究渐座。

Tags: 爱情

本文网址:/aiqing/1578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