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茶缸里装着世界的好

来源: 作者:

  这对盲人夫妻总是在医院旁的公交车站拉二胡恼朱味,无论春夏秋冬恼朱味,无论车站人多人少究渐座。

  我每天下班都要在这里候车恼朱味,渐渐便和他们熟悉了恼朱味,等车的间隙会和他们聊两句究渐座。雨天或骄阳似火的时候恼朱味,无论我怎么说恼朱味,他们都不肯到站台遮阳棚下的长椅上躲避恼朱味,说要把遮阳棚下的座位留给那些上了一天班的好人

  说起别人来恼朱味,他们总要加一个好字恼朱味,好人费锐耕、好孩子费锐耕、好老太太刚开始听他们这么说时恼朱味,我总觉得有点儿别扭恼朱味,觉得他们这是为了增加别人对他们的好感恼朱味,以便乞得更多零钞究渐座。可时间久了恼朱味,我便渐渐感觉到恼朱味,这些附加在称谓前的好字恼朱味,都是发自内心的究渐座。

  他们看上去40多岁恼朱味,丈夫是全盲恼朱味,总是专心致志地拉二胡恼朱味,嘴角永远挂着一抹谦卑的微笑究渐座。妻子微微低着头坐在丈夫身边恼朱味,一只破旧却被擦拭得很干净的搪瓷茶缸摆在眼前的地上究渐座。

  每当有人往茶缸里放钱恼朱味,她就会抬头恼朱味,用很重的乡音说谢谢究渐座。偶尔也会有顽劣的孩子故意逗她恼朱味,把空着的手一次次地做扔零钱状往茶缸上方伸去恼朱味,逗引她一遍遍忙不迭地说谢谢究渐座。一旁的人看不过恼朱味,就轰小孩儿走恼朱味,她大约明白了个中缘由恼朱味,也不恼恼朱味,依然微笑着低下头去究渐座。

  因为经常在等车时和他们聊天恼朱味,我知道妻子的眼睛多少有点儿光感恼朱味,只是那些伸向茶缸的手是否往里放了钱恼朱味,她看不清楚恼朱味,所以只要隐约看见一道影子伸向眼前恼朱味,就会满怀感激地说谢谢究渐座。

  有一次恼朱味,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我恼朱味,她丈夫拉的二胡好不好听?平心而论恼朱味,他毕竟没受过专业训练恼朱味,二胡拉得很一般恼朱味,曲目也有限究渐座。只是恼朱味,拉二胡对他们而言恼朱味,不过是讨生活的手段而已恼朱味,没必要按专业水准去要求究渐座。所以我便违心地说:很好了究渐座。

  她睁大苍茫的眼睛:真的吗?

  我说:真的究渐座。

  她抿着嘴笑了恼朱味,那笑容里满含欣赏之情:别看他看不见恼朱味,可耳朵好使恼朱味,曲子只要听几遍恼朱味,就能拉个八九不离十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她又忐忑地问能不能麻烦我一件事究渐座。说着恼朱味,她端起茶缸恼朱味,一枚一枚地往外摸硬币:如果方便的话恼朱味,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买盘二胡名曲的磁带?她说恼朱味,这几支曲子怕是过路等车的人已经听厌了恼朱味,买一盘磁带恼朱味,可以让丈夫再练几支曲子恼朱味,要不对不起大家扔到茶缸里的钱究渐座。

茶缸里装着世界的好

  她的话让我的心一凛究渐座。因为我一直认为他们拉二胡恼朱味,只要二胡声能引起旁人的注意恼朱味,让他们把零钱放进茶缸里就成了恼朱味,拉得好坏都无所谓究渐座。而且听者都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恼朱味,没人驻足认真倾听他们的演奏究渐座。

  这对盲夫妻肯定明白恼朱味,没人苛责也没人挑剔他们的二胡拉得不精彩恼朱味,可他们并不想让这二胡成为简单的乞讨工具恼朱味,而一直致力于做得更好恼朱味,因为这是他们向这个世界所有的善良道谢的唯一方式究渐座。

  我为自己把他们的二胡辱没成一种机械的乞讨声而汗颜费锐耕、惭愧究渐座。

  听我老半天没动静恼朱味,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恼朱味,知道城里人很忙恼朱味,为自己向我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而抱歉究渐座。我知道她误会了我的沉默恼朱味,忙说不是不是恼朱味,我是在想恼朱味,家里有不少二胡名曲卡带恼朱味,因为现在不流行听卡式录音机了恼朱味,正发愁怎么处理它们呢恼朱味,如果不嫌弃恼朱味,我改天带给他们究渐座。她惊喜地一连串跟我说了几声谢谢究渐座。

  那天傍晚恼朱味,我和她聊了很久究渐座。聊到他们的生活时恼朱味,她说恼朱味,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究渐座。幸亏嫁给了老公恼朱味,才能走出农村见这么多世面;幸亏老公是个善良的人恼朱味,知冷知热地待她恼朱味,总抢着干家务活恼朱味,疼她也疼孩子;幸亏老公有门手艺恼朱味,才不至于让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幸亏这世上有这么多好心人恼朱味,否则恼朱味,就凭他们拉的这几支曲子怎么能供儿子读书?说着恼朱味,她端起了茶缸恼朱味,摸索着里面的零钱:你看恼朱味,我们的茶缸里装的都是这个世界的好究渐座。

  她说了那么多幸亏恼朱味,好像他们已经得到了上天最好的厚爱恼朱味,我不禁感慨万千究渐座。对他们而言恼朱味,世界不过是一片混沌的黑暗恼朱味,他们却从一只破旧茶缸里触摸到了人世间所有的美好究渐座。如果我们这些视力健康的人对生活中的美好不再麻木恼朱味,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失落和抱怨究渐座。

  当晚恼朱味,我去音像店买了几盒二胡磁带究渐座。因为怕她知道我是去音像店新买的恼朱味,特意把磁带的塑封撕了恼朱味,在第二天上班时捎给了她究渐座。

  大约过了10多天恼朱味,她丈夫开始磕磕绊绊地拉那些新曲子了究渐座。虽然曲子被他拉得有点儿支离破碎恼朱味,但是恼朱味,那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曲子恼朱味,因为那些曲子里有对这个世界的真诚热爱恼朱味,它们来自于两颗清苦却从不抱怨的心究渐座。

Tags: 爱情

本文网址:/aiqing/1576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